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謝美麗 的專欄 / 下田去

謝美麗 的專欄

下田去
2012/05/02
點閱率:2,945

上完課,說沒概念,又好像有一點印象。於是滿懷信心回家務農。想到公公老用沒科學根據的方法務農,就覺得身負重任,需要回家改造他們的頭腦,灌輸他們新思維。

回家第一天馬上跟二哥、小叔們說:「南部人種橘子每年只噴六次農藥。我們幹嘛要噴12次農藥,太浪費了。他們是看到蟲害才開始噴藥,我們也該如此。」沒想到二哥毫不客氣的說:「我一年噴12次農藥,都收成不好,不要說6次如何有效呢?」真是碰了一鼻子灰。二哥、小叔他們不接受沒關係,那我去跟公公說。看見公公又往農藥行買農藥了,便跟他說:「老師說要看見蟲害才開始防治。」又說:「老師說不能這要做,要那樣做。」搞得公公很煩說:「我手底摸到無毛,你懂什麼(台語)。」我當然不懂,可是這是老師說的應該沒錯啊!我也知道公公務農60年經驗豐富。但那都是瞎矇的(我認為),沒有科學根據。現在是科學時代,當然要用科學方法耕作。公公認為我學那點知識,就要改變他60年來的耕作方法,簡直是天方夜譚。我也認為公公老頑固,不能接受新知識,不想再跟他說。從此他不聽我的老師說,我也不甩它的老方法。我們就各自為政,自己作自己的田。

到了農田那點知識還真是不管用,不止不夠用,還是一片模糊。老師說的,書上寫的,跟樹上長的一點都不一樣,不止不一樣還差很大。這下可好了。從何下手呢?老師說的徒長枝在哪裡,結果枝又長得什麼模樣呢?上課時不是已經問清楚,為什麼家裡的果樹跟農改場的果樹長得不一樣呢?農改場的果樹像專門為老師生長的,每棵樹都四平八穩的,枝條井然有序。相較我田裡的果樹,樹枝張牙舞爪的伸向天空,整棵樹只有一個「亂」字可以形容。這樣的樹型讓我愣住不知如何下手。真是慘啊!又不好意思問公公、小叔們,只好自己暗暗摸索。

上課的知識是死的,農田的莊嫁卻是活的。要將死的知識套在活的莊嫁上,簡直比登天還難。況且知識真的就有用嗎?經驗就缺科學根據嗎?經過一段時間耕作,發覺科學的方法也是經由經驗修正而來的。我不能否定經驗的價值,前人的智慧也需要好好的學習,才能讓身為菜鳥的我早日進入狀況,否則一問三不知,務農這條路要如何走下去呢?




作者》 謝美麗

從事有機生產已有18年之久,從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頭栽入有機的天地裡,跌跌撞撞一路走來,雖然經過許多挫折但是始終如一,堅持要給自己、地球一個乾淨空間,所以堅持在挫折中找生機。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包桃子     |      回 謝美麗 的專欄     |     蛇吻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