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禽流感、流行性感冒與SARS

李偉文 的專欄

禽流感、流行性感冒與SARS
2019/02/20
點閱率:152

AB寶放寒假了,媽媽才剛提醒她們要留出點時間大掃除,知道B寶的同學要到家裡來玩,不免慘叫一聲:「家裡亂七八糟的!」B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會跟同學說我們家正在整理中。」

話才說完,門鈴就響了。我看著報紙報導禽流感傳染到人的新聞,就邀請B寶的同學黎寶一起參加討論。

我先問她們:「為什麼報紙用那麼大的篇幅連日不斷報導撲殺家禽的消息?」

A寶搞笑:「過年了,撲殺了一百多萬隻雞鴨鵝,會影響大家準備年夜飯。這是重大民議題啊,當然大家會關心。」

B寶想了想,反駁A寶:「好多年來,偶爾就會有禽流感的消息,而且公園裡也都有立牌子,提醒我們不要餵食或接近候鳥,以免傳染禽流感,所以應該不只是這次撲殺一百多萬隻才引起大家的關心吧?」

我示意黎寶回答,她說:「是不是害怕基因突變啊?」

我為黎寶鼓掌:「沒錯,目前最擔心的就是禽流感的病毒基因突變,感染到人身上。其實鳥類身上的流感病毒有上百種,通常能與他們共存得很好,也就是沒有致命,甚至致病的毒性,只是這種對候鳥或野生鳥類無害的病菌,在人類集中式或大量畜養禽類之後就改變了,因為禽類高密度地聚集,甚至與其他家畜如豬共養,流感病毒不斷的交叉感染,病毒基因不斷重組或突變,也許就會從沒有毒性變成有毒性,甚至也會對人有感染性。」

我繼續問她們:「對了,禽流感跟人類的流行性感冒有什麼不同?」

A寶很快地回答:「禽流感就是禽鳥會感染的流行性感冒。」

讀醫學系的B寶與黎寶比較謹慎,不敢立刻回答,想了一下,B寶說:「是不是人類的流感與禽類的流感的病毒是同一類?」

我點點頭:「沒錯,流行性感冒是屬於黏液病毒,分為ABC三型,B型只會感染人,A型在人或動物身上都會發現。對了,流行性感冒與感冒有什麼不同?」

讀傳播的A寶顧名思義:「一個會流行,一個不會流行?」

B寶也被姊姊影響,搞笑說:「一個比較嚴重,一個比較不嚴重。」

身為客人的黎寶不太好意思開玩笑:「是不是病毒的種類不同?」

我點點頭:「沒錯,兩者的初期症狀相同,但是引起的病毒不同,感冒的病毒對人類來說,毒性較低,絕大部分都會痊癒,也就是說,病毒已經與人類和平相處,但是流行性感冒比較嚴重,世界各國至今每年因為季節性流行性感冒死掉的少則數千多則數十萬呢!這也是政府每年秋天就宣傳大家去注射流行性感冒疫苗的原因。」

我停了一下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造成大流行的H1N1流行感冒,推測死亡人數大約四千萬到一億人之多呢?」

A寶覺得很奇怪:「四千萬到一億?誤差值未免太大了吧?」

我感嘆:「因為那時候正處戰爭,為了士氣,各國報喜不報憂,所以疫情的詳細狀況大都被隱埋,所以推估值才會上下誤差這麼大,整個大戰全世界死亡人數大約一千萬人,但是死於流感的人卻有六、七倍之多,那時候全世界人口才二十多億人,等於一次流行性感冒就死掉全人口的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

看過卡謬所寫的世界名著黑死疾病的B寶說:「好像古代,一次黑死病或一次天花,就死掉當時人口數的幾分之幾這麼多。」

我點點頭:「沒錯,這也就是為什麼禽流感這十多年來在全世界各地引起關注的原因。」

A寶好奇:「禽流感會引起人類的大流行嗎?」

我嘆了口氣:「1997年香港首次發生禽流感H5N1病毒傳染到人身上,當年有六人死亡,之後不時有病例傳出,至今累計已有七百多人死亡,雖然目前這些病死的人都是與感染的禽類有直接接觸的病史,但是我們很擔心萬一病毒再突變,若是可以從人直接傳染給人,那麻煩就大了,根據疾病管制局的預測,一旦禽流感可以人傳人,會有五百多萬人感染,七萬人住院,一萬多人死亡,恐怕比當年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造成的影響還大。2003年台灣SARS流行時,你們還只是小學二年級,恐怕都忘了當時的情況了?」

黎寶回答:「我記得好像班上每天都要量體溫?」

我嘆了口氣:「從當年三月台大醫院發現第一個病例,到四月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發生院內感染,五月擴散到整個台北市,一直到七月沒有新病例,台灣脫離疫區為止這幾個月,可以說是全台人心惶惶,對人際互動,以至於整個經濟活動,造成莫大傷害,因為SARS是呼吸道感染,可以透過咳嗽傳染,你們想想看,假如有某個突變的病毒,它對人類的致命性很高,傳播方式很容易,比如透過呼吸或空氣,假如再加上萬一潛伏期就有傳染力,患者精神體力還不錯可以四處行走傳播病菌,那麼會有什麼後果?」

A寶哇了一聲:「不知道自己生病就可以傳染給別人,可以由空氣傳播,一發病致死率又高,那豈不是人類的末日嗎?」

B寶也擔心:「以前的鼠疫,天花或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流感死掉那麼多人,就是符合這些條件嗎?」

黎寶也說:「SARS是不是也是如此啊?那時候死掉多少人?」

我回答:「台灣當年有將近七百個病例,八十多人死亡,那次流行全世界共有八百多人死亡。SARS是在高燒時才會有傳染力,所以那時候每個人都要定時量體溫。其實在醫藥衛生以及資訊這麼發達的現代,像從前一次傳染死掉幾百萬或幾千萬人的情況不太會發生,因為病毒一定要在活體裡面才能存活,以及複製繁衍,所以你被傳染了,一定可以找到是誰傳染給你,所以只要循著接觸過的人,加上適當的隔離,就可以阻止病毒的傳播。不過,現代的交通運輸這麼方便,一個故意隱瞞病情的患者,的確會給這個全球化的世界帶來相當高的風險。有人估計過,每年新突變的流行性感冒,大約在四到六周就會傳遍全美國,古代黑死病擴散速度一天是十八公里,大約等於一個人攜家帶眷以步行逃離的速度,現代傳播速度等是噴射機的飛行速度。」

這時在電腦桌前打著研究報告的媽媽,看著我們討論的熱烈,也插話進來:「你們聽爸爸這麼輕描淡寫地講,恐怕無法體會SARS當時全台灣所有人的生活作息,所有的活動都受影響,尤其和平醫院,倉促地封院,對全台灣所有醫護人員都是個震撼教育呢!」

我也想起那段日子:「的確,你現在單單看死亡數字是很難體會那時候的心情。當一個人二個人死亡,在文學的描述下,是令人哀慟的,但是當成千上萬人死亡,就成了統計數字,人們會麻木而無動於衷。就像十三世紀,歐洲因為黑死病的流行,全歐洲死掉三分之一的人口,義大利作家就曾經感慨,後人一定會把現在的證言與紀錄當作是寓言故事,因為他們絕對無法想像。連我們親身經歷的人回想起來都難以置信,那麼那些未曾體驗過的人又為什麼會相信呢?」

AB寶與黎寶沉默一下,B寶問:「那麼對於禽流感,我們該注意些什麼?」

我想了想,才回答:「目前雖然沒有證據禽流感會人傳人,但是病毒基因重組或突變成人傳人的機會是有的,所以目前各個國家都投入不少經費在研發與製造疫苗預防全球的大流行,沒有錯,政府或相關機構必須做好準備,以及養雞場,養鴨場也要加強病毒的篩檢,一有染病的禽類,立刻撲殺,避免病毒擴散或交叉感染,至於我們個人不必恐慌,就像衛教宣傳所說的,平日就要做好個人的衛生管理,與未經檢驗及預防注射的活體動物接觸時,要非常注意。」

看來媽媽還是有點擔心,她對B寶與B寶的同學黎寶說:「你們以後當醫生,站在傳染病的最前線,一定要了解這些基本的常識。」

在結束今天這這場討論之前我忽然想到:「對了,我們家有2003年公共電視拍攝發行的紀錄片,和平風暴,記錄了和平醫院強制封院,九百多人與數十個罹病患者一起被隔離的影片,我們等一下吃過午飯就來看吧。」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