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傾聽自己內心的呼喚

李偉文 的專欄

傾聽自己內心的呼喚
2017/03/31
點閱率:78

有一次在某個親子讀書會堣雯苤u鯨騎士」這部電影,影片演沒有多久,就聽到此起彼落的啜泣聲,燈亮了之後,看到好幾位媽媽眼睛紅紅的,不過我看看十位多小朋友大部份都還在讀小學三、四年級左右,就有點擔心他們是不是看得懂?等一下他們能夠提出好問題來討論嗎?

分組要孩子們先討論想一些問題,然後我再將那些紙條收回,再來依他們所提的問題為基礎,與孩子們互相分享與討論。結果孩子表現得非常好,令那些家長們非常驚訝與感動,也覺得孩子們的表現比我們想像中成熟。

這部電影是描述一個女孩子如何回應自己內心的召喚,融合了神話與詩意的拍攝手法,但是內容探討了性別、兩代溝通、文化傳承,還有原住民等議題,當然也可以算是女性電影,因為影片中小女孩始終努力對抗傳統的重男輕女觀念,當然,這也可以是一部家庭親情電影,描述一個不被長輩認可的孩子,如何不斷努力爭取認同與接受的故事。

鯨騎士是紐西蘭東岸毛利人的傳說,他們認為祖先Paikea派凱亞千年以前,從遙遠的北方划著獨木舟到紐西蘭,途中獨木舟翻覆,鯨魚救了他,派凱亞騎在鯨背上而來,這個冒險犯難的神話傳說,是毛利人的精神象徵。一代又一代的毛利人都自認為是派凱亞的後代,並且世代都由長子繼承酋長的位置。

傳到柯洛酋長後,他非常憂心部落與傳統文化逐漸的凋零,再加上兒子沒有興趣繼承酋長,於是他把希望寄託在即將出生的孫子身上,結果產下龍鳳雙胞胎,男嬰夭折,媳婦難產而死,只留下女嬰,柯洛情急之下,要兒子「重新開始」,再娶親幫部落生下繼承人,兒子憤怒父親對媳婦與孫女不聞不問,於是將女孩依他們的祖先取同樣的名字後,就離開紐西蘭,遠赴歐洲。

這個一出生就不被祝福的孩子,甚至祖父認為她的誕生帶來不幸,甚至造成部落血脈的中斷,可是小派凱亞非常敬愛祖父,也努力學習部落的文化。

當柯洛酋長對兒子完全死心之後,只好召集部落塈Y將成年的孩子集中訓練,希望從中挑選出酋長的繼承人,小派很想跟著訓練,但是始終被祖父排斥,驅趕,認為女人不准接觸這些屬於男人的器物,但是小派還是偷偷的學,並且學得比所有男孩子還好。

柯洛酋長對那些男孩最後的考驗是將酋長掛的信物,一顆巨大的鯨齒飾物丟到大海中,要那些男孩們下去找,誰找到誰就繼承酋長。結果沒有一個男孩通過這個考驗,而鯨齒也失落在大海中。柯洛極度失望之下封閉自己,臥床不出,小派不忍祖父的失望,請叔叔載她到外海,居然被她找到這個信物。半夜,柯洛傷心之餘,以古老語言吟唱祈望祖靈的協助。小派聽到了,也想幫祖父祈願,結果海堛瘧H魚聽到她的召喚,游上沙灘擱淺。酋長與族人不管怎麼搶救之下,鯨魚還是紋風不動,小派與鯨魚心靈相通,也回應了祖靈,騎上鯨魚,帶領所有的鯨魚離開海灘,向祖父以及所有的族人確定了她的天命,最後以女生身分繼承了酋長。

小朋友提出很多很好的問題,包括:「為什麼其他男孩不適任,其他的族人也不在乎文化傳承,只有小派那麼在意?」「為什麼他們原住民的文化會沒落?」「為什麼他們那麼重男輕女啊?」「為什麼小派可以召喚鯨魚?」

我想利用這部電影想跟孩子介紹原住民文化,以及原住民與大自然那種密切的情感與關係,當然,也可以順便講一下男女平權的議題。

我跟孩子們解釋,現在的都市物質文明與原住民文化兩者並沒有什麼高低優劣之分,可以看做彼此是不同類型的發展,就像我們不能拿鯊魚跟獅子比誰比較厲害一樣,甚至站在文明永續的角度來看,原住民的文化遠遠超過我們呢?因為原住民文化那種與土地及自然同為一體的血脈相連感,與現代物質科技文明的發展路徑大為不同。部落整體生存的生命共同體,衍生出凡事分享,打獵耕作都是以部落為單位,同時也不需要法律,而是用部落文化與傳統來維繫著族群的和諧。

也由於生活與土地密切相關,因此原住民看待自然資源也以永續利用的角度,只取所需,不會過度耗損。

同時,我也特別提到,男生與女生以整體來說,先天上是不太一樣的,這種不一樣也跟鯊魚和獅子一樣,是不能比高下的,但是以個別的某個男生或女生來說,是可以突破性別的限制,就像小派在針對傳統文化的技能與知識方式,比所有的男生都厲害。

其實幾乎所有人類古老的部落都是母系社會,大家一律平等而自由,男生打獵,女生採集蔬果植物,整個部落共同決議,甚至沒有固定的一夫一妻,因此也形成「只知有母不知有父」的母系社會。直到從採集狩獵進入到畜牧農耕,主要的食物來源由男性掌控,私有制與階級形成後,才有了今天以父權為主的社會,相對於幾十萬年的母系社會,父權社會才不到幾千年,算是很短的,現在這個時代,全世界又走向男女平權,不管什麼工作與職務,男生可以做的,女生也可以做。

這時有個小男生問說:「影片最後小派接酋長的典禮,整個部落的人一起進行大船下水的典禮,去年我跟爸爸媽媽到蘭嶼看到達悟族進行的儀式好像喔!」

我讚賞地回應:「沒錯!你觀察得很仔細,有許多人類學家就曾經發表過研究報告,推論那些南太平洋小島的原住民,最早都是從台灣的原住民漂洋過海移過去的,換句話說,台灣的原住民或許是他們的祖先呢,因此有些傳統儀式很像。」

最後我提到鯨魚為什麼會聽到小派的召喚,以及小派為什麼比部落堥銗L男孩都厲害,這是因為繼承整個部落的傳統文化從小就是小派的使命,這些能力是她的天賦,也可以說是她與生俱來必須完成的「天職」。

每個人來這世間,應該有各自要完成的人生課題與生命意義價值的追求,這就是所謂「天職」或「上天給的使命」,當然也有許多人年紀很大也還沒有發現什麼是自己的天賦與天職,不過,只要我們肯聽從自己內在的聲音,不隨波逐流,不趨附流行,不在意別人的批評與閒言閒語,慢慢地就會找到自己喜歡做,也做得不錯,也可以幫助別人的事情了!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7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