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眼標 黃薑粉
 9折  79元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不是冤家不聚首

李偉文 的專欄

不是冤家不聚首
2018/11/13
點閱率:195

到義大利採訪拍片一個多月的雙胞胎女兒姐姐A寶總算趕在開學前一天回到台北,與妹妹B寶興奮地分享旅途中的點點滴滴。

我湊過去問A寶有沒有與浪漫的義大利人有豔遇,A寶白了我一眼:「我知道不同民族的人會有文化差異的啦,聊聊天打打屁還可以,真的要生活在一起是不容易的。」

我哈哈大笑,也順便跟她們推薦:「不見得來自不同民族的人會有文化差異,即便說同一種語言的人,也有文化差異,等一下吃過飯,我們來看一部好玩的電影―對面的女孩殺過來。」

這部電影描述一個來自中國大陸北京的女孩秦朗,來到台灣的台北,幫她奶奶尋找六十多年不見,在少女時代認識的初戀情人,在台北街頭遇見一位正為了編寫一本「兩岸禮俗文化」的刊物,需要大陸朋友協助的公務員阿正的故事。阿正幫秦朗尋找奶奶的初戀情人來換取秦朗幫阿正編會刊,兩個人在台灣四處尋覓那個六十多年前隨國軍來到台灣的老榮民,在吵吵鬧鬧中彼此的感情也從中慢慢滋長。

看完之後,B寶發現:「奇怪,這部電影怎麼跟我上個月到偏鄉服務時,在遊覽車上所看到的「追愛」好像喔!只是追愛是台灣女孩到大陸幫她爸爸找初戀情人,也是一路上跟陪伴她尋找的徵信公司男生吵吵鬧鬧,從看不順眼,彼此鬥嘴到互有好感。」

我點點頭附合B寶:「這也可見得在那個大時代變動下,像這樣的悲劇是很常見的,不管男的對女的虧欠,或女生忘不了初戀情人,心有餘力而勢有不能,許多的遺憾只好留在心中了。幸好現代這種因政治因素而拆散情人的事已經不太會發生了。」

A寶倒是比較務實,拉回到劇中男女主角:「劇情合理嗎?明明兩個人不斷大小聲,互相批評,怎麼會喜歡上對方呢?」

B寶反駁姊姊:「應該很常見嘛,不是有句俗話說,不是冤家不聚首,常有人說,歡喜冤家不是嗎?」

我支持B寶:「小時候有些男生特別會針對某個女生惡作劇,其實不是他討厭那個女孩,往往是他特別喜歡特別在乎,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反而去抓她頭髮、撞她,也就是會故意去觸怒她。」

A寶沒被我們說服:「那是小時候不知道如何表達好感,長大了,總該可以好好講話吧?」

我從另一個角度提醒A寶:「通常若是討厭一個人,一般人最常見的表現是什麼?」

A寶想了想:「避開他,根本懶得理他!」

「賓果!一般我們對待不喜歡或瞧不起的人,通常就是不跟他說話,所以我們願意一個人吵架,至少表示我們在乎他!」

B寶突然放冷箭:「那你很少和媽媽吵架,是不是根本不在乎媽媽?」

我哈哈大笑:「當然不是!愛情的面貌有很多,吵吵鬧鬧可能是愛、相敬如賓也可能是愛,互相欣賞互相讚美更是愛,沒有一定的!倒是曾經有人做過研究,認為從一對夫妻或情侶對話的方式,只要觀察十多分鐘,就可以判斷他們會不會離婚或分手,據說準確率達九成以上呢!」

AB寶同聲驚嘆:「哇!那麼神奇?」

我繼續說:「研究者拍下夫妻彼此的對話過程,分析當對方在講話時,他臉上的表情是如何,只要呈現愈多的翻白眼,也就是輕視,瞧不起的神情,就愈可能會分手。換句話說,不要看對方互動的表面形式,而是看話語背後的感受與態度。」

A寶總算點點頭了:「的確,電影裡雖然兩人嘴巴互相虧對方,但是也有很多他們用欣賞讚美的眼光凝視對方的特寫鏡頭。不過,在平溪鐵路那場求婚戲會不會太誇張了?」

「那要看妳們囉!現在年輕人不是習慣用非常誇張的方式來表現嗎?不是有演很大這句流行詞嗎?」我繼續幫導演解釋。

B寶有點感慨:「我覺得電影裡的愛情戲還好,我反而比較喜歡他們在拜訪那幾位同名的八十多歲退伍榮民時,每個老人家生命不同的故事,不同的遭遇。」

我點點頭:「是啊,影片用幾個不同面相來描述,即便同文同種,在不同環境,或時代巨輪往前走時,每個人都會變成不同樣子。」

A寶倒是有不同看法:「電影把北京來的秦朗描述成潑辣粗魯、伶牙俐嘴,把台灣的阿正塑造成有些羞澀、有些娘炮,或者說溫文儒雅好了,是不是刻板印象?」

我同意A寶的觀點:「說是刻板印象當然沒錯,但是人類天生就很容易地把人事物歸類,所以形成既定的偏見是免不了的,但也不可否認,一個民族,或共同生活在某個地區的人,都會形成某些共同的價值觀或行為舉止的表現,這也是很正常的,當然會有例外,我們可以舉出一百個一千個例子來反駁,但是我們往往還是會認定四川人一定愛吃辣,大陸比台灣人講話犀利。」

B寶又打槍:「影片中的阿正也很會講話啊,很會灌女生迷湯,這一招讓他無往不利啊!」

A寶嗆妹妹:「這不叫會講話,這叫油腔滑調,愛貧嘴。」

我哈哈大笑:「可是女生就吃這一套,不是嗎?雖然明明知道對方只是特地討你開心說些噁心的話,但是你還是會很高興,人就是這麼奇怪,就像是其他許多人類的盲點一樣,你明明知道這個盲點,但是遇到了,還是會陷進去。」

B寶一邊思索著,一邊說:「其實這部電影還講了許多敏感的政治問題呢。」

我點點頭做結論:「或許這也是導演在電影的背後想告訴我們的,許多的紛爭,不管是個人,或者國家,或者民族,這些偏見或對立,都來自於不夠了解對方,所以願意站在對方立場,體貼對方言語背後的心意與動機,甚至同理對方的困境或心情,這個社會或世界就會更和諧。」

AB寶點點頭,收拾好客廳的資料,就準備回房間就寢,相信她們也會有個好夢。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