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搶不走的競爭力― 閱讀的力量2

李偉文 的專欄

搶不走的競爭力― 閱讀的力量2
2018/05/03
點閱率:541

最近天下文化出版了一本談閱讀的書,訪問了12個人,介紹了他們各自的閱讀經歷,並且鎖定在十二種不同能力的累積。

幾年前天下文化也企劃了從另一面的面向來談閱讀的力量,也就是改變生命的歷程。

的確,閱讀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生命,更是累積一個人能力最有效率的方法。這些年我到許多偏鄉演講時,特別會強調閱讀的重要,因為對於那些成長環境不佳,文化刺激不族的孩子來說,引領他們接觸書,透過閱讀是他們能超越環境限制的唯一力量。

後面附上特約編輯訪談我後,所寫的文章

處世力.......養成出入自如的人生觀

走進湯城牙醫診所,如果不去注意那一方小小招牌,一定會以為走進社區圖書館。從門口、玄關到候診室,甚至前往洗手間的通道,滿是書櫃、書牆,觸目所及都是書。漫畫、偵探小說、武俠小說、人文、自然、藝術、醫學、科學、雜誌、期刊,琳瑯滿目。

從這樣的空間擺設,就知道這家診所的主人一定極度愛書。

診所主人,是知名的親子作家李偉文。他對閱讀的喜愛,扎根的很早、很深。

李偉文念國小的年代,學校普遍資源不足,常常兩個班級輪流用一間教室,學生只上半天課。功課少、時間多,偏偏那個年代還沒有電玩、沒有網路,電視只有三台,白天還可以在野外玩,晚上根本沒什麼娛樂。再加上和姊姊、哥哥年紀有些差距,玩不起來,他常常感覺孤單。

「能做什麼呢?」李偉文笑著,說起自己找到的出口,「就是看課外書。」

只要是書,李偉文什麼都看。

不過他的家境普通,父母偶爾給的零用錢,他全拿到牯嶺街的舊書攤去買書,也只能買幾本,哪能滿足他的閱讀渴望?

班長的「家庭訪問」

 聰明的李偉文,想出一個好方法。

「小時候我當班長,那個年代班長很有權威。我跟同學說我要去他們家做家庭訪問,因為我的成績不錯,同學的爸媽都很歡迎我。我一到同學家,就把他們家的書分成兩邊,一邊是我讀過的,一邊是我沒讀過的,然後把沒讀過的借回家,一次借五本,還書時,請同學把書放到我看過的那一堆,再拿五本我沒讀過的借我。就這樣,幾個星期後我把一位同學家的書看完了,就換另一位同學家,」李偉文不諱言。

一天看五本書,數量相當可觀,同學家的書夠讀嗎?

李偉文幽默地說:「還好,國小每兩年就重新編班一次,所以,當班上同學家的書看完了,剛好又換了一批新同學。同學知道我愛看書,也會幫我介紹新朋友,如此一來,我借書對象就源源不絕。」

借書卡牽來終身幸福

自幼養成愛好閱讀的習慣,李偉文上了大學,自然而然成為圖書館的常客。

「我每天都跑圖書館好幾趟,如果哪一堂課不想上,上課前就先去借一本書,然後利用上課時間看完,下課後去還書。這樣借書還書,到最後跟圖書館的人都很熟了,他們說,你既然那麼愛看書,乾脆到圖書館當工讀生。所以我在圖書館當了三年的工讀生。」

李偉文就讀中山醫學院牙醫系,除了讀醫學院的專業書籍,圖書館中其他類別的書,李偉文也沒放過。在那個借書還書仍要填寫借書卡的年代,學校圖書館的借書卡上,幾乎張張都有「李偉文」三個字。

「在我之前,我太太也在圖書館工讀。她每次整理書都會在書卡上看到我的名字,覺得很好奇,怎麼有一個這麼瘋狂借書的人?」

李偉文和太太兩人因書而結識,情緣因書而起,攜手共結連理。

幾十年來,李偉文讀書的興趣不曾改變。對忙碌的現代人來說,能夠安靜下來好好讀一本書,是一種奢侈。對他來說,閱讀卻是每日不可或缺的享受。

李偉文身兼數職,既是牙醫師、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又是作家、金鼎獎評審……,朋友笑他是「最不務正業的牙醫」。但是即便事務再繁忙,他還是每天撥出五、六個小時來看書。

這麼長的時間,怎麼可能?聽到的人,都無比驚訝。

李偉文輕鬆解答,「基本上,我晚上回家後就不接電話。從回家到上床睡覺,至少有一、兩個小時看書;早上,五點多起床,十點看診,中間又有三、四個小時可以用。一個月下來,大概能看到五、六十本書。到診所後,趁著治療的空檔,我就看期刊。我的診所訂了二、三十種期刊,很多都是從創看號就開始訂。」

閱讀的兩種力量

 長期浸淫在書籍的領域中,李偉文感受到閱讀帶來兩種力量,這兩股力量卻是相反,一是入世、一是出世。

「閱讀帶領我們入世,讓我們敢於探觸新事物,不管面對任何領域,即使原本不懂,都可以透過閱讀而有所了解,也就不會畏懼接觸新事物,」李偉文解釋入世的雙重影響,「另外,閱讀讓我們的視野更廣闊、看事物更明晰,內心也更有自信、更篤定,而這樣的力量可以幫助別人。這是閱讀的入世力量。」

李偉文因為博覽群書,在接觸不同領域時,不會恐懼、排斥,反而以充滿好奇的心去探索、理解。這也是他一人身兼數職的動力和能力來源。

但是,凡是置身團體之中或處理眾人之事,必定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有時,自己的一腔熱情被誤解或澆冷水,心情難免沮喪。此刻,閱讀可以提供出世的力量。

面對挫折,處於困頓之境,李偉文會從閱讀中,找到脫離世俗紛擾的力量,「進入書的世界,會發現人世間這些紛紛擾擾,其實都不重要。人的生命微不足道,人的努力又極其有限,當下或許非常重要的人事物,一段時間後便如過眼雲煙,誰也記不得。如此一來,還計較什麼?我們可以用比較超然的態度來看待當下的挫折,安頓身心。」

融合了入世、出世兩股力量,李偉文建立了成熟的人生觀:「古往今來,再偉大、再具影響力的人物,如今安在?時間一過,便煙消雲散。所以,結果不重要,過程才是一切。那過程中的經驗和體會就是一種積極、熱情參與的入世態度。至於是否功成名就,不用在意,這就是出世的心境。這是我從小到大透過閱讀建立的人生觀與價值觀。」

因為閱讀,親子更親近

閱讀,帶給李偉文極大享受與受用,自然也像許多父母一樣,希望孩子能擁有自己發現的寶藏。不過,他不那麼焦慮,也不過度刻意,因為要孩子養成閱讀的習慣,家庭的境教和父母的身教,很重要。

在李偉文家中,隨處都是書,夫妻倆閒暇活動都是看書,不用刻意營造,孩子就置身在充滿書香的氛圍中。李偉文的一對雙胞胎女兒A寶、B寶,自然也非常喜歡閱讀。

「孩子晚上睡覺前,都有一段閱讀的時間,那是她們最快樂的時光,」李偉文說。

李偉文的做法其來有自,「我小時候,家人都愛看書,爸爸下班回家就坐在書桌前,哥哥、姊姊也一樣,在這樣的環境下,自然而然我也就喜歡閱讀。現在,我給兩個女兒的境教、身教也是如此。」

所以即使自己是愛書人,他也不會強力為女兒規劃閱讀。

「孩子還小的時候,我讓她們閱讀各類的繪本,內容比較廣泛。長大後,她們漸漸有自己的喜好,雖然我希望她們多元閱讀,但各人有各人的取向,即使是雙胞胎也勉強不來,所以,基本上我不會去安排她們的閱讀,」李偉文補充自己的方法,「我會推薦她們不足的地方。我們互動還不錯,所以,我推薦的書,即使不是她們喜歡的類型,她們還是會看。」

放手讓孩子自己探索

A寶、B寶讀的書,80%是她們自己喜歡的,只有20%是李偉文建議的。他認為孩子經過長期閱讀,已經有評斷書籍的能力,做父母的不必過度干預。

李偉文的女兒念國一時,曾經帶一本愛情小說回家。他太太發現後很緊張,希望李偉文跟女兒談一談。李偉文相信,孩子當下會去看某一些書,可能只是基於好奇,所以他按兵不動。

果然,幾天後,李偉文在閒談時問女兒:「咦!妳不是帶一本什麼書回來,好看嗎?」

女兒彷彿覺得這本書不足一提,「喔!那是跟同學借的。不好看,還了。」

因為閱讀,李偉文和孩子有許多共同的話題,除此之外,李偉文也為孩子挑選影片,家人一起欣賞、一起討論,親子關係非常親密。

「我的孩子讀中學時寫了四年專欄,介紹適合的書、戲劇、電影給同學。當她們不知道該推薦什麼,或是不知道自己的推薦適不適合,就會問我的意見。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就會一起討論。」

身為父親,李偉文深深覺得,自己對兩個女兒最好的引導,就是讓她們習慣閱讀、愛上閱讀。

「當我確定,孩子真的把閱讀當成生命中最快樂的事,我們身為家長就很安心了,」李偉文感到非常安慰,「我知道,閱讀的力量已經進入她們的內在,即便將來她們遭遇什麼困頓、挫折,她們已經多了一個解決問題的武器、一個安頓身心的依靠。」

紙本閱讀和網路閱讀差異大

面對時下年輕人沉迷於三C,習慣網路閱讀,幾乎不讀紙本書,李偉文感到非常遺憾。

一向積極樂觀的他,嘆了一口氣,「我一向主張閱讀紙本,因為網路上的閱讀跟紙本閱讀差別很大。」

他舉了國外的研究報告作例證,「有一個針對大學生的實驗,將同樣一篇文章給兩組年輕人看,但是一組看紙本,一組看網路。同樣時間之後,進行測驗,發現紙本閱讀那一組的學生成績高出很多,這證明紙本閱讀和網路閱讀的吸收不一樣。」

為什麼兩者有這麼大的差異?

李偉文以另外一個國外研究說明,「當我們翻開紙本書,會被吸引到書裡面去,讀者的思緒和作者的思緒連結在一起,我們不知道自己在閱讀,因為書消失了,我們已經進入作者的世界裡。但是,閱讀網路書時,螢幕不斷有東西跳出,人的思緒會隨時被打斷。」

針對年輕人,他甚至主張,「學生在大學畢業之前,沒有資格用網路搜尋資料。遇到問題,應該找教科書或經典的書籍,把不懂的領域好好讀一遍,才能建立基本的架構。透過網路搜尋,只會被廣大的訊息淹沒。網路提供的訊息片片段段,是低階的、淺顯的資訊,快速獲得也快速遺忘。」

不過,電子書也有它的優點,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文字,被收集到一個小小的硬碟中,又輕又不占空間,對一個重度讀書、買書的人,實在非常方便。儘管如此,李偉文對文本還是情有獨鍾。

「手握書卷和面對電腦,那情感與溫度是不同的。就如同走進圖書館,面對浩瀚書海,觸摸、閱讀紙本書,你彷彿置身於古往今來偉大的智慧之中。面對電子書,在電子書庫裡找書,每一本書就是一個冰冷的小硬碟,價值感都不見了,」李偉文說。

從洗手間開始也無妨

當三C已經難以抗拒,怎麼讓年輕人關掉電腦,拿起書本?

「不必強迫他們遠離,」李偉文回到境教的觀點,「布置一個隨時可閱讀的環境。在家裡擺很多書,甚至洗手間也放書,哪天電腦當機了,或是拉肚子跑洗手間,隨處有書可讀,搞不好他一看就看出興趣來。」

對書櫃的設計,他也有一番觀察,「最好是開放式的,不要玻璃門,方便隨手抽取。玻璃門會阻隔閱讀的慾望,雖然打開玻璃門只需要兩秒鐘,但打開的機率卻是微乎其微。」

準備了開放式的書架,然後該放什麼書?

「提供孩子喜歡看的書,」李偉文常常提醒家長,「對於還沒進入閱讀世界的孩子,不要用大人的角度去判斷這本書值不值得看。用我們主觀的態度去推薦某一本書,孩子不見得能體會到這本書的好,反而覺得大人選書太過價值取向,很無趣。」

所以,李偉文建議,不要太打壓孩子的閱讀,「即便是羅曼史小說、漫畫、武俠小說,只要是文本,都鼓勵他去看。當他習慣看文本的書,再想辦法因勢利導,推薦他一些好書。」

確實,青春期的孩子很容易排斥大人的建議。但是透過環境營造,讓書成為家裡的一景,反而可以誘發閱讀動機。李偉文解釋:「即使孩子不看書,但置身在充滿書的環境中,每天面對書,久了也會有書香味。」

有一回,李偉文到茉莉二手書店演講,向聽眾提出同樣的建議,也得到同樣的回饋。

那天演講後,書店老闆和李偉文坐下來聊天,說起自己的經驗。老闆的親戚有個孩子當廚師,因為餐廳倒閉,變到書店幫忙。剛去時,這個年輕人氣質不好,但是經過一、兩年與書為伴,即使只是搬書、鋪書、整理書,氣質已經大不相同。

無論如何都要送書

閱讀是最好的傳家之寶,李偉文建議家長,與其帶孩子吃大餐、買玩具,不如多為孩子買書,「我們小時候家境不算好,但是即使吃破蛋,都要買書!」

早年台灣普遍貧窮,有些雜貨店看到破損的雞蛋,不會直接丟掉,而是挑出來便宜出售。商店可以減少損失,許多家庭也因此得惠。「我爸媽就專買這種蛋,省下開銷,發給我們零用錢。一拿到零用錢,我們就去舊書攤挖寶,」李偉文說。

朋友之間往來送禮,李偉文認為,書,也是最有價值的禮物。

「一樣三百元,送一盒巧克力,吃完就沒了,但是送一本書,十年、二十年後,那本書還在,」李偉文笑著說:「送書最划算,如果你用點心,了解對方的閱讀偏好,選擇他喜歡的書,他會永遠保存,永遠記得你。」

李偉文念國一時,國文老師送他一本《西方的沒落》。幾十年過去,師生已經失聯,但是這本書一直在他的書架上。

人類的文明,必須透過文字記載來保留,但是每個文字符號有它代表的意義,必須經由學習才能掌握。對我們所愛的下一代,如果希望他們有更好的能力面對未來,閱讀能力是父母能給他們最好的傳承,也是最基本的傳承。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1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