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討論區 / 心靈素食 / 所有回應 心靈素食 # 236477 之文章
討論區/心靈素食 文章

    下一篇:吳哲仁氣功少林武術YT教學武步拳  
主題:人身的寶貴   最有力量的每日祈禱文 含原文總篇數 1
原       文
作者: 做個素食英雄吧
發表日期:2024/07/07 10:01:02
文章編號:236477   推文人氣指標: (0)

人身的寶貴

 

最有力量的每日祈禱文

2023-12-18

短片 / 清海無上師的甘露法語

這是上帝的旨意,也是清海無上師透過祂的神聖恩典與我們分享的最有力量的每日祈禱文,適用於任何時間與打坐之前:

「我們謙卑地敬仰、讚美、感謝、服從和愛全能的上帝,至高無上的上帝,最偉大的上帝,賜予純素世界、世界和平和我們靈魂的解脫。

我們感謝、愛與讚美上帝唯一的兒子,他是終極明師,賜予我們救贖。

我們遵循所有聖人和聖哲的教誨,我們感謝、愛與讚美他們,他們是上帝的代表,賜予我們靈性的提昇。」

,,,,,,

哈囉,我最親愛的、了不起的朋友們,你們是上帝和十方三世諸佛的摯愛。你們是如此受珍愛,以至於所有的菩薩—意思是聖人和賢者—都要降臨世間,來拯救你們、支持你們、幫助你們,帶你們回到你們應得的、苦苦尋覓的天國家園。

 

在宗教領域,我們有太多的術語。現在,當我們說「天國家園」,你們也知道那是指佛土,不同的佛土。而且在佛土中,有不同的成就等級—取決於你還在這個物質領域的時候,賺到了多少靈性上的功德。你們知道的,你們都知道這一點。萬一你們當中有些是新同修,我必須重複一遍,讓你們了解。而且別執著術語,無論是「天堂」、「上帝的家」、「佛土」或是「佛陀的家」。

 

那麼,上一次我們談到了肉身的寶貴,就是這個你每天都能看到、感受到、觸摸到、欣賞到的物質身體。佛陀說過,能夠擁有這個肉身就像是百萬分之一的機會。他有一個比喻說,能夠繼承或被賜予人身,就像一位失明的海龜族人幾千年來得以浮出海面一次一樣困難。而且那時水面上有一塊浮木。那塊浮木上有一個洞。而那位海龜族人的頭剛好穿過了那個洞。這就是任何人、任何靈魂擁有人身的難度。那麼,我們可以利用人身做很多事。你們知道這一點。多數人只是用身體,進行物質上的娛樂、生存,以及在不同的物質領域取得成功。不過事實並不只是這樣。

 

有了這個肉身,你可以創造奇蹟。你可以擁有神奇的力量來幫助別人,當然,也可以傷害別人—這一點我們稍後再說。這個身體,具備了完整的身體構造—比方說從頭到腳趾—每一吋都能給你帶來諸多的奇蹟,除非你是一個極為開悟的人,否則這些奇蹟你無從知曉。這在一世中是很難達成的。只有某些人才能做到,比方說佛陀和他的一些弟子—並非所有弟子,甚至連佛陀之後的第十位繼承者都做不到。還有比方說耶穌基督、古魯那那克•德夫吉、主摩訶毗羅等人也能做到。我無法為你們一一列舉。那麼,這些明師,他們不只掌握了靈性領域,他們可以上上下下,進進出出,從十方,從地獄到阿修羅界,到我們生活的物質世界—比方說,我們生活的世界是其中的物質世界之一—一直到最低等的天堂和到盡可能最高等的天堂,如果那是祂的旨意的話。

 

那麼,為了掌握靈性領域,我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我們要去檢驗和祈禱我們遇到的明師是否是位真明師,若我們能遇到一位明師的話,那位明師已經穿越整個宇宙,可以帶你去任何地方—遠離痛苦和業力世界,比方說我們現在的世界。這是艱難的旅程,不過也是容易的,若你誠心並向上帝祈禱自己能遇到一位明師,並盡你所能—身體上、情感上、精神上、心理上、靈性上,如你所知—好能接觸到上帝的聖人和賢者的,也就是諸佛的慈悲領域,這樣他們才能幫助你,這樣一位明師才會向你示現—他/她若非已經以肉身的形式駐留世間,就是即將到來。無論如何,你都需要一位在世明師,才能將這種解脫、開悟、永恆的至福、快樂和加持的在世力量傳遞給你。

 

無論你能想到什麼力量,一旦你達到完全開悟,你就能擁有它。不過在此之前,你已經擁有了很多很多加持和奇蹟的力量,幫助自己和其他眾生的力量,以及加持自己和加持其他眾生的力量。你們都知道這一點,因為你們以前聽過很多開示。而如果你是新同修,可以看看所有這些開示,透過DVD和/或無上師電視台網站觀看。請盡可能多地搜尋、閱讀、聆聽,好能了解更多—讓頭腦了解。在印心時,甚至在印心以前,當你渴望印心的時候,靈魂就已經了解了。不過頭腦需要得到滿足,因為頭腦很容易誤解,或受到世間否定力量的影響,將你引入歧途,矇蔽你的聰穎和智慧。

 

那麼,這個身體,從頭到腳趾—從你的頭髮到腳趾甲—都蘊含著無數的奇蹟和不可思議的力量。從天堂到地獄,從過去到現在,再到未來,你能知曉這一切,只要你掌握了你稱之為身體的肉身殿堂中傳承的力量。好了,我會簡單地說明,希望我能做到。不過有太多太多的東西,你無法在肉身中全部使用,或是你並不真正需要。當然,無論你需要什麼,你都可以從自己身體傳承的訊息中提取。在這裡我很難選擇用詞,因為這不像超市裡能買到的東西,上面印著每一種成分。

 

不過當然,上帝巧妙地創造了身體,使壞人無法利用它。那些壞人,比方說女巫和江湖術士,只能施展卑劣的黑神通,其來自阿修羅界或業力空隙之間,正如我告訴過你們的。他們無法掌握身體的訊息。

 

你必須內心純淨,因為因果之王知曉一切。甚至在你思考之前,以及在你思考之後;無論你計劃什麼、想什麼,一切都記錄在你自己的潛意識裡,因果之王便會知道這一切。所以我們無法隱藏任何東西。我以前告訴過你們很多次了,這個宇宙是透明的。你的心暴露於十方三世,大家都能看到。好吧,有些人類看不到,不過天堂眾生能看到,世間所有的聖王都能看到,不同的聖王。而一切因果之王對你的所思所想、所謀所求都瞭若指掌。

 

那麼比方說,我告訴你們,其中一個能讓你們從身體中受益的姿勢,就是你們熟悉的姿勢:觀音。這是你打坐的時候,觀(內在天堂的)宇宙之音,即上帝的道,諸佛的教導時採用的姿勢。這只是其中一個姿勢。這個姿勢我們甚至不能公開告訴他人。當然,一些假的(修行人)進來也利用不了多少,因為有些內邊更深入的訊息,如果他們的內心不好,就接觸不到—即使學到了,也用不了多少,或是他們什麼也沒有聽到。所以,所有的天堂守護者都知道要保護真正的教導。這只是其中一個姿勢。

 

不過僅憑這一個姿勢,如果你把它跟其他身體姿勢結合起來,就能取得更多、更多、更多的成就,這些我無法告訴你們。你們已經知道了很多,甚至不需要跟其他身體姿勢相結合。不過還是有更多的東西,我真的不能傳授給你們。上帝不允許我直接公開或向任何人傳授。必須是純淨的人,不然就會對他/她造成傷害,如果他/她不純淨,卻想修習身體的所有這些祕密姿勢時,就會受到傷害,這些祕密姿勢包含了非常多、非常廣的訊息,在這世上無人能知。上帝不會隨便賜予任何人。祂挑選了值得的人。

 

那麼,很抱歉我甚至不能教你們,我不被允許。而且,即使我想教你們,即使我被允許,也必須非常親密,比方說我們甚至必須挨著對方,才能仿效所有的姿勢,並熟記於心。你甚至不被允許談論它們。甚至不被允許將它們寫下來。就是這樣。不過有些已經公開了,所以我可以闡述這些公開的姿勢,並向你們解釋。上帝允許我這麼做。只是給你們舉些例子,不會說得太深入。

 

因為有太多、太多姿勢。比方說,獲取這個世界一年內的訊息的姿勢,了解兩年內的未來的姿勢,還有了解其他許多事物的姿勢…當然,為了自己去了解資訊是不同的,那很容易。不過如果你想為這個世界了解一切訊息,可能就會有一些障礙。當然,因為魔王會拼盡全力,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殺死你、傷害你、阻礙你、拖延你的使命

噢,順便一提,我剛剛想起來我要告訴你們,在四天之內,我有三個選擇。第一個選項是終極選擇,那就是我會被殺死,因為否定力量會用一些悲慘的手段來殺害我。然後,我可能就死了,沒有人會在身邊幫助我,也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直到也許很久很久以後。我沒有看到是什麼時候。另一個選項是,我必須遠離這裡到沒有任何人認識我的地方,希望否定力量不會在那裡找到適合殺死我的人。第三個選項…我必須停下來一會兒。好,我現在感覺好多了。我只是太激動了,只好暫時停下來。

 

現在,第三個選項是個很好的、很幸運的選項,我可以活下去,我會活下去,並繼續和你們在一起,與你們分享來自天堂的教導,我甚至可以告訴你們,由於所有諸佛與上帝的恩典而允許我告訴你們的任何事情。即使有這個肉身,也沒有明師可以告訴你所有事情。佛陀曾經說過,與我們星球上的整片樹林的樹葉相比,他告訴弟子們的一切,不過是他手中的幾片葉子而已。所以你們就知道他所能說的有多少,而不能說的還有多少。另外,因為這需要耗費時間,而且弟子們的肉身機能不一定總是足夠敏銳來理解這一切。

 

記得有一次佛陀告訴他最虔誠的侍者阿難尊者,說他自己,即佛陀,已獲得了某種超能力,如果我們願意的話,他可以永遠留在物質世界。於是他問阿難。第一次的時候,阿難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什麼也沒聽見,什麼也沒說。第二次,阿難也沒聽見,沒有反應,沒有任何反應。第三次,佛陀又問了一遍,阿難也什麼都沒有說。如果他說:「噢,請求您,世尊,請永遠和我們在一起,因為我們需要您。我們這些在苦海輪迴的眾生非常需要您。」但他什麼也沒說。

 

所以在那之後,魔王來對佛陀說:「好吧,三個月後,您必須離開這個世界,因為沒有人要您留下。」懂了嗎,佛陀問什麼,或任何明師問你什麼,如果你不回答,最多不能超過三次。這就是佛陀離開我們的原因。這是我心中最大的遺憾。如果佛陀在這裡,我們的世界會更美好—成為所有眾生享受的天堂。因為如果佛陀能繼續以肉身活在我們的世界上,那麼佛陀所教導的弟子就不會只是數千人,而是越來越多,而他的慈悲、他的仁慈教理將會傳播到全世界。那麼我們的世界就會改變。

 

如今我們有了更多的高科技和各種便利和交通工具,因此佛陀的教理不會只是以老式的方式,印在圖書館或一些寺廟裡的某些書籍裡,而是會傳播到世界各地。我意思是,不是因為所有的僧尼念誦它的緣故,而是因為佛陀自己的話語,他自己的聲音會帶有巨大的力量來喚醒人們。否則的話,如果光讀佛經就能開悟並改變世界,那我們早就做到了,因為佛教徒多達數百萬人。也許每天都有幾十萬或數百萬的僧尼在誦經,我們的世界卻沒有任何改變。當明師親自講經的時候,情況就不同了。因為源自佛陀或主耶穌等開悟明師的一切,噢,天哪,都會擁有巨大的力量來喚醒人們及其他眾生的心靈、思想和居住其中的靈魂。當你用自己的聲音重複這些話語時,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你的話語沒有足夠的力量,將其傳遞給世界,傳遞給外面的人。這點你自己知道。

 

順帶一提,不要太擔心。我只是通知你們,以防萬一。你看,因果之王告訴了我這一切:告訴了我這四天的生死處境。他也向我揭示了一種方法,可以克服魔王—業力空隙力量、否定力量—強加給我的這種慘痛傷害。但我不確定…我覺得我能夠做到。但我仍有五%不確定。好吧,要正向肯定,我試著相信我能做到。但誰知道這個世界的業力會不會也加到我的處境上—那麼,我必須說實話,我不能確定。

 

只是萬一第一個選項碰巧成功,而第二、第三個選項失敗了,請知道我非常愛你們,時時刻刻,無論何時都愛你們。我永遠愛你們,不論在這裡或是在天堂,不論是在低等還是高等天堂,或我自己上面的天堂。我會永遠與你們同在,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幫助你們、支持你們、保護你們、拯救你們並提昇你們。我永遠不會離開你們。但你們也要盡力做個不愧於一切聖賢,即十方三世諸佛菩薩和試圖幫助你們的上帝全能力量的人。請做個有價值的人。盡你們所能,僅此而已。這就是你們需要做的。盡你們最大的努力。

 

假如我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再也聽不到我的消息,再也看不到我了,那麼請盡你所能地繼續修行。然後繼續做無上師電視台,直到你們不能再做為止。如今你們已經接受了幾年的訓練,你們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如果我不在了,無法糾正你們、指導你們,或給你們任何新的建議,或在物質上以任何方式幫助你們,我會在靈性上幫助你們。我會一直與你們同在。只要保持平靜、向內。你就會聽到、會看到、會感受到,你會知道我在試著告訴你的事情。只要保持純淨、內在安靜,那麼你就會聽到、你會知道、感受到。願你們永遠備受福佑。阿們。謝謝你們。

 

關於我身體的離世,萬一真的發生了,不要怪任何人事物;可能只是世界的業障又一次太過深重了,再加上邪惡的魔法和否定力量。這個女巫不僅僅只有她自己,她還有五百一十個追隨者—都是惡魔、惡人、壞人,物以類聚。所以這並不容易。當佛陀在世時,據說有三個月,因為徒弟的業障太重,佛陀沒有任何東西可吃。他不得不吃馬的飼料。而那是在印度。在東方,人們對僧人還是比較尊敬的,他們更習慣於溫和的教導,並被教育要尊敬修行者。但即便如此,佛陀仍然被如此對待,幾乎喪命—他的堂兄弟滾下石頭來砸他,或是想要殺死他,但只能砸斷他的一根腳趾。主耶穌自從開始教導真理,也一直被迫害,最終就像那樣被釘在十字架上。

 

因為這個物質世界有非常粗躁的能量—既不寬容,也一點都不仁慈,這都是由於人類的暴行。不知從何時起—我們無法計量。所以系統有時會有崩潰,像是大流行病、地方傳染病、災難造成的破壞、戰爭等等。但這些仍不足以清除地球的所有業障。所以現在有一個重大時刻正在發生—也許我們正在面臨終結。所有天使,所有天堂,一切諸佛和明師,甚至全能上帝,都在努力幫助我們。但我們需要拿起能幫助我們的工具。我們必須採取能夠讓我們自由解脫的方式。但我們沒有,我們沒有。因為如果我們實施暴行,那麼暴行會像迴旋鏢一樣回到我們身上。這就像:「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而幫助者們只能盡力而為,他們流下了眼淚,做他們所能做的。但我們才是主角,我們必須真正幫助自己,展現真正的佛性—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如果我們沒有認識到,如果我們還沒有證得佛果,至少我們必須展現某些程度的慈愛。我們必須展示慈悲的上帝兒女的身分。否則,我們像這樣,什麼都得不到。如果我們繼續對其他人類和所有其他眾生實施暴行,那麼我們除了我們所播種的東西,得不到其他東西作為回報。種下什麼因,收穫什麼果。你製造了什麼業障,就會得到同樣的果報。

 

任何宗教都講同樣的事:基督教這麼說,佛教這麼說,耆那教說同樣的事,印度教也說同樣的事,伊斯蘭教也說同樣的事。只是我們必須找到並實踐它。我們必須在我們自己的宗教中找到那個教理,並踐行之。然後我們就會明白。否則,聖人和聖賢或者佛陀也無能為力。

我們說到哪裡了?無論我想起什麼,我都會告訴你們。可能不是按順序來。

 

好,你們都知道在靜坐冥想的時候,你們看到多數明師都這麼做,或者他/她會告訴自己的弟子要做完整的盤腿(蓮花盤),意思是你的雙腿要盤在一起,整個腳掌向上、朝向天空。兩隻腳的腳掌都在兩條腿上面,並且朝上。那樣很好。這樣的身體姿勢可以給你控制自己的力量。在許多不同的方面控制自己,但不是所有方面。還有很多其他方面是你無法控制的,例如你的情緒、憤怒和對世俗事物的欲望;這些都不值得你去追求—只是用你的肉體和大腦去工作謀生而已。但如果你有另一個手勢的姿勢,再加上這個完整的盤腿,那麼你就能獲得另一種力量。

 

我只能告訴你,你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看過的姿勢。我只是向你解釋其中的奧妙。至於其他姿勢,有很多其他的姿勢,我不能告訴你,因為如果你在不夠純潔的時候嘗試,可能會對你造成傷害。上帝不允許這樣,其他諸神、諸天都會好好守護這股能量,不准任何不純潔的人使用它們。知道這些東西很好,但我到現在還沒全部使用過。現在這種情況下,我可能必須使用其中一個或幾個來幫助自己,但我仍然不確定,如果世界的業力不允許的話。

 

好,沒有必要擔憂。我們生來就會死去,總有一天會。只是如果某個人還在肉身中,而且上帝或佛陀已經指派這個人,擔任人類和其他眾生在地球上的導師,即使是動物族人、樹木和植物,以及石頭都會聽那個人說話。只要那個人還在肉身中,他/她就可以與物質世界的眾生有更多連結,能更有效、更直接地教導他們。就是這樣。否則,生與死,是我們在物質世界無法避免的事。

 

很可惜。我覺得很可惜,我無法教導任何人這些姿勢。有一次,我曾嘗試過。我打算將其中一個身體訊息的手勢傳給當時離我很近的一個人。我以為那個人能夠接收它。至少嘗試了一次。但是不行。噢,發生了一些事情,而且地獄鬆動了。所以那個人不可能是被選中之人,即使只是為了身體的一個秘密手勢,為了一個特定的訊息。

 

我也感到非常難過和沮喪,很多我知道的事情,我無法告訴別人,以便傳承下去,或以某種方式幫助人們。我已盡己所能,以我自己卑微的力量幫忙,這都歸功於上帝和所有聖人和聖賢的恩典。

 

當我說「聖人和聖賢」時,你應該知道這也包括佛陀。我們有不同的用語。但「佛陀」在英語中也指聖人和聖賢。

 

太難了。許多人為了這些用語爭論不休。所以若非「上帝」,就什麼都不是;若非「佛陀」,就其他人都不是。即使佛陀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涅槃了,(主)耶穌或其他任何人都是「不好的」,其他任何人都是「異端」。我只能看著所有的混亂、爭論,和對所有人的評判搖搖頭。我盡力了。怎麼辦?

 

許多人很無明,以為自己知道一切。但他們甚至連一個指甲(大小)的訊息都不知道。我只是為他們感到遺憾,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們冒犯了天地和一切諸佛,因為他們誹謗真正的、純正的修行者—更不用說誹謗那些被天堂指派的諸聖或諸佛,他們下來這個混亂的世界,從這個苦海中拯救眾生,到更高等且極樂的天堂,讓他們長期或永遠地生活在那裡,或者讓他們自己成佛,要看眾生根據自己的功德被安置在什麼果位。

 

那些人非常可憐—他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不管怎樣,我還是盡力幫助他們,拯救他們,但這也取決於上帝的恩典和諸佛、明師們、菩薩們的慈悲。不只取決於我一個人,我只是個工具。我當然盡力而為—犧牲我能犧牲的一切,生活在我必須面對的任何狀況之中,冒著我被迫陷入的任何危險,因為我所做的一切事情介入了世界的業障。

 

如果沒人曾告訴過你、教導你任何正確的事,或者你不確定那個人是否對你說了正確的事,或你崇拜的是正確的偶像,那就以你所有的誠心,在內在向所有明師祈禱—即菩薩們、諸佛和上帝—祈禱你會受到保護,透過任何一位真正的明師引導你記起自己的本源,此真正的明師能讓你的靈魂從世界的枷鎖中解脫出來。

 

好吧,至少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佛陀說人身如此寶貴、如此難得,即使我不能向你們展示我所知道的有關這些秘密的一切。人們常說,如果我們在天堂,比方說在較低的天堂,就很難修行。我想是因為在天堂裡,我們沒有肉身裡這種物質加持的能力。肉身可以容納更多這些裝置,無形的裝置,意思是這種加持隱藏在人類身體的肉身之中。在諸天堂中,從阿修羅天堂往上到第三界梵天天堂,我們都沒有任何這種肉身所繼承的力量。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在《聖經》中,上帝說,上帝創造人、創造人類—始終說的都是「人」—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類。我們無法想像上帝的形象是什麼樣子。但上帝擁有這一切能量,上帝存有中的一切創造力。當上帝以同樣的形象創造人類時,這意味著我們也在某種程度上繼承了上帝的所有力量—也許會少一點—但仍然非常強大,有巨大的力量。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連天使都嫉妒我們人類。因此他們極力想讓上帝相信我們並沒有什麼了不起,他們一直在極力考驗人類,讓人經受試煉和磨難:各種挑戰,評判人類的能力、聰明才智、智慧和各種能力。

你看,即使是天使也沒有我們所擁有的。因此,上帝非常愛我們,許多天使都嫉妒我們,而做了許多不對的事。所以上帝只好將他們放逐到較低的世界。但天使在被創造後,也被上帝賦予了力量。因此,他們仍以否定的方式使用了很多力量—讓人類陷入很多很多的困境、掙扎的情況和充滿挑戰的考驗。因為人類已經誕生於上帝之外了—儘管我們仍然擁有所有的這個上帝力量,雖然程度稍低一點,但仍然比天使強大—但是人類在沒有經過訓練的情況下,就被放入了物質領域,沒有為未來生活的艱辛做好太多的準備。也許我們曾經受過訓練;也許我們在跳進肉身這件衣服前,在天堂裡就已經被告知要做什麼了。然後我們忘記了。我們跳進這個肉身;當我們穿上肉身這件衣服時,我們忘記了我們曾被教導過什麼、我們曾被告知過什麼,以及如何處理各種情況,因為我們體內繼承了如此多的力量。但後來,你看,我們已經忘記了。

 

所以現在我們想知道,如果上帝按照祂自己的形象創造了我們,那為什麼我們不像上帝呢?我們是如此卑微、是如此掙扎、如此軟弱和如此無知,我們對任何事情都知之甚少,除了這個我們必須努力工作以謀生的物質世界。正如我們所看到的,我們確實擁有一些創造力,但我們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比如,我們可以生兒育女,我們可以擁有智慧,我們可以將一塊荒地變成一片肥沃的土地,為我們周圍所有的人帶來食物和營養,比方說這樣。然後我們可以發明各種超級高科技:飛機、汽車、登月火箭、超級國際網路,例如,我們能在數千英里外面對面交談的視訊電話,就像我們在對方面前一樣。這就是我們所擁有的,但在這個小小的肉身裡,我們還隱藏著更多我們大多數人還沒發現的東西。

 

天堂告訴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發現肉身內的所有這些奇蹟。一直到最近之前,我對此也了解不多。這又是一個新的發現。無論誰來到這個星球,都將永遠在學習。只要情況允許我們這麼做,我們就會發現隱藏在我們卑微肉身中的神奇力量。我剛才已舉了一些例子讓你們看看,在一些已經廣為流傳的簡單姿勢中,你們是如何運用自己的身體。也許這就是古代某個睿智明師的發現所留下的全部內容。還有很多很多,但即使在這個肉身中,我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來使用它們。比方說如果我必須選擇要使用哪一種來做什麼,那我就必須看看我需要在什麼情況使用什麼。還有一些身體的力量…其實不是身體,我是指隱藏在身體裡的力量,就像電力隱藏在電纜裡一樣,比方說這樣。

 

即使只是一台簡單的電腦,也有如此多的應用程式,如此多的資訊,如此多的東西,有時電腦的主人並不知道如何使用所有這些功能。這只是談論電腦之類的機器而已,那麼你可能就會對身體有更多的了解。身體就像一個儀器,裡面有無數有用的訊息,但大多數人還不知道。太多了,太多了,多到就算我們一輩子什麼事情都不做,也不一定能發現所有的訊息。但上帝給了我們,好吧,至少給了我,我所需要的一切,僅此而已。我不必把它們全部拿來用。若我有時間,我可以這麼做。但我大部分時間都很忙。我只有在某些情況下才會選擇我需要的東西,否則我就無法做到。

 

例如,如果你發現隱藏在身體裡的所有這些力量—在你的指尖、你的腳趾、你的頭髮、你身體的每一毫米—只是為你自己,或者為你家人,為一些人的利益而使用它,那麼你就會像生活在天堂裡一樣。至少像一些天堂。也許不是最高等的天堂,但你的生活會很舒服、順利、快樂且輕鬆。但如果你把它用於更大的、更多的人群中,那麼你可能無法承擔這一切。

 

例如,正如我告訴你們的,你們打坐的姿勢要用雙盤坐,拇指和食指相碰,所有其他手指向前伸展,那麼你就可以完全地控制自己的情緒—如果你想的話,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這樣你也許就可以在每一次考驗或令人心碎的情況下冷靜下來。但這只適合你自己。你可以為自己使用這些工具。但還有一些其他姿勢,我可能不會向你們透露。也許有一天會,誰知道呢;也許將來會。

 

當世界變得更好,也許人類的心靈變得更加純潔,遵循更慈悲、仁慈的生活方式—愛彼此如愛自己—那麼也許上帝會允許我揭示更多隱藏在我們身體裡的秘密,我們微小的肉身。但現在還不行,因為如果人們還不夠純潔,以承受它的巨大力量,就可能會受到傷害。當然,還有更多、更多,還有更多的手勢,可以為你和更多的人提供不同的力量,但這不一定適合全世界。你可以一次使用一點點,它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幫助世界。然後需要一些時間來幫助世界,比如幫助更多的人,而不僅僅是你自己或幫助你的小家庭。

 

如果你能發現隱藏在你體內的這種力量,那麼你就會相信上帝在《聖經》中所說的,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你。祂以自己的形象來創造,使其成為人類。天啊,想像你就是上帝力量的複製品。想像一下。那有多偉大?但我們多數人都因為魔王的幻境,而變得又盲又聾又啞,因為這個世界上的幻覺的力量壓倒了我們—這種力量來自那些墮落天使,上帝之前賦予他們非常多的力量。在人類出現之前,上帝就已經創造了天使。而這些天使則在與上帝鬧革命,試圖誹謗人類,試圖傷害人類、貶低人類,他們嫉妒人類,在上帝面前說人類的壞話。因此,上帝只好把他們流放到其他較低等的地方。

 

但他們仍然無法改變。他們沒有悔改,他們還在繼續試探,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試探人類,只是為了向上帝和他們自己證明人類什麼都不是,人類確實不比他們好,沒有什麼值得被寵愛,沒有什麼值得得到甚至比天使更好的對待,沒有什麼值得尊敬的。

 

但我們是造物之冠。我可以用我自己的肉身體驗和靈性體驗向你保證這一點。佛陀說過人身真的很難得,是的。因為在人身裡,我們可以獲得開悟,我們可以了悟我們內在的上帝力量,我們的佛性—我們內在佛性巨大的力量。因此佛陀開悟後,他感嘆道:「所有人類都像我一樣!為什麼他們沒有覺悟呢?」這就是我們的情況。

 

如果我們在天堂,受到上帝的寵愛,受到所有天使的愛戴,並受到所有高等眾生的服務,那我們就不會知道太多。我們只是享受極樂—這樣也很好。這就是為什麼許多類似人類的眾生並沒有下來物質界的原因。他們滿足於自己的現狀和所擁有的一切。但有些人會想知道,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其他東西。他們想嘗試一下。墮落天使們不斷慫恿他們嘗試新事物,總是告訴他們:「現在你們什麼都不是。如果你們敢的話,就下來物質世界,看看你們能否生存—看看你們能否做些什麼來證明你們是上帝的形象。」

 

有些人受到了誘惑,有些人下來了,他們想了解自己。因為在天堂,你不需要做很多事。一切都會照著你的意願立即實現。即使在較低的天堂,你也已經過著極樂的生活了,更不用說高等天堂了。因此,如果你想試探上帝的約言—比如:「我是以上帝的形象創造的,我擁有一切可能的力量」—是,這也無妨。但在這個魔王、幻境的領域,他們創造了一切不同的東西—不像在天堂。所以你會掙扎,你要為了生存而努力工作,更不用說記得你自己了。

 

因此,看到這種情況,全能的上帝,至高、絕對的上帝,以及在上帝的指示和指引下的所有明師都被派到了這裡。他們知道人類的處境,看到人類在物質界的苦海中苦苦掙扎,所以他們下來了;上帝派他們下來教導我們,為我們指明回「家」的路,告訴我們至少要怎麼運用我們與天堂力量的連繫,來回「家」或去佛土—無論我們想去哪裡。「回家」也意味著回佛土、諸天堂—當我說諸天堂時,我指的是高於我們物質界的地方。其中一些天堂也有佛土。

了解到人類的處境,看到人類在物質界的苦海中苦苦掙扎,他們下來了;上帝派他們下來教導我們,再次為我們指明回「家」的路,告訴我們至少要如何運用我們與天堂力量的連繫,來回「家」或去佛土—無論我們想去哪裡。「回家」也意味著回佛土、諸天堂—當我說諸天堂時,我指的是高於我們物質界的地方。其中一些天堂也有佛土。有些佛,他們的功德無量無邊,他們為自己的信眾和他們在世時追隨他們的弟子創造了他們自己的天堂。也許那些佛還留下一些能量,人們相信他們,所以那些佛也會幫助他們,或是從佛土派一些高等弟子下來幫助那些祈求幫助的人。

 

佛土也是一個天堂。所以我們可以說「佛土」,或者說「天國」,都一樣。意味著你生命中的分分秒秒都充滿幸福、快樂、無盡的自由、無盡的福佑和無盡的如意境遇。你不必擔心什麼。你不必辛苦工作。你不必害怕戰爭、壓迫,或任何我們在地球上的不幸經歷。在地球上,苦多樂少。這一點我們都知道。那麼,不管在天堂或佛土—意思是我們都沒有這一切在地球上會有的苦難—我們只有極樂、至福、無比滿足的內心和感覺。要什麼,有什麼。想去哪裡,就飛去那裡,或一念之間,就到那裡。要看我們是處在哪個天堂而定。

 

有些天堂是在較高等的境界,我們只要一動念,就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心想,任何想要的東西都會到來。有些更高等的天堂,我們甚至無所欲求,因為我們回歸自性,我們的佛性完全顯露,我們就是佛。或者可以說我們身處天堂。我們與上帝合而為一,我們就無所欲求了。

 

但有這個人身,因為比較苦,所以比較容易修行,也因為我們的肉體裡面蘊藏著神奇的力量,無邊的力量—這是原因所在。很可惜,人們並不知道這一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剛開悟時,並不知道。早期徒弟還很少時,我也不知道。只因為有了無上師電視台,我必須研究世界上發生的許多事情,然後我才更深入、更深刻地了解人類和動物族人的痛苦。我在身、心、靈各方面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我一直在探究,探究我還能為世界做些什麼,探究我還有什麼。然後我就不斷地發現越來越多人體內在的力量。就是這樣我才能活到現在。我想任何其他人—作為一個嬌小的女人,如此脆弱—恐怕在很久很久以前早就已經粉身碎骨了,如果當時我沒有在上帝的恩典和佛陀的加持下,逐漸發現一些東西,逐漸發現某些力量來處理當下的情況,也讓更多的加持流入這個世界。

 

所以直到現在,我才真正體會佛陀說的話—擁有人身是很難得、很寶貴且極其困難的。現在我也明白了上帝所說的話—即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因為無庸置疑地,上帝擁有浩瀚的力量,擁有難以想像的巨大無比的力量,我們永遠無法想像這一切。在我重新發現更多隱藏在人體內邊的力量之前,我也了解得不多。你博覽群書,但不見得都能了悟其中的含義,直到你運用自己的智慧才能真正地了解。只是因為現在世間有更多的苦難,所以我才一直不斷地尋找;不斷地嘗試這個,嘗試那個,然後我又發現了人類被賦予什麼樣的力量—至少我被賦予什麼樣的力量。

 

這是為什麼我告訴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因為它是上帝的殿堂。現在你們明白「身體是上帝的殿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佛陀說:「一切眾生如我無異。他們怎麼不知道呢?」所以佛陀鼓勵我們說:「我已經成佛。你們當來也會成佛。你們一切俱足,你們當來也會成佛。」主耶穌也說:「我所做的,你們也能做。你們甚至可以做得更好。」因為耶穌可能已經領悟到這是何其重要,能被賦予這樣的特權,因為人類的身體有著如此多裝備—神奇的裝備。

 

我們很榮幸成為上帝的子女,這意味著我們生來就擁有上帝的力量。佛陀的意思是,我們很榮幸能有人身,因為他已經成佛了,其他人也會成佛。佛陀並沒有說:「我是唯一的佛。你們所有人永遠都無法成佛。你們都是罪人,都很壞。」佛陀從沒說過這樣的話。只是當時,佛陀可能是唯一的一位,或少數幾位了悟內在佛性的人之一。就是這樣。就像主耶穌—可能是當時唯一一位完全了悟天國的人。

 

但如你所知,這個世界是一個充滿考驗、磨難和挑戰的世界,充滿來自統治地球的墮落天使的幻境力量。因此,當我們來到這裡時,我們就失去了記憶。忘記了回「家」的路。這並不是說我們沒有連繫,也不代表我們不知道回「家」的路。只是我們忘了路在哪裡。儘管它就在那裡,就在我們內邊。你只需要一位開悟的明師,他知道如何喚醒你,並指引你起點怎麼走,然後你就會一直走到終點。當然,並沒有終點,這只是一種說法。也沒有起點。但只有開悟的明師才能指引你,當然,還有上帝的恩典。只因為你有這個寶貴的身體—身體內邊有你所需的一切;整個宇宙都在你的內邊;你擁有你想像得到的所有力量。

 

唯一的問題是,如果你只是為了自己和幾個弟子或幾個家人而這麼做,那麼你將會幸福地享受你的一生—就像你們許多師兄姊一樣,他們總是寫一些美好的「觀眾心聲」,因為他們親身體驗過。因為他們不是明師,他們沒有被選為為世界犧牲的那一位。所以無論他們做什麼,都有師父在幫助他們。他們發現了自己內邊的力量。他們不需要使用很多,只要用正確的法門打坐即可:也就是觀音法門,即刻開悟的法門,任何宗教經典都沒有記載的法門。因為正如佛陀在《楞嚴經》中所說,有一條開悟的捷徑。幾年前我們就已討論過這個問題了。我不能一直重複這個話題—太長了。

 

因此,我們被賜予回家的機會,在我們想親自嘗試,看看在獨立的情況下,自己的力量有多強大之後。但當我們下來地球後,卻被打得遍體鱗傷,我們會因為任何事,或沒有緣由地,或因受誘惑做錯事,而到處受懲罰。然後我們變得筋疲力盡,虛弱不堪,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像在湍急的水流中游泳過度一樣:你甚至無法游到岸邊。所以你需要一個有強健的游泳體魄且游技一流的人來救你,或是有人開著船、開著小艇來救你。這就是明師的使命—成為你的渡船,帶你到彼岸。

 

所以上帝一直不斷地派遣祂的團隊或祂的兒子下來幫助我們。只是有時候我們有眼無珠,認不出來。就像主耶穌誕生時,人們還在等待救世主降臨。正如佛陀就在人們面前,他們卻誹謗他,而等待其他佛降臨一樣。現在他們正在等待彌勒佛再次降臨。假設彌勒佛明天降臨,你要如何認出他呢?他應該穿著僧侶的袈裟嗎?那麼其他出家人就會批評他。他們或任何人要如何知道他是彌勒佛呢?如果他不是穿著僧侶的袈裟,而是穿著牧師的長袍,你如何能在任何地方認出他呢?當他降世時,他總得做些事情,他總得成為某個人。你要如何知道誰是誰?

 

即使你一天只吃一餐,或一天只吃三粒芝麻,只喝三口水,人們也不會認為你是佛。因為現在許多出家人仍然這麼做—至少在亞洲的許多國家,他們還是這麼做。或者在以前美國宣化上人的萬佛聖城寺院裡的某個地方,他們還是這麼做。他所有的比丘和比丘尼一天只吃一餐,而且吃得很少。沒有人去那裡檢查看看,他們是不是都成佛了。他們過著極為儉樸又謙卑的生活。甚至有些出家人出去,從這座城市走到那座城市:一步一拜,兩步兩拜,三步三拜—不分晴雨,在街上跪拜,而不是在寺廟的簡單庭院裡。甚至人們路過,還嘲笑他們、毀謗他們、責罵他們、戲弄他們,各種各樣的事情。但沒有人去宣化上人的寺廟那裡,看看他們有沒有人成佛了。

即使一天吃一餐也不算什麼。我一天吃一餐是因為太忙了。不單只是為了實行簡約生活,也因為我太忙了。如果我一天吃三、四餐,還有零食什麼的,然後變得很累而去睡覺,我怎麼會有時間做所有這些內邊和外邊的工作呢?我真的沒有時間能在有些時候以一種或別種的姿勢來打坐,來加強我的工作和幫助世界。我盡力而為,不過我的身體不是水泥做的。即使一天吃一頓飯,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所以如果你們真的想一天吃一餐,也別為此感到驕傲。這沒有什麼。我吃完那一餐後,連果汁都不喝。我只吃一頓飯,僅此而已。如果渴了,我就喝水,僅此而已。剩下的時間就是不停工作—內邊、外邊的工作、打坐,或是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

 

若你總是自己為自己做飯,那你就必須洗碗,必須隨時清潔地板。工作量很大。我也不常泡澡或沐浴—有時候一個月洗一次澡,或是一個半月洗一次澡。取決於附近有沒有水,取決於我住在哪裡。有時候我住在山區。並非一直都有水,只能用雨水。所以我也必須節約用水。這取決於我去的地方—我必須去的地方,追尋我的靈性充電口,讓我在靈性上更強大,我才能把工作完成得更好,也才能活下去;強大起來,我才能生存下去。

 

一天吃一餐,這是可行的。我做到了,所以知道這可行。你甚至不必成為出家人,就能做到這一點。有一位女士,她跑步是為了贏得獎金,以幫助她的動物族人。她救了很多動物族人。她在英國。當她跑步時,她的膝蓋通常已經有問題了,不過因為她非常愛她的動物族人,所以她仍堅持跑步,還獲得了獎項。她沒有休息,在非常、非常可怕的野外跑步。並不是在柏油街道上跑步,甚至也不是在泥土路上跑步。不,不,不。他們要翻山越嶺,穿過沙漠等等—非常崎嶇的地形。即使對平常人來說,那也非常、非常有挑戰性,更不用說是一位膝蓋已經受傷的女性了。我們在光耀世界獎節目中播出過她的情況。她只在晚上九點鐘吃飯,一天一餐—那是她每天吃的唯一的一餐。

 

所以如果你們效仿別人,或效仿我一天吃一餐,那沒有什麼。別大肆吹噓。也別讓別人跟你做同樣的事;他們可能會出問題,如果他們不夠強壯或沒有必要的話。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你們:「要理智一點。」即使一天吃一餐,你也可以喝果汁或蔬菜汁。我沒有喝—我甚至沒有時間製作這些蔬果汁。你必須準備材料,洗蔬菜,之後還得清洗果汁機,等等之類的。噢,天哪,對我來說太麻煩,我真的沒有那麼多時間。內邊的工作占用了很多時間。

 

即使你的衣櫃裡有很多衣服—比方你有個很大的衣帽間,因為你很富有,你有非常多的衣物—即使你想從衣物裡找些什麼衣服,你也必須去找,為了要穿適合你去的場合或地方的衣服。你還要照照鏡子什麼的。僅僅是談幾樣物質上的東西,就已經這麼麻煩了。更不用說藏在你身體裡的靈性力量了。它甚至不在你的肉眼前。你必須用靈性之眼去尋找它,然後你必須全神貫注。你無法一入定就馬上看到東西。白天在工作場所或日常生活中的許多事,都會在你集中注意力的時候,常常或不時地讓你分心。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已經不容易了—更不用說找尋超越物質世界的東西;更不用說你是否有足夠的力量使用它。

 

就像,即使你想開飛機…這對飛行員來說很容易,因為他受過訓練。而你只是跑進去就想開飛機—這是不可能的。沒有一個飛行員會讓你開飛機,即使他愛上了你,因為你可能會讓飛機完全墜毀,也會讓自己喪命。

 

所以別怪我,如果我沒有教你這些東西。我也講過,你必須靠得很近,挨在一起才能學會這些。因為每英寸—甚至每毫米—腳、腿、手指位置的變化,或身體擺放的位置的變化,都會帶來不同的結果。你不必總是盤腿而坐。有時候你必須躺下,且一條腿抬起,一條腿放下。還有不同的手印和不同的手勢。所以這不是我透過講述就能教你的,你必須親眼看到。

 

所以即使像觀音法門,你在做這個姿勢的時候,我也需要派我的一位男出家眾或女出家眾到你那裡去教你。或是你在有時間,合適的時候到我們這裡來,如果你能旅行之類的話—一些人由於沒有錢而不能來,所以我們必須到他們那裡教他們。必須親自指導,並在他們做姿勢時候檢查正不正確。透過電話講解是不夠的,那樣不好,儘管我們可以那樣做。不過那是不可能的。那不可行。你可能會做錯。我們無法在電話裡糾正。靈性上的東西不是寫出來的。必須在佛經之外、在《聖經》之外傳授它。在佛教傳統中,他們也是這麼說的:這是教外別傳。它是以心傳心—實際上是指以靈魂傳靈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也類似這樣。我甚至被禁止把它寫下來,因為並非每個人都能使用。

 

如果你只是一天吃一餐,穿幾件破舊的衣服,或是在街上撿幾件二手的、四手的衣服穿,那也沒什麼。那不意味著你能成佛、成聖,或是成什麼明師。你可以永遠懲罰自己的身體,不過那並不會帶給你什麼—除非你內心純淨,真正尋求開悟;除非你真的有一位佛來教你正確的打坐方法。若你繼續進行別的打坐法門—就像我已經告訴過你們的,呼吸什麼的—你睡覺的時候,就不記得你的呼吸了,所以那時你就無法打坐了。你應該尋找一種打坐方法,讓你總能全天候地修習打坐。我也告訴過你們如何在睡眠中打坐。你們已經知道了,我就不在這裡多說了。我告訴過你們太多東西,不必再重複一遍。如果你想了解所有這些,就回顧一下那些早期的影片。

 

即使你嘗試那麼做,也別感到驕傲或自誇—那不值一提。別把自己當成什麼大人物。因為其他國家的很多男女出家人和修行者都是那麼做的。比方說,在印度,他們甚至什麼都不穿。他們只是在身上塗灰,為自己做更多贖罪的苦修,比方說在印度炎熱的夏天裡,他們甚至坐在火堆旁,或是坐在釘子上,或是單腿吊著、單手吊著,或不管是做任何事。這些都很極端。也許他們真的想嘗試達到某種境界。也許他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你已經是聖人或聖賢了。你可能是一位仙人,也可能是一位先知。你可能透過集中心智而擁有一些神通。不過這只是心智的力量,心智的神通。如果你駕馭心智的能量,你也會擁有一些東西,也許是你內邊的某種強大的力量。所以如果有人對你不好或詛咒你,他們就會有麻煩,因為你運用集中心智得來的神通也會給他們帶來麻煩。不過這不是成佛。如果你想成佛,你可以永遠這樣修煉,也許若干劫以後你會成佛—也許可以。

 

不過對於一世就能達到開悟和解脫的真正法門,你必須看到(內在天堂的)光,必須聽到(內在天堂的)佛陀的教導。他們稱之為「音流」,其來自高等維度,它也在你的身體裡,不過你必須將它與宇宙的高維力量重新連結。不然的話,你就會永遠坐著,就像那位禪師的學生一樣一直坐在那裡,而禪師去告訴他,磨磚並不能讓其變成鏡子。所以不管你想練習什麼,繼續修行觀音法門就好,這是與宇宙力量、與十方佛土、與上帝天堂聖所的直接連線。

對於一世就能達到開悟和解脫的真正法門,你必須看到(內在天堂的)光,必須聽到(內在天堂的)佛陀的教導。他們稱之為來自高等維度的「音流」,它也在你的身體裡,不過你必須將它與宇宙的高維力量重新連結。不然的話,你就會永遠坐著,就像那位禪師的學生一樣一直坐在那裡,而禪師去告訴他,磨磚並不能讓其變成鏡子。所以不管你想練習什麼,繼續修行觀音法門就好,這是與宇宙力量、與十方佛土、與上帝天堂聖所的直接連線。

 

也別為此感到驕傲。如果你每天都在提昇自己,變得越來越開悟,那就應該開心、感恩。感謝上帝,感謝所有的明師和諸佛加持你,幫助你在人生中擁有那條打坐的捷徑,他們的加持保護著你,讓你也能修行並加持自己,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加持這個世界。時時感恩、謙卑就好。就是這樣。

 

你必須有一位老師教你正確的法門,你必須正確、精進地修行。僅此而已。別的任何事都是次要的。無論你穿什麼,都沒關係。你不穿,也沒關係。只是在一些國家,別在公共場合讓人看見就好。印度不一樣。他們會認可修行人;並非任何人都可以脫光衣服,然後走在街上「肆意綻放」。警察會過來,恭敬地把你帶到某個地方。你知道是哪裡。同樣,比如在很多西方國家,他們不允許這麼做。印度不一樣,拜託。所以無論你穿或不穿,都跟你的開悟無關。你吃多少頓飯,都跟你的開悟無關。繼續修習這個讓人開悟的法門。這才重要。而且別大肆張揚。

 

這就是為什麼我常告訴大家,別把自己的體驗告訴外面的人,甚至家人。只是有時候,你會偶爾把體驗寫在觀眾心聲裡,或是有時忍不住就洩露出來—好吧。不過不是每天或經常出去向人吹噓:「噢,我達到了那個開悟的靈性境界。我看到那個,我看到這個。」所以我告訴你們別講體驗。自己知道就好。我也對體驗三緘其口,很多體驗都是,很多。只是有時真的有必要,我才會提及一些。不然的話,最好別聲張,這樣你的我執就不會被別人吹捧起來,他們會誤以為你已經成佛,或者你是世上最高等的明師,然後他們會讚美你,讓你的我執膨脹起來,那你就完蛋了,你就完了。這是其一。其二是,別人可能會認為你在撒謊,或是他們可能會嫉妒你,於是會試圖用很多方式來傷害你。這就是為什麼明師們,真正的明師們,命運真的非常、非常坎坷。

 

如果主耶穌不出來公開教導人們,他就不必死在十字架上。如果佛陀沒有出於慈悲讓自己成為大眾的明師,他就不會受到那麼多次傷害,失去腳趾,或是像那樣一次挨餓三個月。還有很多別的明師,凡是你說得出的,讀一讀他們的歷史,他們遭受的苦難無以復加:被下毒、被活活烹炸、被絞死、被砍頭,在以前任何一位明師身上發生的種種事情,都只是因為慈悲,他們才出來教導大眾。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必須忍受所有這些後果,遭受如此多的痛苦。

 

因此,要把體驗留給自己。如果你擁有佛陀般的智慧,你就是一位佛。如果你擁有佛陀般的力量,能救度其他眾生,你就是一位佛。不然的話,無論你做什麼,你都不是佛。記住這一點,萬一我不在了,可以提醒你。請牢記。謙卑、安靜、精進修行。

 

還有,你們當中有些人又想在我們的團體裡出家了。我已經告訴過你們很久了,我們不再收任何男女出家眾。沒有這個必要。你只需心中懷抱崇高的理想和抱負,繼續生活於世,努力傳播真理,努力鼓勵人們過道德高尚、慈悲的生活。那就已經是出家了。即使你待在僧團中,卻不做任何利益世界的事,以提昇人們的靈魂,幫助他們尋得解脫,那你就根本不是出家人。僧袍並不能讓你成為僧侶。

 

你可能不知道,以前我的道場裡有五百多位出家人。然後慢慢地,慢慢地,人數減少了,因為有些人可能不適合。最不適合的是他們有某種性別問題。並非因為你是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你就不能修行—不是這樣。只是在僧團中,我們彼此住得很近。我當時的情況是,我們有一座山給男出家眾住,另一座山是我和女出家眾住。就是這樣。不過在女出家眾的群體裡,還是有麻煩。確實發生了。出現了一些問題。所以後來我們必須分開:真正的男女出家眾留下來,其他人則在家繼續修行。

 

因為如果她們是女同性戀,同時又是出家人—那時候,我們有時甚至只能兩個人睡在一個帳篷裡—那就不太方便了。如果你想知道,這就是為何佛教僧團的戒律、規則之一,就是他們會問你,比方說,你是否是同性戀者。因為如果你是,你就不能在佛陀的時代和佛陀的帶領下加入這個僧團。如今,在現代,情況依然如此。他們仍有這種戒律。不是因為佛陀有歧視,而是情況不方便。若一個男眾,比如同性戀者,跟其他平常的男出家眾睡在一起,那就可能會有麻煩。僅此而已。

 

所以如果你想在我的團體裡成為男女出家眾,我們不再需要了。第二,如果你想在外面的其他佛教團體出家,請三思並檢查你自己。因為有時並非那些男女出家人在性別之類的方面撒了謊。只是有時候他們事先不知道,直到他們進入僧團後,事情才發生。所以你必須好好檢查。好好檢查自己。別把矛頭指向別人。首先,要反省自己,檢查自己的一切,而不是檢查別人。

如果你想知道,佛教僧團的戒律、規則之一,就是他們會問你,比方說,你是否是同性戀者。因為如果你是,你就不能在佛陀的時代和佛陀的帶領下加入這個僧團。如今,在現代,情況依然如此。他們仍有這種戒律。不是因為佛陀有歧視,而是情況不方便。若一個男眾,比如同性戀者,跟其他真正的平常的男出家眾睡在一起,那就可能會有麻煩。僅此而已。む…め

 

你看,在佛教裡,出家人的身分是比較明確的,出家之道非常清晰,出家的規則也非常實用。這不僅是因為當你和出家男女眾在一起時,你不應該是不同性別的人,也因為假如你已經出家了,受到承認與尊重,當你出去傳教時,你可能必須與其他人往來,例如,在家信徒與孩童。人們必須知道你的性別是什麼,否則,可能會帶來大麻煩,就像在其他一些宗教團體中一樣。如今你對此非常了解。受害者人數成千上萬,其中大部分是兒童。

 

所以,佛陀在他的時代就已經非常明智了。當那些問題還不太公開,沒有被公開承認或公開發生時,佛陀就已經知道了。所以,他確實是一位非常明智的領袖,也是一位真正保護眾生的靈性導師,他甚至沒有讓比丘尼們一起留在僧團中。

 

本來,佛陀並不想收任何女眾進入僧團,但因為第一位請求出家的女眾是他的母親,我是說繼母,以及佛陀的首要侍者阿難曾向佛陀說過一些懇求的話。於是,佛陀只好收她出家,但有一個條件,就是她不能和比丘們住在一起。她必須住在另一個地方。此外,如果她看到任何比丘,她都必須向他們頂禮膜拜,這樣她就不會有任何錯誤的想法。

 

並不是因為佛陀看不起女眾。不,不是的。有一次,佛陀在外面某處看到一大堆枯骨,他們告訴佛陀那是婦女的骨頭堆,因為婦女每個月都要失血,必須生孩子,並為照顧家庭付出了很多。這就是為什麼婦女死後,她們的骨頭是黑色的,不像男眾—男眾的骨頭是白色的。佛陀哭得十分傷心。

 

因此,佛陀對一切眾生都有慈悲心:對男眾、女眾,和對動物族人都一樣,因為他在他的時代也幫助過一些動物族人。那則故事很長,所以這足以說明佛陀對動物族人也有慈悲心—就像主耶穌也有一樣,在他講述拯救羊族人的比喻時,便足以說明。如果你願意,可以自己搜尋並閱讀這些故事。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也曾責備他的一位弟子在沙漠旅行時沒有照顧好駱駝族人。

 

所以,所有的明師,真正的明師,內邊都有上帝的力量;他們是如此謙卑,甚至在其他人都把動物族人視為隨時可以殺死和吃掉的對象時,都還會照顧動物族人。明師們從來不會那樣對待任何眾生。那麼,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所以吃純素其實就是跟隨明師的腳步—追隨你如此崇敬、如此崇拜、如此祈禱、如此敬愛的明師。跟隨他們的腳步。這就是你所要做的。要善良、慈悲、憐憫、充滿愛心且善待所有眾生。

 

所以你看,在佛教裡,要想成為出家人,就必須真正了解二百五十條訓誡,也就是二百五十條戒律,如果你想出家的話。所以在申請之前,先檢查一下自己是否可以。任何宗教派別或團體中有男女出家人都是好事,但你必須真正成為高貴和純潔的典範。如果你認為自己做不到,那就待在家裡吧。盡你的職責,幫助你周圍的社區,幫助動物族人,盡你所能幫助世界。這樣也是一個很好的修行者。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出家。

 

萬一你已經出家了,並且意識到自己因為性別而不適合那個群體,比方說這樣—重要的是你的性別—那麼你只需請求允許你離開,像普通人一般生活。只要敞開心扉,走出來。不必隱藏自己的性別認同。這沒什麼好羞恥的。每個人生來都是不同的。這是你成為一個正常人,我意思是,成為一個普通的男人或女人的進化的階段,或者是個不同的男人和不同的女人。

 

性別有很多類別,並非只有雙性戀或男同性戀,還有無性戀和其他各種類型。我最近才知道原來不只兩三種。所以不用擔心,這是你存在的進化階段。接受它,但繼續修行,在這一生中,為自己、為家人、為家族、為世界,盡可能達到最高的開悟。無論是誰,我祝你們一切順利。愛你們,上帝保佑!

 

好了。所有我愛的人,所有上帝的摯愛,所有諸佛珍愛的眾生,佛的意思是聖人和賢者。天哪。我甚至必須把梵文翻譯成英文,好讓你們知道我在說誰。不然的話,基督徒和穆斯林會認為我不是他們的人,如果我只提到佛的話。而所有佛教徒都會認為我是反佛教的,如果我只提到聖人、賢者或明師的話。請知曉,他們都是一樣的。只是語言不同而已。

 

「佛陀」的意思是開悟者、長老,意思是值得教導你的人。佛陀有十個尊號,其中之一就是「開悟者」或「世尊」。當然,完全開悟的明師也是世尊—所以就是這樣。明師、佛是相同的稱謂,相同的尊崇。菩薩是聖人和賢者。一樣—意思一樣,只是語言發音不同而已。「佛陀」是梵文名稱,指完全開悟的明師。「菩薩」是指開悟的聖人和賢者,尚未完全成佛—幾近成佛。現在我希望我們都清楚了。聖人和賢者幾乎已經達到明師的等級,或是幾乎已經回到明師的家或高等天堂。於是他們也被稱為菩薩。

 

所以我希望你們時時都能將菩薩、佛、聖人、賢者、明師和全能的上帝銘記於心。只要能記得,就請記住他們,這樣你就會得到保護。請記得全能的上帝。如果沒有,那就記得你最喜愛的佛,或是你崇拜的聖人、賢者或明師—那些離我們這個世紀較近的,而非太久以前就去了天堂的,那樣的話,也許他們就不再有多少力量或能量與我們的世界連結了。請記住上述這些話。

 

願全能的上帝和所有的聖人、賢者、菩薩、明師與諸佛,都能記得你的困境,記得你在這世間的苦難處境,並幫助你,保護你,加持你,提昇你回到你應得的、榮耀的天家,回到你原本的聖所。阿們。

 

請像他們愛你一樣愛他們。好吧,至少試看看。當然,我們永遠無法像全能的上帝、諸佛、菩薩、聖人、賢者和明師愛我們一樣愛他們—不過當我們達到他們的境界,我們就能。現在就試試看,祈禱,試著去愛。要記得他們,帶著甜蜜,帶著愛,帶著認識他們和認識自己的渴望—那麼總有一天你會達到。而且要記得彼此相愛,並愛其他眾生,一如你愛自己的子女和你自己一樣。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動物族人、樹木、植物、石頭,甚至沙灘上的沙子。總有一天你會了解的。

 

而且你知道,我總是告訴你真相。告訴你謊話對我有何好處?即使告訴你真相,你也未必相信。對你說謊又有什麼用呢?反正你的靈魂會了解什麼是真相,什麼是謊言,而且如果我為了一己私利或任何世俗目的,而對你說謊、欺騙你,我會在地獄受到懲罰。上帝知道這一點。

 

再見了。如果一切順利,那麼從今天起一個禮拜左右,你們就能聽到我的訊息了。如果沒有,那就好好照顧自己。記住上帝,記住一切諸佛、明師、菩薩。祈禱,好嗎?

 

我愛你們。我愛你們所有人,無論是所謂的徒弟還是非徒弟。願上帝和一切諸佛、菩薩、明師、聖人和賢者滿滿加持你們。阿們。




  發表文章   回覆原文  引用原文   精華區  
回 應 文 章
共 0 筆 第 1 頁/共 1 頁   << 上一頁下一頁 >>

    下一篇:吳哲仁氣功少林武術YT教學武步拳 &nbsp;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4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