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孤獨與自我認同的追尋-「與狼共舞」

李偉文 的專欄

孤獨與自我認同的追尋-「與狼共舞」
2017/11/25
點閱率:454

拉開窗廉,關掉投影機,孩子們還坐在椅子上不發一語,大家都沈浸在這部像是史詩般的電影氛圍中,在靜默中整理自己的情緒。

表面上看來,這部由美國影星凱文科斯納自編,自導、自演的「與狼共舞」,是一部美國西部片,或是一部非典型的西部片,因為傳統的美國西部片大都是在醜化印地安人,塑造成野蠻殘酷的民族,「與狼共舞」卻能以一個自願前往美國邊境蠻荒駐防的軍官眼中,親眼目睹了印地安人的親切、善解人意,以及為了生存到處流浪的生活,同時也看到白人以征服者的姿態欺壓弱勢民族而產生對們我身份認同的困境。

不過,除了片中呈現的種族與文化問題之外,其實我還想與孩子討論「孤獨」與「合群」,「自我追尋與身份認同」這些比較大的生命課題。

靜默半嚮後,A寶首先發難:「為什麼主角會突然發瘋似的騎馬跑在兩軍對峙的戰場上,莫名其妙立了戰功之後卻又申請調到毫無人煙的地方一人獨自駐守?」

我回答說:「因為主角受傷後,差一點被軍醫鋸掉腿,他忍著劇痛逃出手術抬,當他看著周邊的戰場,以及這場戰役,忽然感覺到世界是荒謬的,一切都毫無意義,於是他狂亂到不顧生命危險衝到戰場中間,在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是孤獨,不屬於周遭的同伴與人群,於是當他活下來時,他就自我放逐到完全沒有人的地方。」

AB寶聽了之後,還是很困惑,我繼續舉例:「人生中總有某些時刻自己覺得別人都不了解自己,自己與整個世界都格格不入,只想自己靜一靜,希望想清楚自己到底是誰,換句有學問的話講,就是在追尋自我。不過,人畢竟是群居的動物,從生物演化過程來看,人自古以來必須在群體中才能生存下來,因此,主角在那片無人的荒野中盡情享受一個人獨處,自己與自己親蜜相處的日子後,還是會開始不安,於是他重新穿回代表舊有身份的軍服,舉著旗子,去尋找其他人。」

B寶感慨著:「人真是矛盾啊!既想要孤獨,又想要朋友!」

我擊節稱讚:「沒錯,有思想也追求自己存在意義的人類必須透過獨處,來面對永恆,這個浩瀚世界與無盡時間的永恆,在這永恆面前,體認到自我,我們可以說,一個恐懼獨處的人也是在逃避面對他的自我。可是很矛盾的,真實的生命意義卻又必須在人群中實踐與獲得真正的實現,因此合群也是必須的,一個不想跟其他人往來,不想跟這個社會,這個世界有任何關係的人,他的存在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各個不同民族的神話傳統中,也一直有英雄三部曲:英雄在群體中成長,然後離開獨自冒險,然後再返回故鄉,換句話說,人的一生或許就在反覆如此的循環-孤獨、找伴、融入族群、建立家庭、要求獨處、隔離自己、孤獨、找伴….」

AB寶兩人似懂非懂的聽著,我也沒有太多嘮叼,讓她們花一點時間去思索我剛才說的話,最後收拾好碗盤餐點,她們要去做功課前,A寶說:「主角原來的名字是約翰鄧巴,與狼共舞是印地安人第一次看到他時,他正在與兩隻野狼玩耍,印地安人覺得他很像在跟狼跳舞,就幫他取這個名字,其他的印地安人的名字也都是跟大自然有關,這怎麼跟我們參加荒野保護協會之後,每個人必須為自己重新命名,取一個跟自然有關的名字一樣呢?」

我笑著說:「你觀察得沒錯,每個加入荒野當志工的人,不管是大人或小孩,一定要為自己取一個自然名,這是我們跟原住民學習的,希望每個人因為自己的自然名,而重新找到自己與大自然互相連繫的點,也感受到自己內在與大自然可以互相呼應的素質。」

「哦!原來如此!」AB寶思緒重新投入課本中,也結束我們的家庭電影時間了!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