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與AB寶閒聊新冠肺炎(武漢肺炎)

李偉文 的專欄

與AB寶閒聊新冠肺炎(武漢肺炎)
2021/03/19
點閱率:168

平常我們家是不會浪費時間在起落迅速如泡沫的社會新聞,但是還保留訂閱紙版報紙的習慣,會將所有類別的新聞標題完整瀏覽,然後挑重要及有興趣的進一步查閱,這種習慣一方面既省時間同時也不會「偏食」,然後在晚餐時,全家人再互相交換彼此看到的訊息與感想。

最近這幾個星期因為新冠肺炎,大家花在關注新聞的時間多了好多倍,甚至連掛在網路上的新聞評論節目也一一追蹤,聽聽名嘴與專家怎麼說。

也許疫情還在進展中,許多病毒的特性還不太確定,有專家說新冠肺炎可能會透過糞便來傳播,中國某個醫院的健康中心主任跟民眾解釋要避免「糞口傳染」這個專有名詞時,強調:「不要去吃別人的屎!」這句話引起網路上一片訕笑,學傳播的A寶不免搖頭:「這個人真是太不會講話了,誰會去吃別人的屎啊!」

我提醒說:「我們還真的常常不小心就吃到別人的屎耶!糞口傳染的意思就是,染病的某人,他的糞便帶有病菌,另外一個人經由口進入身體而被傳染,那位主任說得一點也沒錯啊!」

A寶想了一下,說:「以前用水肥澆蔬菜,買的菜若沒洗乾淨,的確是有可能吃到,但是現在好像不能,也沒有機會吃到用人的大便灌溉的農產品,應該不再有糞口傳染了吧!」

我搖搖頭說:「你錯了,其實在外食盛行的現在,才是糞口傳染的高風險時代呢!一般來說,若病菌是藉由糞便來傳播,那麼染病的人,十之八九會肚子痛,拉肚子,當一個人在外面辦事,或者在餐廳吃飯,肚子痛當然要找廁所,同時他的便便一定是稀的,所以用衛生紙在擦拭的時候,幾乎都會破掉,肉眼難以察覺的微量便便就帶著大量的病菌沾黏在他的手指上,然後他再用那個手去開關廁所門內外的門把,以及扭轉水龍頭,就將病菌留在上面,後面使用廁所的人,也會洗手,但在開關水龍頭及廁所的門時就又沾上了!」

A寶聽了有點驚嚇。

我繼續說:「因此現在較先進的廁所水龍頭都是感應式的,不會接觸到,而且廁所的門也不用門把,而是直接用腳或肩膀即可推門而入。」

B寶也有感觸:「實話聽起來像白癡話,但是要讓人不誤解,或許要多講幾句。」

「沒錯,但是事後諸葛很容易,任何人一不小心就會講出幹話來!」我想到17年前的SARS來襲時,當時的衛生署長講的幹話:「只要你不傳染給別人,別人不要傳染給你,就沒事啦!」甚至當全台灣都壟罩在恐慌的氣氛中,衛生署長為了減低大家的害怕,居然花大錢登廣告說:「在台灣匪諜比SARS多!」,這個他們自以為有創意的廣告,結果被民眾給笑翻了。

媽媽聽我們都在聊些五四三的八卦,插嘴提醒B寶:「妳現在在醫院當實習醫生,什麼都不懂,也搞不清楚狀況,要小心防護自己啊!」

A寶幫妹妹說話:「B寶很厲害的啦,昨天舅媽用Line問了她幾個問題,妹妹回答得很清楚。」

我連忙跟她們要手機來看,果然B寶寫得不錯,摘錄如下:

Q我的問題是痊癒的病人是不是表示身體有可以抵抗這種病的東西 那麼是不是可以轉給其他還在生病的人 讓他們也可以抵抗病毒呢?   痊癒的人越來越多 就表示可以有產生一些東西 去幫助生病自己無法痊癒的人嗎?

A人體對抗病源有打先鋒殺無赦的「先天免疫」(天然殺手細胞,巨噬細胞,噬中性球等),跟狙擊手「後天免疫」(T cell Bcell 和由Bcell 產生的抗體),以及數不清的傳令兵跟軍伕(細胞激素,黏茪壑l,趨化激素......)。

要如何打贏這場戰有很多策略。在還不清楚敵人是誰時,可以呼喚亂殺一通的夥伴出來,在知道明確細菌病毒入侵的策略就後可以精準治療。

關於抗體的功能,有兩種,包括直接把痊癒的人的抗體叫來幫忙的,直接請傭兵來打仗的「被動免疫--靜脈注射抗體」,跟請軍師來訓練自家士兵的「主動免疫--疫苗」,主動免疫的又分兩種成份:「活性減毒」,「不活化」。

是疫苗研發久,病人透過疫苗練兵也久,緩不濟急。因此不只是今天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其他常見的流感,皰疹,EBV,除了特定幾個有研發出抗病毒藥或疫苗,大部都是支持性治療,降溫給水給營養缺什麼給什麼,控制其他趁火打劫的感染,當身體士兵倒了就再塞幾個進去的「被動免疫--靜脈注射抗體」。

媽媽補充說:「以前SARS時,罹病死亡的多是年輕力壯的人,而這次新冠肺炎,至目前來說,似乎是抵抗力比較差的老人家,或者原本就有其他慢性病的人,致死機會較高。」

我猜測:「或許因為細胞激素風暴的關係。當身體受到了外來病毒攻擊時,免疫細胞會產生反應,放出細胞激素來防衛,引起所謂的發炎反應。假如免疫細胞的反應過度強烈,放出太多細胞激素時,就引起所謂的細胞激素風暴,反而將我們正常的血球及其他細胞給破壞了,最後造成病人的死亡。」

A寶追問:「那麼是不是免疫力太強也不好?」

我想了想:「話也不能這麼說,其實任何病菌對不同人的反應都有差別,也有些是對不同年齡的人會有不同的反應,比如小兒麻痺病毒,若小孩子感染大多不會發病,但是年紀愈大,得到之後反而會很嚴重,A型肝炎也是如此,兩歲以下感染不會有事,五歲以下有百分之五會有問題,成年後感染,百分之九十會發病。」

「為什麼有些專家推測武漢肺炎會流感化?什麼是流感化?」沒有太多生物科學背景的A寶問。

我試著以比較簡單的方式來回答:「從1917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出現的流感,當時雖然造成非常多人的死亡,但是因為大部分是輕症,所以就在人類社會不斷傳播,無法撲滅。」

「可不可以講詳細一點?」顯然我講的太簡單了,A寶聽不懂。

「一次大戰造成大流行的流感,據後來研究,認為是屬於H1N1流感病毒株,因為透過飛沫傳染,跟這次的武漢肺炎一樣,沒有明顯症狀的病人就有傳播力,所以擴散的很快,當年沒有像現在這麼進步的醫療科技與公衛措施,所以據估計全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就被傳染了,而死亡人數大約二至五六千萬人之多。」

「二至五六千萬?這數字為免落差太大了。」

「當年只有北美洲及西歐幾個國家有比較詳盡的的人口調查及疫情公布,當時是在戰爭狀態,許多國家對這影響戰爭士氣的消息都不會報導,尤其亞洲非洲因流感死掉的人也很多,但是卻沒有詳細的數字可以公布,所以估計至少二千萬人,而五千萬是最可能的數字,當然也有專家說應該有上億人口。當年美國因為這個流感,平均壽命從51歲降到39歲,整個民族的生命被這個小小的病毒吞噬掉12年!」

「哇!很難想像,那麼為何說武漢肺炎會流感化?這又是什麼意思?」A寶還記得我還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我繼續回答:「流感第一次出現時的致死率比較高,估計是百分之二到五左右,後來一方面有人得過會有抗體,另一方面病毒持續演化,變得比較沒有那麼致命,某種程度與宿主可以共存,這可以增加病毒基因的擴展,所以目前流感的致死率大約是千分之一,感覺不高,但是因為他的傳播率極高,所以至今台灣每年少則一百多人,多則三百多人因為流感而死,而美國從去年11月到今年1月,就有一萬多人因為流感而死,全世界合起來每年都有幾十萬,偶爾大流行時,死的人更多,比如1957年有五百萬人,1968年有二百萬人因流感而死呢!」

「哇!太不可思議了,武漢肺炎至今二千多人死亡就把全世界搞得雞飛狗跳,那麼流感每年都幾十萬人,怎麼大家都毫不在乎?」

在台北榮總當實習醫生的B寶回答:「也許是流感有疫苗,另一方面千分之一的死亡率,表示罹患的人大都會復原,同時重症死亡的人大多是免疫力差的老人家,或者原先就有嚴重慢性病的患者,所以一般人就沒有什麼警覺認為得了也會康復,跟武漢肺炎或17年前的SARS不一樣,一個年輕力壯的人,被傳染後也許沒幾天就呼吸衰竭而死,因為沒有預期加上反差大而令人覺得害怕吧!」

「所以流感化的意思是?」A寶不死心。

B寶繼續解釋:「這次的武漢肺炎跟SARS雖然都是冠狀病毒,但是兩者有幾個很大不同,第一是武漢肺炎致死率顯然比SARS低很多,第二是SARS是在有發燒不舒服有明顯症狀後才會傳染給別人,但是武漢肺炎至目前看起來,好像是輕症,也就是沒有明顯不舒服時就有傳染性,跟流感比較像,雖然致死率現在大概是百分之二,比流感的千分之一高很多,但是當初流感首度現身人類社會也是這個致死率。」

我附合B寶:「從流行病學的角度來看,病毒一代比一代弱才是成功的演化,若是強到把每個感染者都殺死,那它也就沒有辦法存在,就像伊波拉病毒一樣,致死率百分之九十以上,所以當它從叢林某個動物逸出感染了人類,當染上的人都死掉了,它也就在人類社會中不見了,直到下一次又有人到叢林裡被感染。」

A寶有點憂心:「所以武漢肺炎的流感化的意思,是不是指以後人類社會就多一種像流感一樣的流行病,每年會奪走數十萬的生命?」

我想了想:「不一定,因為武漢肺炎剛出現,許多訊息資料還不確定,而且以現今的公衛措施是有可能將它完全防堵而像SARS般讓它消失,不過……」

停了一下,我才繼續說:「不過,目前最擔心的其實是禽流感的病毒基因突變,感染到人身上。其實鳥類身上的流感病毒有上百種,通常能與他們共存得很好,也就是沒有致命,甚至致病的毒性,只是這種對候鳥或野生鳥類無害的病菌,在人類集中式或大量畜養禽類之後就改變了,因為禽類高密度地聚集,甚至與其他家畜如豬共養,流感病毒不斷的交叉感染,病毒基因不斷重組或突變,也許就會從沒有毒性變成有毒性,甚至也會對人有感染性。1997年香港首次發生禽流感H5N1病毒傳染到人身上,當年有六人死亡,之後不時有病例傳出,至今累計已有七百多人死亡,雖然目前這些病死的人都是與感染的禽類有直接接觸的病史,但是我們很擔心萬一病毒再突變,若是可以從人直接傳染給人,那麻煩就大了,根據疾病管制局的預測,一旦禽流感可以人傳人,會有五百多萬人感染,七萬人住院,一萬多人死亡。」

嘆了口氣:我說:「假如有某個突變的病毒,它對人類的致命性很高,傳播方式很容易,比如透過呼吸或空氣,假如再加上萬一潛伏期就有傳染力,患者精神體力還不錯可以四處行走傳播病菌,那麼會有什麼後果?

A寶哇了一聲:「不知道自己生病就可以傳染給別人,可以由空氣傳播,一發病致死率又高,那豈不是人類的末日嗎?」

B寶也擔心:「以前的鼠疫,天花或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流感死掉那麼多人,就是符合這些條件嗎?」

我點點頭頭:「SARS是在高燒時才會有傳染力,所以那時候每個人都要定時量體溫。其實在醫藥衛生以及資訊這麼發達的現代,像從前一次傳染死掉幾百萬或幾千萬人的情況不太會發生,因為病毒一定要在活體裡面才能存活,以及複製繁衍,所以你被傳染了,一定可以找到是誰傳染給你,所以只要循著接觸過的人,加上適當的隔離,就可以阻止病毒的傳播。不過,現代的交通運輸這麼方便,一個故意隱瞞病情的患者,的確會給這個全球化的世界帶來相當高的風險。有人估計過,每年新突變的流行性感冒,大約在四到六周就會傳遍全美國,古代黑死病擴散速度一天是十八公里,大約等於一個人攜家帶眷以步行逃離的速度,現代傳播速度等是噴射機的飛行速度。」

A寶問:「那麼對於禽流感,我們該注意些什麼?」

我想了想,才回答:「目前雖然沒有證據禽流感會人傳人,但是病毒基因重組或突變成人傳人的機會是有的,所以目前各個國家都投入不少經費在研發與製造疫苗預防全球的大流行,沒有錯,政府或相關機構必須做好準備,以及養雞場,養鴨場也要加強病毒的篩檢,一有染病的禽類,立刻撲殺,避免病毒擴散或交叉感染,至於我們個人不必恐慌,就像衛教宣傳所說的,平日就要做好個人的衛生管理,與未經檢驗及預防注射的活體動物接觸時,要非常注意。」

看著武漢肺炎在世界各地蔓延,而起源的武漢市及湖北,雖然祭出現代世界難以想像的嚴格封城封省已達一個月,但是疫病並未止歇,正在閱讀妹妹推薦的「下一場人類大瘟疫」的A寶,不免擔心的問我:「這次的武漢肺炎會是書上所預言的,是一場正在進行中的人類大瘟疫嗎?」

我沉吟著:「嗯,有可能,但是不管怎樣都不會像以前黑死病一樣死掉人口的三分之一到一半,甚至要像百年前流行性感冒,死掉上千萬人都不太可能,因為現在各國都已經有完整的公衛及醫療體系,再加上通訊與傳播科技的幫忙,我相信一定能及時將疫病控制住。」

素來行事謹慎的媽媽插話:「若是有症狀才有感染力的疾病,像SARS一樣,控制相對簡單,但是假如這次武漢肺炎真的是能在沒症狀就可以傳染給別人,再加上若傳染力很強,那一但進入社區感染,也就是找不到感染源,表示人人都可能已被感染卻不自知,仍然到趴趴走變成傳播者,那豈不就慘了?」

A寶猜測:「那也許必須完全停止一切正常活動,等待被感染者完全發完病。」

B寶補充:「若只要有病例,城市就像武漢封城那樣,豈不天下大亂?何況再怎樣也無法做到百分之百的封城與隔離,人的求生本能一定會突破封鎖逃到沒有受感染威脅的淨土。我想,若是無法消滅武漢肺炎,最終只能靠疫苗了。」

A寶忽然想起:「以前造成人類大災難的黑死病,現在都沒有再聽到?是被滅絕了嗎?」

我搖搖頭:「黑死病是鼠疫的俗稱,其實他一直還在,偶爾還會在偏遠的草原地帶零星的發生,因為鼠疫桿菌存在鼠類身上,透過跳蚤叮咬而傳至人身上,在還沒有抗生素發明的時代,鼠疫的死亡率幾乎百分之百,但是二次大戰前後發明了抗生素,殺死鼠疫桿菌變得非常容易,而且現代人幾乎不可能跟死老鼠近距離接觸,因為鼠疫的傳播,通常是老鼠死掉後,牠身上的跳蚤要找新的宿主,跳到人身上叮咬,才傳染給人的。」

媽媽補充:「記得十幾二十年前,台灣有個住在港口附近的民眾,就好像被貨船上跑出的老鼠給傳染了。」

B寶問:「近代是否很少像這樣,各個國家都把邊境封起來,限制某些國家的人進入。」

媽媽回答:「大概就是17年前的SARS,不過那時候受到波及的國家非常有限,不像現在好幾十個,而且還不知會如何發展呢!」

我也感慨:「在出現全球化這個名詞之前,各種瘟疫的傳播歷史就是人類跨地域活動的印記!」

A寶揚揚手上那本「下一場人類大瘟疫」,一邊提到最近媒體報導的有四千億隻蝗蟲從東非肆虐到亞洲:「蝗蟲,氣候變遷,瘟疫,是不是人類終究會面臨末日?」

我伸手向A寶拿書,翻到最後幾章,跟A寶說:「我覺得這本書最特別的地方就是講到物種大發生這件事,所謂物種大發生是指某些特定物種的數量在很短的時間內會大量增加,這種現象在林地的毒蛾,海洋中的海星,或者平原上的旅鼠都會發生。

哪些因素使得某些昆蟲或動物突然增加,目前還不確定,專家依然在找答案,因為若說環境造成,但是絕大部分時候,在爆發前後環境其實沒有劇烈變動,食物供應多寡也差異不大,但是確定的是,爆發終究會突然結束,有專家認為,病毒在其中扮演一定的角色。」

我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這本厚達五百多頁的書就提出警訊,假如把人也當成一般物種,人類從農耕發明以來,人口已增加三百多倍,或者近一點來看,從一次大戰後,幾十年間人口從二十多億增加到七十多億,完全符合生物大爆發的定義,而且地球上的所有物種裡,比陸地上的螞蟻或海裡的南極磷蝦還大的動物,沒有任何一種數量能超過人類,換句話說,人類是數量極龐大,重量也很大,壽命又很長的單一物種,人類就是處在大爆發之中。

地球上不管什麼物種,任何一次的大爆發,一定會結束,無一例外,在一次大戰前,出現人類的幾十萬年來,只要人口數太多,就會產生大瘟疫,將當時的人口數迅速降低。」

說完,我指出這些論述在哪些章節,一邊心裡默默想著,假如人類也是物種的大發生,那麼現代的科技會讓人逃脫大發生終究會結束的宿命嗎?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選擇與不選擇     |      回 李偉文 的專欄     |     疫病與隔離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1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