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謝美麗 的專欄 / 美麗的日子

謝美麗 的專欄

美麗的日子
2011/09/16
點閱率:4,752

為什麼要來農場打工呢?

記得那是半年前的一次聯誼晚宴,我一臉天真地跟坐在我對面的女生談着我的夢想。

「我想到郊外開一個小農場,擠擠牛奶,過簡單的生活。」

女生笑了。不知道那代表支持,還是不以為然。半年來,一直抱着這個小小的幻想。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我終於踏足了臺中石岡,在美麗的有機農場生活。

四點鐘的東勢,天空開始下着沉鬱已久的午後雷陣雨。

一架二人座的藍色貨車開了過來。走出來一位銀黑短髮、五十來歲的叔叔。他穿着被泥黃染了一條條斜紋的紫色T裇,看起來這戰衣已經伴了他好幾個秋收和夏曬。個子跟我差不多高,可是更健碩,沒半點多餘的脂肪。背有一小點駝,可能是長期屈身割草收採而造成的記號。他是張叔叔,美麗阿姨的丈夫。

「叔叔你好!我叫阿比!」

「你好。我們回家!」

在車上面,叔叔為我講解臺灣的氣候,我第一次見識到農人的智慧。兩個人的第一次見面,也沒有什麼客套話,就是很舒服的聊著。

終於到了美麗家,四隻活躍的狗狗非常熱情地向我不住吠叫。「拜託借過喔!不要咬我!」我非常恭敬,希望狗狗會感受到我的善良。沒想到接下來的十幾天,我愛上了跟狗狗玩,更會每天替牠們做獨門的指壓按摩。老狗布蘭妮還會輕輕的舔我一口,很善解人意。

希望體驗務農,看看那是不是如自己一直響往的淳樸生活。下午四點半,我到了。阿姨在編藤籃,志工們在聊天。阿姨問我為何想要來農家,我說就想生活簡單一點,不用處理太多人際關係。

我當初也有這個想法,但務農還是要與很多人接觸啊!」阿姨說。

每天都在搞氣氛
 
 
或許生活沒有理想中的烏托邦。接下來的日子跟阿姨講了許多心裡的困惑,她教會我:有困難,要自己解決,想辦法解決,不要依賴人,也不要逃避
 
第八天的下午,是一眾志工們期待而久的午後雷陣雨,大家都可以偷偷懶、不用工作。志工們都趴在床上睡個午覺,享受懶洋洋的下午。我和阿姨坐在客廳中聊天。
 
我問阿姨,會不會擔心女兒在外危險,會不會想要留她們在身邊?
 
「擔心就教她們分辨善惡啊!總不能一輩子留她們在身邊。兒女要讓她們出去走,不要做溫室的小花。」
 
談到WWOOF(編按),父母很怕自己危險被騙。
 
「爸爸、媽媽怕你被騙,我們的村民都問我怕不怕被搶。這擔心是雙向的。」
 
她還告訴我,男子漢要勇敢,也要有能力
 
如果想要賭氣,也要有本事。不只是要辦得到,還要辦得更好。」她說。
 
喝咖啡的悠閒時光
 
 
美麗家有好多書本,其中有一部分關於旅行。有一個作者提到,人在外地會發現自己許多不同的潛能,比方說,畫畫、唱歌、社交等。我在美麗家也重新發現了那一個收藏許久的自己。在飯後的聊天,雖然我話未必很多,但總能帶給大家一點笑聲,表現那個滿有表演慾的自己。得到大家的欣賞,其實我也很樂意賣力的搞笑。晚上的時候,跟三位來自馬來西亞的藝術人討教畫畫,然後對着大家的照片素描,算是完了小時候當畫家的小夢想。
 
 
在臺灣第十六天的下午,客廳,我跟阿姨在聊天。
 
她說務農是單純的快樂,我聽著她的故事,也是單純的感動。十年的努力才辦得成有機農場,讓美麗開花結果。當中的堅毅,強大得讓任何一個人都敬佩。
 
農業是高風險、沒保障的行業。一年的心血,搞不好一個颱風或蟲害就被沒收了!心裡的痛還不要緊,明天就忘了;倒是肚子最誠實,沒收成等於沒飯吃。這是農民辦有機要面對的問題──理想與現實的掙扎。十年的努力,告訴我任何事都得苦幹,沒有一天的成功即使是美麗的夢想,也需得經過刻苦的經營才能成事
 
「現實與理想掙扎的時候,就想想初心。」她告訴我。
 
「什麼是初心?」我問。
 
「就是當初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不然你只會跟着別人走。」
 
在這裡不只務農,還上了很多節人生課。
 
七夕情人節──情人木橋
 
 
我不願意跟著別人走,我想走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回港以後,我一直在沉醉於悠閒生活的幻想,今日終於明白還是要為現實而努力,不然將來更沒資格跟別人談夢想
 
晚飯的時光
 
 
談談務農。
 
第二天便投入工作,阿姨教我們拿割草機,高速轉動的膠條唏哩吧啦地,很快便可以夷平一小片草地。我拿著割草機,也模仿著阿姨帥氣的樣子唏哩吧啦地割起來。農夫真的是很了不起的職業,在日光曝晒的田園裡工作,汗一滴一滴下。我想起小時候念的一首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這趟才真正親身體驗過當中的辛苦。
 
「咔啦!」
 
水不停的噴出來,我打爆了用來灌溉的水管。
 
「放輕鬆,我昨天也打爆了一條。」來自馬來西亞的志工CK說。
 
他們三個志工便很熱心的替我收拾爛攤子,抵受著噴水的激射,用膠條把益力多樽(編按:益力多樽,意思近似於臺灣人熟知的「養樂多瓶」)大小的缺口補起來。
 
ck在替我修補水喉
出發去東勢果園努力工作
 
 
第十七天
 
這是大家工作的最後一天。我們替準備全情投入務農的香港志工小兜開墾一塊荒廢十餘年的土地。
 
那裡的芋頭葉長得像西遊記裡鐵扇公主拿着的芭蕉扇一樣大。小樹也有二層樓高,野草及腰,還有許多攀藤植物糾纏着。我們五個志工,拿著長斧和長鎌刀,一下一下地在這片有一個籃球場大小的草地拓荒。狗狗小黑和布蘭妮也一起下來打氣、湊熱鬧。
 
我們用樽裝水長短的小鋸刀來來回回的把幾棵大樹砍下,完成的一刻我們一起歡呼,拍照留念。那就是務農的單純快樂!
 
超大的芋頭葉
我們砍下了一棵大樹
 
 
第十八天
 
昨天砍樹後還有一段小插曲。有志工的手指給鎌刀割傷了,我們騎單車去買消毒用品,而我也在高速下坡之際重重地跌了一跤,兩個膝蓋擦損了一大片。
 
我把捲著的長褲放下,讓大家看不見我腿上的傷勢。我感覺有點發熱,很累,迷迷糊糊就睡著了。第二天,阿姨看到我腿上的傷勢,就「哎唷」地叫了一聲,把我摟在懷裡,我覺得自己好像她的兒子一樣。
 
真的很感謝你的照顧。
 
 
我常覺得我的生命得到不多,今日看回頭,原來我得到很多、很多。
 
感謝緣分讓我遇到阿姨一家以及幾位志工。這趟旅行不只是農家生活的體驗,更是一趟成長之旅。
 
 
香港阿比(1.8.2011 ─ 18.8.2011)
[編按:英制誌曆為日期在前,月份居中,年排後(Date/Month/Year)]
 
 
編按:
 
WWOOF(World 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的縮寫)是一種協助有機農場生產有機作物為目標的國際性組織,起源於70年代的英國,目前已經有數十個國家申請加入。WWOOF組織是協助一般民眾到農場做義工,體驗有機栽培技巧,以及感受農場的生活。其運作方式是民眾提供短暫勞力,每天工作4∼6個小時,並由農場主人提供食宿,在互相信任、經驗交流的原則下,一起完成有機栽培,其中完全沒有金錢交易的行為,即農場主人不用付酬勞給志工。
 
更多介紹詳見:WWOOF Taiwan



作者》 謝美麗

從事有機生產已有18年之久,從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頭栽入有機的天地裡,跌跌撞撞一路走來,雖然經過許多挫折但是始終如一,堅持要給自己、地球一個乾淨空間,所以堅持在挫折中找生機。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4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