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把人當人的社會

蘇小歡 的專欄

把人當人的社會
2015/05/11
點閱率:2,882

各位朋友:

前些日陪一位年輕朋友到新竹某著名大學參加入學口試。我們已盡力提早,然而新竹交通很不理想,到校時尚剩五十分鐘。此生第一次來,做夢也沒想到,偌大一個「○理一館」,到處繞繞了好久,怎也找不到,只得一路找一路搖下車窗問路,停車六、七回問了六、七個人,但沒有一個說得出所以然,最後一個人只一直唸著:「很近、很近……」我急了,問她:「說精準些,究竟距離大概還要幾公尺?」

suiis專欄:把人當人的社會~suiis素易
(台南市總爺園區的洗手間標誌)
台灣的工程師,須提升人文素養,
不人文化,至少也要「人性化」

我們終究還是沒找到,眼看時間逼近,我只好先讓考生下車,跟他說:「應該就在附近,看看有別的考生聚攏的地方,跟著去,也許找得到。希望別跟到別的系的考場。」

接著我快速停好車,追著他小跑步,最後我到考場,只剩五分鐘,心差點要跳出來。

其實,那個校區並不大,不找路的話,開車我看不要三分鐘就到目的地了。

此校園安靜樸素,感覺不差,只是做好建築物的告示標誌,應該更佳。我還看到那個「○理一館」旁有個「○○社會大樓」,失聲笑了出來。此樓屁股對著馬路,中間隔著幽深的樹林草皮,雅靜是雅靜,但正面的樓牌名字正好背馬路而立,叫開車的人怎麼找?

這種現象,許多大學都存在。一棟棟建築林立,各自自成一個王國,一棟棟去找,滋味並不好受。標誌宜有不宜無,校園嘛,標誌小一點沒關係,做到「清晰、典雅」即可,且標誌的數目也可加以控制,就不會破壞景觀。

其實,一般大學門口應都有平面圖的告示,但停車下來看,不見得都很方便。平面圖告示,其實也不太理想,我的想法,應該至少要設全校模型,而且不能只有大門口一個。

高速公路的標示也一樣,且問題更嚴重。路牌應該是用來指引「不知道路的人」用的,而我常嘲笑我們高速公路的牌子,只是「讓知道路的人,用來確認自己沒走錯路」而已。不信此話的人,晚上從台北市政府開車走信義快由二高回新店試試看,小弟大概是特別愚駑,路剛通後曾走三次,連錯三次,都因錯而被逼得在木柵就下到平面來了。

高速公路的牌,問題很多。我最後受不了,用電郵寫信給一位主管單位的朋友,並且告訴他:「我是做過工程的,這是○○局○○組沒做好。做一條路百億千億都在花了,最後一步根本用不了多少錢,為什麼不把它做完美一些?」朋友立刻把我的信轉給局長,請他們解決。很快該局該組的答覆來了,我由衷感恩他們快速回信的工作態度,但其回答也讓我哭笑不得。

細節不說,這堨u說三點。

suiis專欄:把人當人的社會~suiis素易
(總爺園區)
台灣的工程師,要有審美素養,
畫圖的人沒有,至少審圖的人要有

第一,在美國高速公路開車,常可見到兩面甚至三面以上的「預告牌」,不但早早告知你下一個Exit(出口)的地名,還精準告訴你「距這個Exit尚有o o公尺」,讓用路人得以提早準備。而該組對我的回覆,其申辯理由之一的是:「以美國而言,他們只須標出英文,我們因同時要照顧到中英文,故字體沒辦法弄得太大,以至看不清。」我的天。我們不是看不清,綠牌的字我們都看得足夠清楚,我們是看不到足夠的「牌子」。台灣的預告牌,通常只有一面,如果遇到夜晚又逢大雨,如果遇到剛好旁邊一部大貨櫃車擋住視線,如果你和朋友正好在講話一時沒注意(注1),那你看到第二面牌時,都是已經立在匝道的分岔口的「正告牌」了,這時,車正高速,你勉強要換車道下交流道,那就拿命來換,不是有可能自己撞死就是有可能撞死別人,兩個都不是太好的事。(注1:哪一個人開車不會和坐在副駕駛位置的朋友講話?小馬哥小英姐來開,也會。另,台北市的高架道路,同樣也有這個問題。柯P要注意。)

第二,高速公路許多路口,是南北向都被同一引道帶上去,不少地方指出南北向的標示牌只於分岔口設立「正告牌」一面,如果你運氣不佳事先猜錯答案,北上該靠左你靠到右,那臨時要換車道,也是得拿命來換。(注2:只須設輔助牌預告即可解決。)

suiis專欄:把人當人的社會~suiis素易
(皇帝豆炒雪堿鶠F「蔬食好料理」,董氏基金出版。)
交通和食物一樣,都可以決定了你當天的心情

第三,以台北地區而言,二高接北市「環東大道」,是很重大的兩個高架系統的接口處,對從新店、木柵到台北北區如南港、內湖、大直的人很重要,但其轉接點的藍色小牌,說句不雅的話,真像小便大小一樣的一小巴掌,車速是高速,「看到」(幾乎)即代表「錯過」。該路剛通時我每次都錯,一錯就不曉得怎麼轉回來,在趕時間時,真會氣個半死。我問他們「為什麼這樣?」該局該組的人回說因環東系統歸台北市管,不歸他們管、不關他們的事。(注3)我的天,我心想:「接口處之前的五百公尺、一仟公尺,路明明是在你們手上,不是你們的事,是誰的事?台北市想設都沒這個權限咧。」我問道:「既是不管,那為何又有這面藍色小牌?」回答才好笑:「是因為很多人反應開錯路,才立了這個小牌。」這不結了?!答案就在問題堶情F不是「不該設或不能設」,而是「來反應的人不夠多、來頭不夠大、給的壓力不夠重而已!」設是一定能設的。(注3:真的只是事不關己而已。環東高架大道重要是重要,但可沒我○○局的事,我何必幫你們「宣傳」?而,果真連這個小牌都不設,那二高會有一個路口開天窗,只有下去的出口,不告知此去是何方。)

此事結果如何,我也無意在此多說。去弄這些,麻煩朋友,只是求台灣進步,做不到,我也一笑置之。台灣行政機構龐大且錯綜複雜,公僕也是難為。反正將來google語音帶路系統會很發達,這樣問題也算自然解決了。

suiis專欄:把人當人的社會~suiis素易
總爺園區雕花腳燈

台灣標示做得差,在許多地方都是一樣的。以北市火車站三鐵共構而言,常令人連最基本的,自己身處地下一樓或二樓或三樓都不知道。他們應該標示得更清楚,應該廣設立體模型才對;不只如此,也應該多多、善加利用顏色,比方每一層地下樓地面,統一成一種顏色(拜託,即使如此,也可以不要搞得太醜的),然後再以此為基礎,更進一步從中另立輔色來指示動線。

五、六十年前,台灣出過國的人是很稀有的,我聽一位在中油服務、出過國的長輩說過一件事。他說,他初到歐洲意大利,在意大利的火車站,你只要在剪票口剪完票,就只有一條通道會引你到你該上的火車,完全不用躭心坐錯車(想錯也錯不了) 。我心中很佩服。歐洲人畢竟很多地方比我們強,思考和我們不一樣。我長輩說的事,到現在台灣都做不到。

好的社會,是「把人當人的社會」。某個環保團體曾提出一個口號:「我是人,我不要……」令人看了莞爾。話雖白,也可以解釋成……有深一點的意思。

suiis專欄:把人當人的社會~suiis素易
春風快板

另說一事:詩人管管在五月一日到六月四日,於台北「黎畫廊」舉辦「春風快板」畫展。老詩人已過八十歲,創作不歇,而且跨領域搞畫展,值得敬佩。管老曾支持且參加敝平台活動,我們邀大家去欣賞他的大作。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suiis專欄:把人當人的社會~suiis素易
食用器皿裝箱,確可阻蟑螂

目前素食者,人若在外,要吃個早點豆漿,還真不方便。以舍下為例,附近方便到達的數家豆漿店,衛生條件都令人不敢領教(尤其一些店面較小者),就算勉強進去,也不想逗留太久。

我們只能嗟嘆,在美國或西歐,很難見到這種衛生水準的早餐店的。

舍下家人有時會太想吃素的鹹豆漿,我終而想到一個不得已的辦法,就是買好一個可鎖緊蓋子的上好不袗提鍋,買了放在車中趕緊就跑。

窮不一定是問題──就算當丐幫,儘量做個清潔一點的丐幫,也帥一點吧?哈。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歸藏山莊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1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