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寒荻 的專欄 / 《當代蔬食名人堂》有情人的心靈捕手──張學友

寒荻 的專欄

《當代蔬食名人堂》有情人的心靈捕手──張學友
2010/06/03
點閱率:7,728

張學友的誠懇對待,讓羅美薇甘願做為穩定的港灣。她知道丈夫不會迷失於名利之海,會永遠記得最初四目交接時的悸動,不論出航多久多遠,都會帶著熱切的心回返,全心全意呵護著妻女。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刻意安排的。一九九三年夏秋之際的黃昏,就在我終於拔出慧劍,斬斷痛苦糾葛多年的初戀情絲,卻又像個行屍走肉晃盪於熱鬧街頭時,耳際突然傳來一首之前沒聽過的歌曲,那唱腔那歌詞,像是遭逢「情感大地震」之後的吶喊──

前塵往事成雲煙,消散在彼此眼前,

就連說過了再見,也看不見你有些哀怨。

給我的一切,你不過是在敷衍,

你笑得越無邪,我就會愛你愛得更狂野。

總在剎那間,有一些了解,

說過的話不可能會實現。

就在一轉眼,發現你的臉,

已經陌生不會再像從前。

我的世界開始下雪!

冷得讓我無法多愛一天。

冷得連隱藏的遺憾,都那麼的明顯。

我和你吻別,在無人的街,

讓風痴笑我不能拒絕。

我和你吻別,在狂亂的夜,

我的心,等著迎接傷悲。

真是淒慘落魄的傷歌,愣愣聽完後,原本還強自對著一路剛亮起的霓虹燈傻笑的我,竟失控的逃進地下道,蜷縮在一隅痛哭一場。哭完後,擦了擦眼淚、吸了吸鼻子,心裡猛然升起一股無名火、一段OS:「張學友,你給我記住,竟敢害本姑娘失去逛街時應有的優雅!」然後,一路「衝!衝!衝!」直搗播放歌曲的唱片行,揪出罪魁禍首──《吻別》。

   接下來數也數不清的日子,刻意一次又一次依序聽著《情網》、《等你等到我心痛》、《吻別》與《祝福》,在張學友的悲情渲染下走完情傷四部曲──無奈、心碎、覺醒、釋懷。直到終於發現自己可以活得比過往開朗,且感謝情傷。如此的經驗,許多人都有,在當時、現在、未來,只要他的歌聲永續存在。

  不騙你,張學友的真實身份不只是歌神,他還是….老天爺為天下有情人派來的心靈捕手。

戰勝自己 叱吒歌壇

  一九六一年七月十日,張學友出生於香港。唱歌,似乎是他與生俱來的本領;少年時期曾與友人組織樂隊參加校內的歌唱比賽,琢磨出獨特的唱腔。高中畢業後,曾先後任職於香港「貿易發展局」和「國泰航空公司」。但小職員的單調生活令他感到失落。他一直嚮往英國搖滾歌手艾爾頓強(Elton John)能寫能彈能唱的音樂才情,工作之餘,不斷在音樂上自我惕厲,只期待勇闖歌壇的時機來臨。

一九八四年,香港舉辦「全港十八區業餘歌唱大賽」,他以一曲《大地恩情》打敗一萬多名參賽者,奪得冠軍。當時,寶麗金唱片公司二話不說的與他簽約,為他製作第一張個人專輯,推出不久即熱賣二萬張。當時許多知名樂評都預言他是「天王的接班人」。 

緊接著,愛神丘比特的箭也射中了他。一天,在為第二部影片《癡心的我》拍攝造型時,導演突然下令張學友與羅美薇站在一起「互相望一眼」,誰知,這一望,竟望出「小鹿在心裡亂跳」!那一刻起,張學友和小他四歲的羅美薇都明白,生命中的另一個半圓已經出現;他們很快的相知相愛。任誰都羨慕張學友一出道就事業愛情兩得意。

  但他其實是「時不我予」啊。話說,八○年代中期的香港歌壇,正是譚詠麟和張國榮均分天下的時代──他們狠狠盤踞了歌曲排行榜,幾乎不留給其他歌手闖蕩的空間。不多久,張學友的火紅成為「曇花一現」,不但唱片銷售量每況愈下,也被媒體批為「票房毒藥」。

   張學友頓覺烏雲罩頂,開始酗酒澆愁。盡管善解人意的羅美薇不斷的給與安慰、鼓勵,仍難以將他從酒瓶與情緒的低谷中拉拔出來;他們開始一見面就爭吵,吵多了就更傷感情。張學友索性變本加厲,流連夜店、到處惹是生非,甚至在某次活動中遭來噓聲四起,狼狽至極…。

一九八八年四月,身心俱疲的羅美薇斷然求去,他才終於清醒,並暗自對著愛人的背影吶喊──別走!我改!

不愧是張學友,能以魔鬼般的毅力戒酒戒消沉,半年後便挽回了羅美薇,也贏得事業夥伴的器重。張學友曾說:「在最潦倒的時候,我看到了美薇對我的真愛!」 

從此,他的奮發有目共睹。一九九一年,張學友以一首《每天愛你多一些》橫掃各大排行榜,揭開雄霸香港樂壇的序幕。一九九三年,淒美絕倫的《吻別》更在全球創下銷售四百萬張奇蹟,並獲得臺灣「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張學友熱潮」從香港席捲臺灣及中國,成為華人心目中的「歌神」。 

廣角看婚姻

  一九九六年二月,在事業如日中天之際,張學友挽著羅美薇的手步入結婚禮堂,為十餘年的愛情長跑許下最真誠的諾言。然而,真正的考驗才剛起步。

  身為「歌神」,張學友不能完全屬於家庭,他更是廣大歌迷情感上或精神上的寄託;若堂而皇之的夫唱婦隨,只怕會造成事業上的阻礙與某些不理性歌迷的自我傷害。關於這一點,夫妻倆都明白,因此,羅美薇從此淡出演藝圈,盡可能的保持低調。大部份時候,她調適的相當好──雖然那種明明存在、卻得隨時隱遁的角色,其實很不容易扮演。

  如尋常夫妻一樣,他們也時有摩擦。聚少離多或許造成溝通不良,但爭執的癥結往往在於對事情的「看法與做法都不很相同」。但既然走過風風雨雨才得以相守,張學友便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也要珍惜老婆。他學會以廣角鏡看待婚姻:「為什麼會爭執、生氣?就是因為希望對方變成自己所想要的那樣。與其要花很多時間去找一個那樣的人,不如花些時間去互相遷就,互相體諒對方,這就是我的理論。」

尤其當孩子出世後,他更用心經營夫妻間與親子間的關係,絲毫也不肯馬虎。「我準備以一生的時間去學習,如何做一對最美滿的夫妻,也希望將這種相處之道告訴女兒。」

  也就是如此誠懇的對待,讓羅美薇甘願做為穩定的港灣。她知道丈夫不會迷失於名利之海,會永遠記得最初四目交接時的悸動,不論出航多久多遠,都會帶著熱切的心回返,全心全意呵護著妻女。

  二○○五年三月中旬﹐張學友喜獲第二個千金;同時,在香港最近的兩項調查中,獲選為父親和子女心目中的模範爸爸。對於如此之表揚,他深感受寵若驚,認為自己只是盡了做父親的責任罷了。

  在全球「家變率」普遍升高的今日,看似平凡的「張學友婚姻經」,其實值得急起直追。羨慕「歌神」的幸福嗎?套句他的感想:「家庭的幸福並不是必然的,而是需要用心經營。」嗯,沒錯,繁忙如他都可以;各位叔伯姨嬸兄弟姐妹,大家,更應快快各自努力。

修身近佛  棄肉從素

  一九九三年,在法國巡迴表演時,張學友收到歌迷贈送的《六祖壇經》,看了後受到很大的啟發,從此對佛經產生了興趣。但自覺在行為上並沒有很符合佛法中的戒律,所以一直不敢以佛教徒自居。

   他相信因果,相信「如果把現在做好,以後得到的豐收,可能就是現在種下的」;而「一切的結果,是從想法開始,所以我很注意自己的身口意。」基於這樣的認知,張學友很樂於從善如流;當一個好觀念流進他的生命時,他會適時的抓住,並積極的落實於日常生活中。或許,這可以解釋何以這一兩年來,他在飲食上發生如此巨大的扭轉──他成為意志堅定的素食主義者了。

  二○○四年初,當某電子媒體以享受美食為題,問何以少見他大快朵頤?他表示:「現在仍在努力事業,不應如此快去享受人生,多幹幾年,才去嘗盡美食也不遲。」還列舉幾道自己喜歡吃的上海菜,並提起自幼與紅燒肉無緣,一吃就會無緣無故生起病來。然後,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宣佈棄肉從素了。

   原本,他對佛法中的護生概念與戒律便多有認同,但卻沒有拿出決心去身體力行。但妻子懷了第二胎所帶給他的驚喜與感動,激勵他發願吃素以保佑孩子平安降世。那段等待的日子堙A他摒除任何不必要的宣傳活動,守在妻子身旁,讓自己盡量放空,然後默默祈禱、虔誠茹素。如此過了半年,便覺素食對他而言已是自然而然、完全不需要掙扎的事。

此後,倘若有人問起長期素食的感受,他會充滿成就感的宣傳吃素的好處:「流汗不會臭、精神清爽、皮膚也變好了。只要再配合運動,身體狀況會更不錯。」但基本上,他尊重人們選擇飲食的自由,所以不會主動規勸他人吃素。

  雖是素食主義新鮮人,但順利通過頭半年「饞嘴危險期」考驗的張學友,已打定主意要「過長期茹素的生活,讓身心走上有開創性的、可持續性發展的環保道路。」如今他對山珍海味已能視若無睹,毫不留戀,甚至不太能接受素雞、素鴨、素啤酒等「彷葷食」食品,認為既已決定吃素,就應放不下對葷食的遐想。

誓做歌壇常青樹

  一九九七年,由張學友扮演男主角的音樂劇《雪狼湖》為華人世界帶來一陣狂喜。一連在香港上演四十二場,且場場爆滿。之後,不論是在北京公演或在南京亮相,同樣喝采滿堂;而在二○○五年末的台灣,也同樣颳起《雪狼湖》旋風。出道至今,已悠悠走過二十餘年,張學友的演藝生涯,可說是松柏常青。

  近年來,因長期為鼻病所苦,媒體一度喧嚷他即將退出歌壇;但他對香港記者聲明的一段話,卻明白表露樂在歌唱的心跡:「我不清楚自己是否會越來越低調,不過,我有另一個理想,就是一直唱到七十歲,我是不會淡出的!」

  特喜歡張學友!喜歡他的唱作、演戲及所展現出來的君子風采──風光卻不驕矜。如今他走向淡泊自在的蔬食道路,又是一件令人心曠神怡的事也!

上海風素食餐

  張學友加入素食者的行列才沒多久,對素食的涉獵還不多。知道他向來喜歡上海風味的飲食,然而傳統的上海菜多魚多肉多油多調味,似乎不怎麼合乎歌神現在對養生與護生的訴求…..。呵呵,有了!那麼就以「上海菜飯」為他變革出好料吧!

 


素味上海菜飯(四人份)

 

材料:

白米……………………2杯

花生……………………適量

青江菜…………………4把(多放些無妨)

黑豆豉…………………1大匙

榨菜絲(川燙過)……適量
 

 

調味料:

紅糟醬…………………1小匙

植物油…………………2大匙

清水……………………1/2杯

 

作法:

1、炒鍋內放入植物油,油溫升高後,放入黑豆豉、榨菜絲,略為炒熱。

2、將前述炒好材料倒入電鍋,再放入洗淨的白米、紅糟醬,加入清水,攪勻後按下開關。

3、趁鍋內水分略乾,且香味溢出時,打開電鍋以勺子上下翻攪內容物。若鹹味、色澤不夠,可再加鹽與油。再蓋上鍋蓋,繼續燜煮。

4、等到電鍋開關自動跳起後,再燜三、五分鐘。

5、青江菜川燙後剁碎。

6、開動前,拌入青江菜碎、灑上花生即可。


小祕訣:在第一道手續時放入適量地瓜進去,便融有臺灣味。滋味好!

 

 




作者》 寒荻

以「宣揚尊重生命的理念」為職志的作家,曾在「台北廣播電台」擔任長駐來賓兩年,講述蔬食名人的成長故事。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0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