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春夏之交的自然盛宴:油桐花與螢火蟲

李偉文 的專欄

春夏之交的自然盛宴:油桐花與螢火蟲
2018/01/05
點閱率:476

近年油桐樹的花期很不穩定,素有「五月雪」美名。如雪片飛落的油桐花,以前都在五月時降臨,但是現在有時候四月就有,甚至好幾年莫名其妙在秋天也出現油桐花。不要說台灣各地海拔高度不同開花時間有差異,連我住的社區裡不同地方的油桐樹花期也不一。

家門口在車道兩端各有一棵油桐樹,花期也差了一個星期。整天飄飛的白色油桐花,信箱及車子鋪滿白色小花,真是浪漫極了。

社區後山有臨溪的步道,山徑中一小段路邊接連著有幾棵油桐,花開時這段長約三十公尺的小徑彷彿鋪滿著白花地毯,讓人無法踩踏前進。

躊躇再三,勉強往前,回頭看,發現新的落花立刻修補了我剛剛踩過的地方。

坐在溪邊的石頭上,一邊看著落花隨著水流漂走,一邊雙手在空中捕捉著旋轉中的白花。油桐花開,花落,明年一樣會開,會落,但是歲月流逝卻一去不復返,甚至此時此刻的經驗,一但過去,再也無法重現。縱使人事時地物可以勉強複製,但是人的心情一但過了,卻再也無法尋覓。

我所住的這個鄰近台北烏來山區的山城裡,每到四月底五月初,都會舉辦兩個星期左右的活動,稱為「花蟲季」。花,當然就是油桐花,蟲呢,就是螢火蟲。

螢火蟲是我們五六十歲這一代人的鄉愁,因為小時候大概都有在住家附近追著螢火蟲嬉戲的童年記憶;但是很快地,隨著民國60年、70年,社會迅速變遷、道路住宅,以及都市化的發展,我們在忙碌中完全忘了還有螢火蟲這件事,也忘了人在自然中奔跑的快樂。

螢火蟲
漫天飛舞的螢火蟲。Photo source : s58y@flickr CC BY 2.0

民國84年荒野保護協會成立那年,我們在台北三峽有木國小附近舉辦第一次賞螢的活動。在那100公尺不到的田邊小徑,竟然有成千上萬隻的螢火蟲飛著,多到真的是走動就會與螢火蟲撞個滿懷的誇張程度。當晚所有人彷彿進入了夢幻國度,也憶起了童年。

自此,螢火蟲勾引起的鄉愁與來自大自然溫柔的召喚,是台灣新一波環境運動的開始,有別於民國七十幾年解除戒嚴前後因為對抗威權而發起的環境抗爭。

的確,不只在台灣,全世界對環境保護運動的關注;其中最容易象徵自然保育運動的代表性昆蟲,大概就是螢火蟲了,因此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螢火蟲的人工復育計劃。除了對於那神奇的螢光有浪漫遐思之外,螢火蟲也是河流恢復清澈的代名詞,因此往往被當作環境保護的指標。

其實,螢火蟲不只出現在夏天,除了冬天,其他季節都看得到。全世界有2000多種螢火蟲,台灣有50多種,每年3月底到5月底,數量最多的黑翅螢是一般人在近郊最容易看到的。6月到9月在某些較小的區域也還是可以看到許多不同種類的螢火蟲,只是數量比較少一點,賞螢的時間在太陽剛下山到晚上8、9點以前最適合。你在秋天看到的,大概是體型最大的山窗螢,在低海拔的山區就可以看到;若是到海拔2000公尺左右看到的,大概就是短角窗螢了。

賞螢的時候不能有燈光干擾,像三峽有木國小那個田邊小徑,第二年我們再去時就完全沒有螢火蟲了。一則是山徑拓寬而且裝了路燈,二則是附近的稻田噴灑農藥。

賞螢
賞螢不能有燈光干擾。Photo source : Murphy Chen@flickr CC BY 2.0

手電筒或路燈的強烈光線,都會妨礙牠們尋找另一半的機會。對於螢火蟲而言,閃光就是牠們的語言(其他昆蟲大多數是靠氣味)。閃光是牠們溝通的方式,雄蟲一旦發現有發光物,就會飛近看一下,前方若不是雌蟲就會飛離;若是雌蟲,就會停留在牠前面,發出獨特的閃光;若是草叢堛獄衕帠萲w牠,接受牠,就會閃一下回應,若是不接受就沒有反應,雄蟲就會離開。因此螢火蟲的閃光是尋找配偶唯一的工具。

螢火蟲的成蟲一般壽命在一、二星期左右,但是在正常情況下,雄蟲在交配過後不久就會死去,雌雄在交配過後在幾天之內陸續產卵,產完卵之後不久也會死去。卵孵化後,有的種類幼蟲在溪堨耵齱A有的在潮濕的土堨耵齱C但是即使在溪堨耵曭漸捍峞A也會爬上岸在土媗雃邪滿A大部份螢火蟲是一年一個世代,有的種類比較短,大約五、六個月。

螢火蟲的腹部末端有發光器,雄蟲有兩節,雌蟲只有一節。發光器的表皮透明,裡面有許多像葉片一樣的小葉,是由發光細胞所組成,內層可以反射光線,又稱反射層。牠的發光是靠發光器裡的化學物質加上水,經過氧化反應產生的。

不同類的螢火蟲有不同的閃光顏色,不同的閃光頻率,不同的閃光應答的時間來辨認對方,以進行交尾。不同種類的螢火蟲會互相殘食。螢火蟲在黑暗中發出的光看似很明亮,但其實很微弱,因此我們眼睛看到的印象是一種心理作用。

只要有適當的環境,也就是原本天然,沒有汙染或人為干擾的自然環境,牠們就可以存活下來,並不需要大費周章,花很多錢去作人工復育。而且牠們需要的清新空氣,清澈的溪水,沒有汙染的土地,不也是我們人類所需要的嗎?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