|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討論區 / 心靈素食 / 我的素緣

討論區/心靈素食 文章

主題: 我的素緣
作者: 一树寒枝冷
文 章 編 號: 第 234911 篇
發 表 日 期: 2020/12/06 18:59:04
閱 讀 次 數: 539
此篇文章 回應:
回應此篇的文章:
推文人氣: (0)


前言:

親愛的讀者,您進過屠宰場嗎?您知道每天食用的食材是如何通過血腥屠殺得的嗎?我想此時您可能已經有了關閉頁面的衝動,這說明兩個問題,其一,您是一個善良的人;其二,您在刻意回避一些事情。而無論您選擇直面或回避,那些可怕的殺戮都存在,而善良的您並不會刻意對此無動於衷對不對?我無意宣揚某種思想,或鼓勵某種行為,我的這篇文章只是在表述我個人的素食歷程,以及我對每一天每一刻都在發生的,人類針對動物的令人髮指的和暴虐無度的屠殺之觀點和看法。我對動物的同情讓我感到必需要做點什麼,否則我會於心不安!也許付諸文字是不錯的選擇。但需說明一下,我並非任何一種宗教的信徒,也絕非任何素食產品的銷售商,我的素食行為百分之百來自於我對動物的憐憫。無論怎樣,如果我的文字冒犯了您,我真誠地道一聲抱歉!但請理解並允許我拒絕任何形式的,與持反對意見者的辯論,謝謝!

 

正文:

    在我看來,素食也是一種善緣。

  對於素食,我應該是有慧根的。在我的記憶中,我沒有任何屠殺動物(包括雞鴨魚)的印象。記得在我的孩童時期,也許只是幼稚園或學前班吧,當時我們家還住在一個寬大而雜亂的四合院裡,我媽買回來一隻小鵝仔,用菜葉喂大了以後殺了給家裡孩子們改善生活,飯桌上我卻始終紅著眼一口也不肯吃,因為這只鵝早已成了我的玩伴和好朋友,我給它起名字,和它玩耍,和它說話,而家長當然不會有精力去揣摩孩子無聊的心思,更不會因此而放棄補充一家人營養的計畫。

  但在同一時期,殺死蒼蠅蚊子或小昆蟲的事情卻是有的。畢竟在那些匱乏且拮据的年代,孩子們把小甲蟲或蒼蠅螞蟻當成玩具也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了,而大人們更是巴不得有這種不需要成本的玩具,況且不用孩子們纏著,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這樣的機會也不太多,所以他們只會在吃飯前嘮叨著要我們洗洗手就好了。但是當我稍大一點的時候,就連蒼蠅甲蟲這樣的昆蟲,我也不會去殺死他們。如果在做功課的時候,書桌子上飛來了一隻小蟲,我會用筆尖把他們挑起來丟到窗戶外面然後關上窗戶,我想他們身體那麼輕,就算丟下去也不會被摔死,況且他們還會飛。如果在廁所旁邊發現一隻小蜘蛛。我會用手紙把它托起來丟到廁所馬桶裡,然後放水沖下去,我只要他不傷害我便好,畢竟馬桶的隔離水下面他們是可以生存的。到了我中學的時候,我媽也會在廚房忙不過來的時候,喊我過去幫忙殺過魚或雞。在八十年代或以前,菜場只負責銷售,並不負責屠宰和處理。但我卻從來沒有成功動過手。在我尚未成熟的心靈中,我覺得他們很可憐,我甚至感覺我能讀懂他們悲傷而恐懼的眼神,這讓我拿著刀也終於下不了手。

  這些行為和想法對我而言似乎是與生俱來的,並沒有人教育或要求我這樣做。實際上我身邊也沒有人像我這樣的在意這些小昆蟲,包括我的爸媽。如果有一隻蟑螂跑到我腳邊,他們會說:“看,那麼髒,快把它踩死!”。但是當我稍大的時候,我可能也會拒絕,我更可能用腳把它踢出門外,然後關緊大門。對於它們,從小在我心裡就萌生著一種簡單的同情:他們髒或者不髒取決於他們的生活環境和生存法則,並不由我們來決定,他們也完全無法取悅我們,或因我們的喜好來改變。當我很小的時候就表現出這樣的想法時,身邊的人都會很吃驚,甚至感覺很好笑。

  是的,在所有人看來,踩死一隻昆蟲是一個無足掛齒的小事。所以在形容一個謹小慎微的人時都會說走路都怕踩死螞蟻。可是在我幼小的思維概念來看,從來不認為螞蟻是可以隨便踩死的。我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有一天家裡停電,就著燭光我看到桌子上有一隻螞蟻向我爬過來,我心裡想它為什麼一個人?怎麼和別人走散了?還能找到回家的路嗎?它現在是不是很害怕?想到這裡,我突然產生一種想法,螞蟻它只是一隻小蟲他會不會害怕?會不會恐懼?於是我拿出火柴點燃一根,湊到螞蟻的面前,它的反應完全驗證了我的理解,它不但會害怕而且非常的恐懼:只見它驚恐地向火光相反方向倉皇逃竄——幾乎是慌不擇路的。所以我從小就知道螞蟻是會害怕的,他像人一樣也會恐懼。我就在想一個問題:會害怕,會恐懼,甚至有情感的動物,真的可以吃嗎?我開始懷疑我的父母,因為他們告訴我,我的成長需要吃肉。我想這種蒙昧的的懷疑,就算是一種素緣吧!

  這種朦朧的意識一直到我進入社會,也沒能成為足夠推動我成為素食者的力量。在很長的時間裡我沒有辦法抗拒肉類香味的誘惑,畢竟從小對肉的味道就有強烈的欲望。在那些物資匱乏的年代裡,普通家庭並不是頓頓都能吃上肉的,而家長也會想辦法隔三差五的讓孩子們吃一頓小炒肉或燉肉,不僅因為那是成長的需要,同時也是對兒女的責任。此外在我年紀尚幼的時候,我的三餐並不由自己決定,而是受制于家長。而即使到了成年以後,生活的奔忙也不曾讓我有機會喚醒幼時沉寂的素緣,更多的時候吃飯只是應付身體的需要而已。而我們所接受的家庭、學校和社會教育,更沒有要求我們要放棄肉類。所以多年來我內心對動物的憐憫,也無法和現實抗衡,微弱的燈火無法照亮我的內心,它從來沒有衝破過現實,控制我的行為。但是當我年歲漸長,我的所見所聞慢慢的開始和幼時心靈中的萌芽產生共鳴,那一棵幼苗開始茁壯成長,最終枝繁葉茂並根植於心。人都是在經歷中成長,這叫歷練,而歷練最終讓我做出改變。

  記得那是幾年前我還住在成都九眼橋的時候,那是一個河濱的社區高層,高得鳥都飛不上來。可是有一天真的飛來了一隻鳥,它站在我陽臺的玻璃立面上面,久久地打量和洞察著陽臺的環境。欣喜之餘,我從廚房抓了小米粒,碾碎以後輕輕的丟在陽臺上,希望他能夠跳下來啄食,我則躲在窗簾後觀察。但鳥是易受驚的動物,它很長時間都沒有動作。後來應該是饑餓的原因,它終於開始嘗試著跳下來啄食那些米碎,直到吃飽飛走。接下來的幾天裡,它都會準時飛到我的陽臺上面,我當然也會提前奉上小米碎和乾淨的水。我希望它能記得和我的默契每天赴約,因為被它接受食物以及被信任,在我看來是一件令人感動和幸福的事情,我期望它每天都來。沒想到有一天,它不但自己來了,還帶來了另外一隻鳥。兩隻鳥並排站在我陽臺的玻璃立面上面,嘰嘰喳喳好像商量著什麼。我以為他們會一起跳到陽臺上,享用我為他們準備好的米粒和水,然而並沒有。我一開始沒有理解是為什麼,我只能繼續躲在窗簾背後觀察。過了一陣,我發現原來的那只鳥開始跳下來,但它並沒有啄食米粒,而是很快又跳回到了同伴的身邊,如此反復數次。我疑惑地屏住呼吸靜觀事態發展,只見它加快頻率翻飛著往返於陽臺和玻璃立面,而它的同伴卻始終不為所動,最後兩隻鳥都重新並排站在玻璃立面上回歸了最初的姿態,嘰嘰喳喳地繼續商量著什麼。

  就在這時我好像突然懂了,我想我明白了,這一隻新來的鳥,一定是原先那一隻的家人朋友或是情侶,被帶到這裡——一個安全又有食物的地方,但它膽子太小始終不肯跳下來,於是原先的一隻便反復的以身示範告訴它這裡很安全,直到最終也沒能說服它只能無功而返。正當我考慮著該做點什麼的時候,我看到了令我終身難忘的一幕:之前的那一隻鳥跳到地面上,用嘴銜起地上的米粒又飛回玻璃立面上送到了同伴的嘴裡,接受者愉快地抖著翅膀,享受著送過來的美味,看它吞下後鳥兒再跳下來,啄起另一顆米粒,回頭飛上去再送到同伴嘴裡,如此數次反復,直到它們吃飽後雙雙飛走。

  我被深深的震撼了,那一夜我輾轉難眠,那一幕讓我陷入沉思,我想了很多。當太陽再次升起的時候,我終於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從今天起做一名素食者,昨天所見的那一幕成為了壓垮我肉食欲望的最後一根稻草。當天起,我便不再食用任何的肉類也不再購買任何的動物製品。

  為了更好地留住那兩隻鳥,我每天殷勤的給他們撒更多的米粒,還去花鳥市場買了只鳥窩,掛在陽臺上,我希望他們能夠在這裡幸福地生活下去,如果他們是情侶的話甚至生下他們的小鳥。然而令我無比失落的事也隨之發生了,自從我掛起鳥窩的第二天,它們就再也沒有來過。鬱悶中我上網查了相關的資料,得知鳥類是對環境極度敏感的動物,哪怕環境發生了一丁點的改變,它們都會因感覺到危險而飛走,永遠不再回來!我一廂情願的善意反而終結了那段美好的經歷。

  我想那只鳥窩,至今應該還孤零零地掛在陽臺上,那兩隻鳥兒不知它們別來安好?

  但這絕不是唯一讓我堅定素食的事情。很多年來有一些畫面和鏡頭,在我的腦海中始終揮散不去。其中一個是有關桂林狗肉節。報導圖文並茂,有食客大快朵頤,也有愛狗人士攔截救狗。圖片都是GIF動畫的格式,其實就是當時所拍攝的小視頻。有兩張圖片,讓我當時便渾身顫慄不已。其中的一張圖片是在狗肉節的屠宰現場,畫面中看到架起的一口口大鍋,鍋下燒著熊熊大火,鍋裡是翻騰著的沸水。屠夫把人頭大小的鐵鉤掛在一隻活狗的嘴上刺穿它的整個上顎,提起來就扔進開水鍋裡面。狗的頭部被鐵鉤刺穿在滾水裡拼死掙扎。我幾乎能聽到那撕心裂肺的慘叫!我沒有辦法理解這些屠夫是如何修煉到如此殘暴無度的,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也許是需要處理的狗太多,這是最簡單省力的方法;又或許這些屠夫根本就喜歡這樣刺激的畫面。我不想去討論和猜測種種理由,但這張相片讓我在很多天以來無法安睡,即使到現在我只要想起那張圖片那個場景,我只要回憶起那瀕死的恐懼掙扎和淒厲的慘叫我就沒有辦法內心平靜。

  另外一張圖片是一隻剛被活剝了皮的狗,正血淋淋的站在鍋的旁邊。血從沒有皮的身體上往下淌積成一個不小的紅色水潭,但它依然堅強地活著,它在等待屠夫以某種無法預知的方式把它處死。我並不知道接下來它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死去,但它的眼神中透露出來的卻沒有恐懼只有出奇的鎮定,它在承受被活生生剝皮的滅頂痛苦後竟然能透露出鎮定的眼神?!這幾乎不合邏輯的場景卻是真實的存在!

  我看到這兩張圖片的時候,我的心在流血,我心中的憤怒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它幾乎要擊垮我的精神噴射出我的身體!這些但凡有一點沸水濺到手上也會痛得哇哇叫的屠夫,卻要讓動物們去承受那種,他們自己哪怕萬分之一也承受不起的痛苦!在我的認知來看,但凡這些屠夫有一絲一毫的憐憫心,他就做不出這樣可怕的事情。我可以理解為他們的心理和人格是完全扭曲和病態的。病理上的精神疾病所涵蓋的範疇太窄小,有太多的病人在我們身邊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著,所以質問沒有任何的意義,更何況他們所做的這些並不違法,至少在中國是這樣。而那些食客們在不遠處的空地上,或站或坐或蹲,心安理得地享受這無比新鮮的美味。畢竟現殺現做現吃狗肉的機會並不多得,更何況還有刺激的屠狗可以看,隨手曬個朋友圈炫耀一下就有不少圍觀不是麼?

  這兩張圖片在很長的時間裡,已經嚴重的干擾到了我的生活——我只要上床關燈,腦海中就會出現那只上顎穿著巨大的鐵鉤,在開水鍋裡拼死掙扎,以及被剝了皮渾身淋著血的狗。在那段時間以後我能夠重新恢復我正常的生活,我能挺過來,幾乎是一個非常艱難的事情。

  另外一個場景是一個小視頻,在視頻中其中一個人將一隻體積龐大的海龜牢牢的摁在一個比海龜體型大不了多少的鍋裡,鍋裡是沸騰著的開水。雙手拿一個透明的鍋蓋死死的壓住拼命掙扎的海龜,另外一個人拿著手機在拍攝,視頻中傳來海龜掙扎和被強行摁住而碰撞出的嘈雜聲,比這更大的,是拍攝者操著白話直叫道:“好殘忍啊,好殘忍啊!”。視頻很短,但真實性毋庸懷疑。我沒有勇氣反復多次觀看這個視頻,只一次,就已心如刀絞!我當然不會天真地相信拍攝者真的覺得這很殘忍,這樣的配音只是為了營造氣氛增加刺激感而已,否則他們也不會選擇一個透明玻璃鍋蓋,因為看不到裡面掙扎的海龜,視頻就沒什麼意義了。他們要的是被圍觀帶來的滿足或是利益收穫,從這一點講我相信他們成功了,因為視頻足夠刺激。

  有時候我在想,這樣的殘暴和血腥,只有以上案例才有嗎?不!事實上幾乎每時每刻這樣的暴行都在發生,其程度可能並不亞於以上的案例。對於動物而言,有人的地方就是地獄:螃蟹會被捆住四肢放在鍋裡去活蒸,要的是新鮮;基圍蝦會在歡蹦亂跳時就扔到開水裡面去煮,這叫生猛;雞會被刀割了喉嚨還在掙扎時就被塞進滾水鍋裡煮,這樣能為快速脫毛節省時間;餐館用現場活宰小牛小羊來招攬顧客,只為給客人提供新鮮的食物;烤魚檔口的殺魚工把魚狠狠摔在地下再踩上一腳只為殺起來更方便;驢會被布套蒙著頭後用大鐵錘猛擊,只為給優雅的女士們提供少許的補血用品,儘管其補血效果還不如一根甘蔗。夠了!我已不想再舉例下去了!這樣的殘暴有沒有在世界上哪怕一個國家哪怕一天停止過?沒有!所以狗肉節從來不會被取締,愛狗人士和屠夫之間的鬥爭也從來不會停止!而屠夫和食客卻可以理直氣壯地反問:“你們考慮過豬和羊的感受嗎?”他們感覺到委屈和受到了道德綁架,他們說既然狗不能吃,憑什麼豬牛羊就可以吃?他們同樣會恐懼和害怕,也有情感,面對屠殺同樣的會大小便失禁這和人的反應完全一樣。在這些狗肉的食客們看來,要求他們吃別的動物而不吃狗肉,就是一種偽善甚至是自私。養狗的人卻反駁:“狗通人性,是人類的朋友不是牲畜理所應當被禁食!”在我看來這樣的爭執其實是沒有什麼意義的,意識形態完全不同的兩種人沒有溝通的必要,也不可能達成共識,需要的只是手段。對多數人來說,這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命題,但作為一名純素食者我並不需要面對這個問題,我對素食的定義全面涵蓋了脯乳動物、禽鳥、魚類和昆蟲。簡單來說,有五官的和能自行運動的都不能吃,無論養殖還是野生,這也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狗肉節也好,活煮海龜也好,他們用遠超正常人思維所能及的滅頂痛苦來對待動物,只為換取一點小小的便利、快樂或利益,僅此而已。

  有時候我想問一問視頻中的這些當事人:如果用一把刀,從人的額頭切下去,劃開一個口子,然後活生生的撕扯下人的皮,露出白色的皮下脂肪,繼而滲出的血淋透人的身體,有沒有誰可以承受?再或者,用一個頭顱一般大小的尖鉤刺穿人的上顎,然後扔在沸騰的水中活活煮死,又有沒有誰可以承受?每一個正常而有良知的人,都無法承受這樣的畫面帶來的心理重壓,那麼人又有什麼權利這樣對待動物?僅僅因為對手足夠弱小嗎?

  不知諸位是否聽說過一部全球著名的記錄片,名字叫做《從農場到冰箱》,拍攝者深入到美國大型農場,用完全寫實的手法詳細記錄了動物從養殖到屠宰上市的全部過程,裡面的血腥畫面令很多人感到嚴重不適。影片的創作者相信,如果人們親自到屠宰場現場看過這樣的血腥畫面,很多人都會無法接受。據說首映時在影院中就有人因無法承受心理壓力當場暈厥被送醫。電影只想告訴人們:無論你選擇直面還是回避,人類對於動物的殘暴事實都真實存在!而自己就是這血腥暴行的受眾和推動者,大眾對這個事實都心知肚明卻刻意回避。所以這部片子的目的就是喚起人們的良知去直面事實的真相。視頻中許多畫面令人心驚肉跳渾身顫抖:工人用巨大的鐵叉狠狠的向待宰的牛羊捅去,捅出一個個血窟窿只是因為它們因恐懼而發出的叫聲讓他覺得不舒服。在工人看來它們只是還活著的肉塊。在另一個房間,工人左手拎起一至兩個月大的小豬的尾巴讓它懸空倒立,右手拿屠刀對著脖子像砍小樹苗一樣隨手一劃,小豬立刻發出淒厲的慘叫,血從它的脖子處噴湧而出,工人把它隨便扔到噴滿血液的角落裡任由它掙扎慘叫,轉而抓起另外一隻小豬的尾巴,重複剛才同樣的動作。這些被屠殺的小豬,將會被製作成香噴噴的烤乳豬或類似的高檔菜肴,被人配著紅酒優雅地食用。在一條長長的流水線上,工人熟練地檢查一隻只剛剛孵出的小雞,如果是母雞,就放在一邊,用於飼養後產卵;如果是公雞,就讓它留在流水線上面繼續往前走。這些剛出生的小雞嘰嘰喳喳地叫著,好奇地打量著新世界包括腳下這移動的流水線,走到流水線的盡頭它們垂直摔下去,等待他們的是兩個快速轉動的齒輪,只一瞬間,他們的身體就被擠壓成一團,內臟噴射的體液淋滿了下方的鐵盒,這些連皮帶毛帶內臟的肉糜會被作為原料送到其它工廠去做成香噴噴的雞肉鬆。畫面到這裡我已經無法繼續了,我不知道後面還有如何可怕的場景,也不清楚有沒有看完全片的人,但我認為這已經夠了,至少對我是這樣。

  可憐的動物們不僅要被人用各種極端殘暴的方式屠殺並食用,還要滿足他們娛樂的需要。那些釣魚者會在魚上鉤並把它拉出水面時高興得手舞足蹈,沒有人去換位思考,如果用一隻比人嘴還大的鐵鉤穿透他們自己的頭顱並吊起來,他們感受如何?而且這還不是人生存的需要,只是娛樂或者運動——如果這也叫娛樂或者運動的話。魚只是饑餓想吃一口飯而已!人是多麼聰明而高級的動物啊!還在鐵鉤上設計倒鉤讓魚越掙扎刺的越深連逃脫的機會都沒有!而釣魚的人,僅僅是用別人巨大的痛苦和死亡來打發他們無聊的時間而已!

  但社會裡依然不時充斥一些令人難以接受的論調,比如,人不殺動物我們養他們幹什麼?我個人拒絕對這種論調做出任何的評論,但這種耍流氓似的強詞奪理,正在受到越來越多人的厭惡和反感!另外一種是關於弱肉強食的觀點,認為弱肉強食是自然規律,甚至是一種權利。我無法用有力的證據來反駁他們,但我有個疑惑:如果有一天豬強大了,它們把人關在籠子裡面,強迫男女交配生下孩子,養大後掏心挖肺,吃肉喝血,到那個時候他們還可以坦然的談什麼弱肉強食嗎?我想人之所以是人,因為我們是文明的動物,我們是有人性的動物!只是人類太過自私,因自私而暴虐。

  我在素食的第5年,小貓黑寶來到我家,這更是夯實和加固了我成為嚴格素食者的決心。我們從來沒有把寶妹當成是家裡的寵物或者是動物,她是我們的家庭成員——一個不會說話的孩子。我時常用手輕輕地撫摸她的後腦或身體,我的手指透過她帶著體溫的柔軟皮毛,感受到他的遊動的皮下脂肪和下面的骨頭,我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人忍心這麼殘暴地對待它們還把它們當成食物?!要知道我們連抱她都要放輕一些怕她不舒服。她雖然沒有表情,但是她的行為和反應卻清楚地表達了她對我們的愛和依戀:我坐著她就跳到我肩頭,我躺著她就趴在我胸口,我在電腦前工作她就蜷縮在我懷裡睡覺,我走著她就一路跟著,我在門內她就在門外守著,我睡覺她就鑽進我被窩,我出門她不舍我回家她快樂。天下的生靈都是十月懷胎的靈魂,哪一個又沒有感情呢?只是被我們人類認可或者漠視罷了!動物的感情遠遠超出普通人的想像,想一想那著名的雁丘吧!那一隻因伴侶被擒,而從天空墜落自殺的大雁,感動了歷朝歷代多少騷人墨客,從而留下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的千古名句。

  我多年前看過一部電影,名字叫做《寶貝小豬嘜》(小豬寶貝),那是一部真實動物使用擬人手法來拍攝的喜劇電影。故事發生在加拿大的一個農場,主角是一隻剛剛出生的小豬。他在農場裡快樂的生活,它相信農場就是它的家,主人是最善良偉大的人,對此它非常的感激。直到有一天家裡的波斯貓悄悄的告訴了小豬嘜事實的真相:主人養我是因為我會撒嬌,養狗是可以牧羊而養你,就是為了吃你,你跟你爸媽一個德性,就是食物!小豬嘜不敢相信這一切,他感到了巨大的恐懼和被欺騙,於是他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離家出走了,它傷心地離開這個它原感到溫暖和安全的家。當農場主在河邊找到它的時候它發著高燒,農場主把他帶回家給他洗澡給他治病,哼著兒歌哄它睡覺,而在此過程中對它產生了惻隱之心,並萌生了一種近乎瘋狂的想法:把他訓練成一隻牧羊豬!於是小豬嘜被當作牧羊犬來訓練。小豬嘜知道這是他唯一的機會,所以他非常的努力。最終主人和小豬嘜頂著巨大的壓力報名參加了全國牧羊犬大賽,當主人牽著一頭豬出現在賽場的時候,全場爆發出了雷鳴般的嘲笑!電視裡也在同步直播這難得的笑料。輪到小豬嘜上場了,場面卻一度失控,眼看就要失敗!此時觀眾的嘲笑聲和直播主持的譏諷解說達到了高潮,然而在千鈞一髮之際,小豬嘜的努力和善良感動了原本敵視它的牧羊犬和羊群,它得到了密碼!要知道只要說出密碼羊群就會認為是自己人,從而乖乖的聽它的指揮。賽場突然間鴉雀無聲,因為人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畫面——小豬嘜正在完美地控制羊群完成一組組高難度動作。當最後一個動作完成時,全場爆發出熱烈而持久的掌聲!最終一頭豬,擊敗了所有參賽的牧羊犬一舉奪得了冠軍!

  這部電影只是一個假想的故事,卻讓我記憶深刻並長久地陷入思考,我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樣一個事實:所有的動物在農場或飼養場裡,都會認為這裡是它們的家,這裡有食物和遮風避雨的場所,儘管不夠可口也不太舒適,但它們依然會把農場主或者飼養員當成他們的主人甚至是親人直到被送進屠宰場的那一刻,他們才明白了一切,然而有什麼用呢?沒有人會理會他們的恐懼和哀嚎,更沒有任何人去理會他們被欺騙的感受並為此而負責,它們終將被屠殺並肢解後在市場出售。

  然而人類存在于地球的意義,是總會有善良的人出現,他們的人性在閃耀光輝照亮大地。例如巴基斯坦的一位農場主在年復一年的經營他的農場後,突然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驚訝的舉動:他將全部動物送到了動物保護組織,並把農場改造成了種植收益低得多的穀物。當他被問到為什麼這樣做時,他告訴所有的人,我再也不能忍受我從小養大的動物們被我親手送進屠宰場!他們像我的孩子們一樣在農場裡快樂的生長卻被我殘忍地送進了屠宰場,我騙了他們,我是一個罪人,我為此時常噩夢連連!我現在做的,就是要贖罪!毫無疑問,這位農場主是一位高尚的人,然而放眼全球有幾位這樣的農場主呢?恐怕僅此一位。

  我開始素食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分水嶺,我從此進入全新的人生階段。在此階段如果要說素食對我生活最大的改變,就是在外面餐館吃飯的機會變少了,因為餐廳大多提供高利潤的葷菜。經過千百年的發展和革新,葷菜菜式早已百花齊放種類繁多,成了人們食物的主流和首選。不同的肉類能做出不同的香味。而即使到現在,我也從來不否認肉食的香味對人的誘惑力,如果吃肉並不需要侵害動物的生命,我想我也會繼續是一名肉食者,畢竟我從小就是一個無肉不歡的人,而且到目前為止,肉的味道即使用最高檔的人造肉也沒有辦法完全替代。可是突然有一天我發現,我已經沒有辦法對餐桌上那只鹵雞臨死前半閉的眼睛和豆瓣魚張開著的嘴無動於衷,因為他們都在向我清楚表達臨死前的痛苦和恐懼,我會因面對這種姿態感到驚悚,此時我發現,素食已經成了我的信仰,而信仰的力量是無窮的,我願意為我的信仰去改變我的生活,我腦海中信仰和欲望的天平已經徹底的傾向了信仰這邊,而且我確信這是不可逆轉的,所以終於有一天我決定不讓任何動物因為我的口欲而痛苦的死去。

  但我也從來不否認作為一名素食者依然會損失不小的生活樂趣。畢竟吃什麼和怎麼吃對人類生活來說也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甚至對很多人來說,如果吃的不滿足恐怕連生活的意義都沒有了。但我個人來看,人是欲望和精神的結合體,當你的欲望和精神發生衝突的時候,唯一的問題是你更願意選擇哪一邊?你是否願意用你的自律去放棄欲望而實現精神上的滿足,還是選擇做一個隨心所欲的人?這就像一個天平的兩邊,當你決定放縱你的欲望的時候,你的天平會傾向於你的欲望;反之如果精神需求對你更重要,你就會放棄欲望並改變你的行為。多數時候多數人,包括我自己在一些無傷大雅並不涉及原則的事情上,也會選擇前者,比如我喝下一杯香濃醇厚的德國黑啤我可能會再來一杯儘管這樣做對身體沒什麼好處。但如果有一天當你習慣所做的一些事情,因為某種原因,你已經沒有辦法容忍繼續下去,你可能就會選擇改變你的行為。在這種情況下,你並不會認為改變或者放棄是一種損失。在我素食的這個問題上,我也經歷了欲望重於精神,欲望與精神抗衡,到最後選擇精神放棄欲望這一系列變化。當一個人對世界的認知達到足夠深的程度,你就會發現某些問題上對精神的追求,要遠遠重於物質上的欲望。你會選擇做一個有原則自律的人,換取精神上的追求,而此時對你來說已經並不是一個很難的事情了。

  當然我也並不認為誰天生就是一個自律的人,畢竟自律需要付出不小的成本。就像我戒煙的過程,在我的思想徹底說服我需要改變之前,也很難通過自律戒煙。說起來從中學時期開始抽煙,到成人以後經常兩天要抽一包煙多年來也從未真正中斷過。直到有一天一則戒煙廣告中,直觀地比較了長期吸煙者的肺和正常狀態的肺。觸目驚心的對比觸動了我的神經,我終於意識到抽煙會把我的肺熏成臘肉然後報廢,它無法正常工作後我也會在醫院痛苦的死去。我的意識占到了上風,於是行為的改變就變得容易了。而這個過程卻是出奇的簡單:把還沒有抽完的煙扔進垃圾桶,就這樣。我感謝這則公益廣告的設計者,他成功地給我洗腦,讓我過上了健康的生活。同樣的,如果誰意識到素食的必要性,他的行為改變也會成為輕而易舉而且順理成章的事情。

  我決定素食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告訴佳以後都不要給我買任何動物製品,包括皮鞋皮帶皮包等等,畢竟科技的發展讓我們早有了更多更好的選擇,動物製品尤其是皮製品早已不是最好的選擇。而大多數時候皮製品的原材料—皮毛都是活生生的從動物身上撕扯下來的,而活剝,只是為獲取良好的韌性以便賣個好價錢。我無法忍受殘暴地殺害別人的生命來換回我少許的優雅和體面,我也永遠不會認為,我穿著進口小牛皮製作的手工皮鞋,拿著鱷魚皮的手包,我就是一個品德高尚的人,至少我認為這種想法是荒謬可笑的。

  然而我並不會勸說我身邊的任何人,像我一樣做一名素食者,我不想因為我是一名素食者而給任何人帶來一些不適。所以通常我會在需要聚餐的時候隱瞞我的素食者身份,並盡力不讓他們感覺我有什麼不一樣,因為讓別人知道和一位素食者進餐可能會感覺很無趣甚至尷尬,繼而因此產生隔閡,所以我會盡力表現得自然去挑選菜肴中素食的部分。如果偶爾被別人發現,我會解釋是健康或其它原因,一般可以敷衍過去。但是幸運的是,基本上這樣的機會不太多,更多的時候我可以決定自己的飲食,選擇自己認為正確的生活方式。對於關係比較近的人,我不但不會隱瞞我的素食者身份,而且可以坦然地和他們葷素分食,交杯換盞,相談甚歡,自得其樂。

  說到這裡,我卻想要特別的感謝佳,她受我的影響也成了一名堅定的素食者,實際上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要求她這樣做,但她還是在我開始素食後的不久就嘗試並最終成為一名真正的素食者。實際上,她在某些方面比我做得還要更加純粹和優秀。她是我素食道路上最堅定的支持者、夥伴和愛人同志,這讓我意外並心懷感激。

  其實我相信大部份肉食的民眾,在本質上是不願意用動物的痛苦和生命來換取食物需求的,然而有更多的理由讓他們無法擺脫肉食,所以他們做的是儘量回避那些畫面和場景,再找一個像樣的理由來自我安慰。然而自我安慰的群體並不只是這些肉食產業鏈的終端消費者,在動物從被養殖到屠宰到上市的整個環節中,所有人和相關的職能部門的工作都和諧有序進行:國家和政府部門考慮的是人民的肉類供應;屠宰場考慮的是按檢疫標準保證屠宰的數量和品質;超市和菜場考慮的是如何分類銷售給市民;而餐廳和市民則將買回的動物軀體或內臟定義為“食材”。這整個機制裡面所有的部門和個人都相安無事,心安理得,沒有任何人或組織,敢於或者有權利去破壞其存在,或質疑它的合理性。管理部門保障民生是國家和社會穩定的基石;屠宰場的工人們認為這是他們的工作職責,屠殺動物的數量甚至直接決定廠裡的效益和工人的獎金;而消費者只會開心的端著碗筷享受美食,沒有任何人會在意動物的感受和他們的痛苦,那些為了吸引顧客而推出活殺牛羊的餐廳也有充足而正當的理由——餐廳要賺錢,市場也有需求,看起來一切都沒毛病。

  有一些人特別是西方人在食用動物的時候表現得相對文明一些,他們只食用冷凍的或砍去頭部的動物,同時他們也不食用野生動物和當面宰殺的動物,這看起來會好很多,也並不能武斷地說這只是掩耳盜鈴或自欺欺人的行為。然而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需求帶動生產,動物始終是因食用者而死,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但無論如何我對這類人群始終是持贊許的態度的,畢竟他們對動物的那份善心還在閃光,也許終將有一天他們中的一部分人也會成為純粹的素食者。

  我們真的需要使用如此惡劣而殘暴的手段,用動物的苦難和生命來滿足我們的生存需要嗎?即使拋開屠殺的手段,單從食物需要來說,我們真的需要食用它們嗎?不需要!事實上人類的食譜中原本是沒有動物的,因為人是植食動物。植食動物和肉食動物最大的區別就是牙齒:植食動物上下兩排整齊的馬蹄型牙齒,用於咀嚼植物;肉食動物具有堅固而鋒利的犬牙用來撕裂動物的軀體組織,生物進化論早已證明了這一切。但人從上肢獨立,上身強壯和智力的快速發展,很快統治了這個地球,植物顯然不能滿足快速繁衍的人類,於是人類開始順理成章的狩獵和食用動物,得以改善生存條件。物種的確會因為環境產生而改變目標食物,否則大熊貓也不會從肉食動物變成一副吃竹子的呆萌樣。而很多情況下捕獵或飼養動物比種植或收集植物來的更容易,與此同時人的身體器官,尤其是腸胃功能,在漫長的演變過程中已逐漸適應了肉食的消化需要。

  但人的物種本質依然是植食動物,人體健康並不需要肉類來支撐,這一觀點早已被科學家證實並在全球範圍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可,尤其是發達國家的政界、演藝和體育界人士。而大多數中國人尤其是大陸地區對於素食依然有較深的誤解,很多人把素食者和吃齋念佛的和尚畫上等號,同時又抵擋不了肉食的誘惑,還固執地堅持人必須吃肉才健康的觀點。在他們看來他們沒有必要去做一名素食者,因為這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會傷害他們的身體。儘管已經有不少媒體在宣傳素食的種種好處,試圖消除人們的誤解,但相信並願意做出改變的人依然非常少。

  純素食對身體的影響存在嗎,如果有人問我我會說我自己和家人就是最好的證明。六年來我們堅持素食和拒絕動物製品,這對我們的身體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我們依然很健康。我不會像有些媒體一樣宣揚素食能讓你身體變的更好,或治療疾病和延年益壽,但我的真實感受是他不會讓我的身體變得哪怕有一點的糟糕,素食對我的智力體力沒有任何的影響。如果有人認為素食影響智力,那麼我告訴你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就是嚴格素食者,他就是愛因斯坦;而如果有人說素食會對體力造成負面影響讓人變得孱弱,那我也可以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田徑運動員,數枚世界級賽場的金牌獲得者就是一名嚴格素食者,他就是卡爾路易斯。事實上,在西方國家甚至在亞洲,很多的政要以及他們的子女都是終生的素食者,甚至有些人從出生的時候就是胎裡素,這些社會和國家最重要的領導人和行業的頂尖人物都選擇了素食,讓我們來認識其中一部分並瞭解一下他們的素食宣言:

  愛因斯坦——沒有什麼比素食更有利於人類的健康,並增加人類在地球上生存的機會了。如果全世界都流行素食,就可以改變人類的命運。

  愛迪生——素食對我們的頭腦、行為、健康和體力都有深遠的影響。除非我們停止屠殺動物,否則我們還是野蠻人。

  本傑明佛蘭克林——吃肉是一種沒有正當理由的謀殺!

  達文西——相信有一天,人們會以他們看待人類相互殘殺的心態,來看待謀殺動物的行為。

  尼采——擁有深邃心靈的人,都會對動物懷有憐憫之情!

  梭羅——人進化到一定階段便應該停止食用動物,正如野蠻人接觸文明後不再吃人。

  聖雄甘地——國家是否偉大,人民是否有高的道德標準,可以從對待動物的方式來判斷。

  林肯——我對人權和動物權利一樣重視,這也是全球人類應有的共識!

  孫中山——文明人吃植物,野蠻人吃動物。

  蔡元培——覺於吾之口及胃,均無甚不適,而於吾心則甚愜,遂立意久持之。

  德蕾莎修女——我們無力做偉大的事情,但能以偉大之心做細小的事情,如獨自吃素,或和別人一起吃素。

  約翰亨利紐曼主教——我們為什麼要用殘忍而病態的方式去對待動物?他們沒有傷害人類,連抵抗的力量也沒有,人類虐待他們是惡魔行徑!

  克林頓——我不吃肉,只吃蔬菜水果和豆類,我喜歡這些,對我來說,飲食的改變就像玩了一盤俄羅斯轉盤一樣簡單。

  拉加德——素食有益身心,並讓我身體強壯。

  魯文裡夫林(以色列總統)——我親眼見過動物是如何被屠殺,從此我成了一名素食者。

  聖經——吃蔬菜,彼此相愛,吃肥牛,彼此相恨。

  梅德韋傑夫——素食已經成為分辨新一代政治家的標誌。

  昂山素季——素食讓我心靈安寧,我因此而變得寧靜。

  吳伯雄——我的心臟肥大、脂肪肝和骨刺都在吃素後消失了!

  比爾蓋茨——地球的未來需要靠素食,為了和平,請選擇素食!

  珍古德(聯合國和平使者)——如果我們能克服殘暴,改用愛和憐憫來對待動物,將開啟人類道德的新紀元,並最終實現人道。

  姚仁祿(臺灣著名建築師)——我不吃肉不會死,但吃肉別人會死。

  牛頓——人們讓動物的父母生下他們的孩子,然後屠殺並食用,這是人類最無恥和不可饒恕的罪孽!

  奧巴馬——想想動物的苦難吧,善良的人們!素食是人類對地球最大的貢獻,只需要小小的改變地球就還有希望!

  邁克爾傑克遜——素食讓我變得比以前更好,更健康,精力更充沛。

  李奧納多——素食不僅僅是一件正確的事,實際上是值得當眾高聲喝彩的事!

  張學友——素食同樣可以很美味而且花樣繁多,並不會損失口感,還不殺生,我找不到不吃素的理由。

  林心如——吃素是我保持身材的秘訣,我已經不習慣動物油脂。

  最後附上作者的素食宣言:只要看一眼動物的眼睛,我就知道它是生命不是食物!

  從營養學的角度,肉類的營養成份主要就是蛋白質、脂肪和一些維生素,沒有一樣是只有肉類才能提供的:首先蛋白質和維生素可以有很多其他途徑可以獲取,事實上肉類絕對不是含蛋白質最高的東西,含蛋白質最高的是豆類,尤其是腐竹含有極高的蛋白質。其次人類並不需要脂肪,花錢買脂肪吃下後又花錢去健身房減脂,我們在瞎折騰什麼呢?更不用說維生素,你在植物中獲取的要比肉類多得多!所以從營養健康的角度,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食用動物。

  有人認為素食就是青菜蘿蔔就著茶水泡飯,這簡直是天大的冤枉!實際上我們的菜肴和別人沒有什麼區別,唯一區別就是菜裡沒有肉。我們吃的非常豐富,除了普通的烹飪方法,還會嘗試各種料理如西班牙燴飯,韓國石鍋等,一樣的可以活色生香,令人垂涎三尺。當我們製作四川火鍋的時候我們使用清油類火鍋底料,沒有吃過的人不會想像有多麼的美味!我甚至有些後悔為什麼不早一點吃素,琳琅滿目的各類蔬菜和品種繁多的豆製品在噴香的清油底料裡燙過後滿屋飄香,實乃人間美味!對我來說,素食沒有讓我失去任何東西,反過來我不會因間接屠殺動物而感到不安,何樂而不為呢?素食只是一種習慣上的改變沒有那麼難。

  不久前的一天我到超市去購物,我突發奇想走到了肉類區域去看一看,這是一個多年來我不曾涉足的區域。在我眼睛所能觸及的地方都是動物的軀體和殘肢:雞和鴨被開膛破肚仰面躺在櫃子裡,鐵鉤上掛著無法辨認的身體組織,而活禽區那些待宰殺的雞鴨正在瑟瑟發抖,我感覺我的胃液在翻騰,我開始有了嘔吐的反應。當我準備退出這個區域的時候,我看到我右邊的開放冰櫃裡躺著一排整齊的魚,我嘗試著用手指輕輕的戳了其中的一條,那毫無生機的身體組織被我按下去一個坑就再也沒能恢復回來,這和我多年前用手指觸摸人的屍體的感受是完全一樣的,實際上這些死去的魚難道不是動物的屍體嗎?我是觸摸過死人的,因為我並不特別害怕死人,沒有那種巨大的恐懼。在我看來,所有死去的人和動物都是悲傷的靈魂。當我走出這個區域的時候,我回頭環顧了一下那些動物殘肢和屍體,我腦海閃過的唯一念頭是,他們死的很悲慘,我為自己沒有能力去挽救它們的生命而難過!我想那位正在叼著煙砍排骨的工人如果知道了我的想法,不知道他會不會笑掉那顆閃閃發光的金牙,又或者找來他的經理來趕走這個神經病。

  我想我們也可以拋開對動物的憐憫,換一個方向來探討肉類作為食物對人體的危害。所有的哺乳動物都有它的生長規律和週期。我們可以比較一下三十年前一頭生豬飼養出欄的時間和現在一頭豬從出生到屠宰的日期,我們發現時間會縮短了很多,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在高度產業化的飼養場裡,為了追求效益不擇手段這早已眾人皆知。所以各種催熟劑添加劑化學原料甚至避孕藥粉墨登場成了公開的秘密甚至行業標準,這不僅大大縮短了飼養時間節省了成本還能得到白白胖胖的好賣相。然而這些不良物質最終都會進入消費者的肚子,沉積在體內危害你的健康,並最終用消費者的健康甚至生命來買單。殘留物並不會讓你馬上生病,因為讓人馬上生病的東西過不了檢疫。但當我們慢慢的老去,身體開始出現了病變,我們卻並不知道病變的根源在什麼地方,就算是意識到了又有什麼意義呢?諸位恐怕並不知道的一個事實是,在中國大陸農村的養豬戶大多會給自家單獨養一頭供全家全年食用,其它拿去賣。自己吃的那一頭用泔水菜葉養,賣的用飼料養,這說明什麼?明眼人都清楚。我們再說一個並不廣為人知的名詞:屍毒。這是動物在瀕死時因為巨大的憤怒和恐懼而產生的一種有毒物質,很多人沒有聽說過這東西但他卻真真實實的存在,而且人作為植食動物,消化系統內是無法降解屍毒的,也就是說它將一直存在人的體內侵蝕人的身體。

  我們再稍微擴展一下,都知道情緒會影響人的健康,那麼情緒會不會影響動物健康?那些從出身到死亡都擁擠在惡劣環境中的牲畜或家禽,他們會健康嗎?那麼人吃了這樣的動物人會健康嗎?答案是否定的!美國一位元著名的記者架私人飛機飛過一個著名的養殖場(他們為麥當勞和肯德基提供肉類)上空時,驚奇地發現看不了一隻雞,看不到任何商家宣稱的自然放養和人道屠宰的跡象,下方只有成片的廠房,出於對職業的敏感她找機會深入到養殖場看到了驚人的一幕:10萬隻以上的雞密密麻麻地擁擠在骯髒不堪的雞舍裡甚至連蹲下的空間也沒有!他們短暫的一生都會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度過,人道屠宰也是沒有的事!她良心不安,於是圖文並茂地揭露了商家的謊言引起社會一片譁然和譴責!另外我們再想像一下,如果有人的唾沫星子濺到了誰的身上,恐怕他會馬上換下衣服去消毒,但他卻絲毫不在意喝的肉湯裡不僅有體液還有從未刷過的牙齒,人類大多數的病包括腫瘤動物都會有,所有國家的檢疫標準都不可能保證人們嘴巴裡嚼著的是沒有皮膚病或其它病的身體組織。

  再來說說牛奶,在世界各地很多地方都爆發過抵制牛奶的運動,你以為你喝到的是來自新西蘭天然牧場的健康好奶嗎?牛兒們愉快地曬著太陽,在草坪上悠閒地嚼著草?別傻了,這是商家的鬼話!要知道所有的脯乳動物包括人都只會在妊娠的時候才分泌乳汁,難道奶牛場的投資人只會在奶牛自然妊娠的時候擠奶,而在其他時候白白養著並最後給它養老送終嗎?天下沒有這樣的事情!他們會從奶牛能產生第一滴奶的那一天開始一直到她老去時擠幹他的最後一滴奶,所有的奶都是通過人工的方式高頻率催孕而來的,所以反牛奶組織將其稱為血奶!毫不誇張的說,所有的奶都是反自然生理的人工奶!否則也不會有牛奶致癌這一說法。

  根據科學研究,人的理論壽命是超過兩百歲的,那麼為什麼大部分人在不到三分之一的生命週期中就已經結束他們的生命?很多人將此歸咎于自然衰老,其實不然,沒有老死的人只有病死的人。人都是在某個重要的器官出現了病變後無法救治的情況下死去。我想沒有人能說素食能讓所有器官正常健康的工作兩百年,然而說素食能夠很大程度上避免健康隱患,改善人的健康狀況從而延長人的壽命,這樣說應該是比較客觀的。畢竟病從口入這句千年古訓早已是婦孺皆知。也有人持這樣的觀點:有些人抽了一輩子的煙也能健康活到一百歲,由此可以斷定抽煙對身體沒有危害。我個人卻對這種邏輯的合理性表示否定,我相信他只是在肺癌發作之前因其他更嚴重的疾病終止了他的生命。換言之如果他只是抽煙身體的其他部分都非常的健康,他多半會最終死於肺癌。同樣的道理,肉食的危害不一定會直接致命,但如果因為有長壽的人嗜肉如命就認為肉食對身體沒有危害,這種假定是不成立的。而且我相信這樣的危害是因人而異的,有些人群的排毒功能是比較強的比如高強度體力勞動者,而另外一些人則相反。所以肉食的危害不一定是致命的,但它對器官的危害卻是真實存在的。

  我期待身邊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素食的行列中來,無論你這樣做的初衷是什麼。有時候我會產生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如果我是一個擁有巨大財富的富翁,我可能會傾盡我的所有財產去推動素食事業,在全球建立免費的素食連鎖餐廳,又或者設立素食研究所,讓人造肉成為動物食品真正的替代品,讓越來越多的人放棄肉食;又或者我是一個王朝的君主,我會要求我的國家全民素食,任何吃肉和虐待屠殺動物的行為,都會觸犯刑法並因此坐牢甚至送命。後面這種想法並非不切實際的天方夜譚,在世界上有些地方確實存在這樣一種社會制度,比如在印度有一個偏遠的小城,當地的僧人和民眾展開了曠日持久的對峙,原因是這些僧人無法接受和屠殺並食用動物的普通居民生活在一起,他們要求政府頒佈法律全民禁止屠殺和食用動物,於是他們多年來採取靜坐絕食,聚集抗議甚至自殘等極端手段來表達他們的訴求,最後終於獲得政府的支援,於是這座小鎮成了了全世界為數不多的純素食的城鎮之一——這裡沒有殺戮,沒有肉食餐廳,更沒有屠宰場。僧侶們不用擔心出門就看到血淋林的牛頭和被肢解的豬,對素食者來說,這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一方淨土。

  對於有素食的想法卻難以付諸行動的人來說,找一個有效的流程並逐步實施是一個好主意。按照國際素食協會的建議你可以先嘗試戒掉四隻腳著地的動物,比如豬牛羊等哺乳動物,這個時候你並不會感覺損失的太多因為你還可以吃雞鴨鵝和魚;當你感覺你已經完全習慣了這樣的飲食結構時,你可以繼續走向下一階段,那就是戒掉兩隻腳著地的動物比如雞鴨鵝等家禽。這時候你還可以吃魚和海鮮;同樣的你感到完全適應後你就可以戒掉所有的肉類了,而這個時候你已經成功昇華為一名合格的素食者了,而此時你還可以偶爾喝喝肉湯但你的菜譜裡面已經沒有了肉塊肉粒肉片;當你覺得肉湯都沒有必要的時候,恭喜你,你已經成為了這個地球上為數不多的嚴格素食者,並成為了眾多素食者嚮往和追求的目標了!

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如果你素食,萬物生靈都會感激你;如果你不能素食,請對他們心懷感恩,因為有太多動物為了你的成長而付出生命的代價!對於還在世的動物們,請善待它們,他們的生命本已太過艱難,請善待生靈,善待動物!

 

2020年11月18日

小車河·貴陽


發表  回覆   引用  推文  相關  精華區  轉寄  板公告
食記:好吃的素蒸餃/素包子(永青素食點心坊(總店)) (作者:觀音蓮)
Re:親子教養 (作者:林紘睿)


猜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內容: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1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