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民主、獨裁以及其他

李偉文 的專欄

民主、獨裁以及其他
2019/03/22
點閱率:333

元旦假期接連著好些天難得的好天氣,AB寶邀約從小跟她們一起長大的朋友CD寶來家裡玩。CD寶是我老朋友的孩子,跟AB寶年紀一樣,她們與AB寶在一起玩的時候常自稱是C寶D寶。

她們互相交換著其他共同認識的朋友的最新訊息,一邊查閱著自己臉書裡的資料,曾經偷偷從中部跑到台北參加太陽花學運的D寶批評臉書的創辦人祖柏克:「他若學中文是為了到中國去演講也就算了,還要求全公司的員工看中共頭子所寫的書就太過頭了吧!幹嘛為了賺錢這麼低聲下氣的討好那個獨裁政權啊!」

在香港大學讀商學院的C寶比較中立:「中國大陸的政府的確比較強勢,又管控媒體很不民主,可是他們也把經濟搞得很好啊,台灣十來年前還樣樣都領先,可是現在幾乎所有領域都被他們趕過去了!」

D寶嗆回去:「在那種獨裁的國家,賺再多錢也不會令人尊敬。」我看她們她們談得熱烈,也加入討論:「其實不只是臉書創辦人阿諛中國,最近有很多國際著名學者也對他們的政治制度與領導方式有興趣,更耐人尋味的是,在調查世界各國人民對政府的滿意度,美國和英國這些老牌的民主國家大約只有百分之三十幾,但是中國大陸民眾對政府的滿意度卻始終高達百分之八十幾。」

D寶諷刺說:「北韓人民不是也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嗎?假如那個民意調查也包括北韓的話,滿意度一定是百分百。」我哈哈大笑:「北韓是目前全世界將近二百個國家之中,非常少數百分之百的管控人民的通訊自由與行動遷移的國家,中國大陸不一樣,他們雖然對媒體採取較嚴格的監控,但是民眾除了少數政治敏感議題無法公開討論之外,與我們一樣可以同步接收全世界的最新動態,基本上出國或要做生意也都是自由的。」

D寶還是不服氣:「可是他們的領導人不知怎麼選舉出來的,不管怎樣說還是獨裁專制的政權。」

我點點頭說:「他們的確沒有民主國家通行的選舉,而且在憲法裡規定永遠由共產黨專政對我們來說也很不可思議,可是他們不是獨裁,那種我們理解的國王君權家族世襲或北韓那種一人的獨裁,他們採取的是集體領導,這也是國際學者好奇的,原來在民主選舉與個人獨裁之間,居然還有個集體領導這個政治體制的可能性。」

A寶很好奇:「什麼是集體領導?」

我回答:「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是毛澤東,那時候真的就是我們認知的個人獨裁政權,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開始轉型,從1978年中美建交後逐步打開鐵幕,然後從事經濟改革,在政治上也建立了集體領導制,從他過世到現在,都還是維持著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幾位常委的集體領導。」

B寶有疑問:「大家不是說習近平權力最大,既是國家主席,又是中共總書記,又是軍事委員會主席,掌握黨政軍的權力於一身?」

我繼續解釋:「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多年來媒體都形容政治局常委為領導班子,大家也搞不清楚他們的繼任人選是如何產生,於是簡單的以鬥爭兩個字帶過,其實依我推測,他們的決策核心,也就是七位政治局常委開會時,應該是採合議制。」

A寶追問:「什麼是合議制?」

我回答:「一般民主選舉或開會表決事情通常用投票,然後採用多數決,但是合議制是有權利參與開會的人,每個人都有否決權,換句話說,任何議案要通過,必須每個人都要同意,只要有一個人覺得不妥當,議案就擱置,等調整或協商好了再提出來討論。」

C寶覺得有問題:「這未免太沒有效率了吧!」

我笑笑說:「這可不一定喔!對於一般比較無關緊要的事情,要取得全部人的同意的確很麻煩,但是對於重大事項若能經充分討論,取得各方代表的同意之後,推動就不會有任何阻力。目前除了中共決策核心中央政治局勢採合議制之外,聯合國的決策核心安全理事會也是合議制,也就是每個常務理事國都具有否決權,哦,對了,我們當初成立荒野時,我也是希望荒野的常務理事會是合議制。」

A寶恍然大悟:「難怪你這麼了解集體領導了!」

我繼續跟她們解釋:「很多人看不懂他們每一代領導人是怎麼產生的,其實這正是集體領導最特殊的地方了,集體領導的精神在於除了每個人代表不同政治勢力或專業,共同討論共同決策之外,下一代的領導班子也必須獲得上一代全部人的同意認可,只要之前的任何一個老幹部有意見,基本上那個新人不可能會獲選,所以他們的領導幹部一定是經歷完整,在長時間的考驗中不能出任何錯誤,而且表現要很傑出,才可能說服所有上一代領導人而出線。至於剛剛C寶所說太沒效率的部分,最主要是在討論階段, 一但有共識通過了,開始推動相關政策時,是不可能有其他政治力量或派系反對,反而且可以非常有效率快速完成。」

ABCD寶四位從來沒有想過這些情況,慢慢在消化我的說明。

我問她們:「這些年為什麼這些民主國家的民眾支持度那麼低,民主體制近乎失能,以至於人民對民主有相當沮喪的幻滅感,你們認為是什麼原因?」

C寶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因為民主國家的政府太沒有效率了。」

A寶同意C寶所說的:「民主國家的領導人無法做出強而有力的決定。」

B寶也很困惑:「民主國家常常會陷入明明每個人都知道該怎麼做,但好像又什麼事都推不動,更麻煩的是好像沒有人能夠負責,又好像每個人都該負責?」

C寶揣測:「是不是媒體也有影響,說話大聲的人意見不一定對,但是煽動或聳動對立謾罵的意見似乎很容易變成主流民意,讓該負責任做事的人不敢放手做對的事。」

很久沒有說話的D寶忽然問說:「偉文叔叔,為什麼你會希望荒野的常務理事會採用合議制?」

我回答D寶:「雖然民主選舉一人一票選出領導人,好像權力在老百姓,但是選上後要罷免很困難,而且贏者全拿的制度,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獨裁者,這也是為什麼中美洲或非洲那些獨裁政治強人上台之初也都是經由民主選舉產生的,當然包括稍遠一點的希特勒也是啊!即便世界上很少數兩黨政治成熟的國家,雖然有反對黨的制衡與媒體的監督,但是領導的權力還是很大,若是他們的胸襟寬大視野廣闊,既聰明又懂謀略,當然是全民之幸,但假如不是,那就麻煩了,所以我想像一個可以永續的公益團體,若採用合議制的集體領導,集眾人的智慧,施政可以不偏頗,宗旨目標也得以穩定不走調。為什麼中國大陸的政治形態引起學者的關心另一個原因是,二次大戰之後,許多新興民主國家都走的顛顛跛跛的,所以對於中國大陸從那麼貧窮落後,又這麼龐大的人口,居然可以維持三十多年的高成長,而且沒有大動亂而覺得不可思議。」

A寶忽然想起來:「習近平在接任國家主席之前,出國訪問,被外國記者挑剔不民主時,居然嗆回去,好像回答得很精采!」

我點點頭同意A寶所說的:「他說中國能解決十三億人口的吃飯問題,已經是對全人類最偉大的貢獻。最好笑的是居然嗆回去說,有些吃飽了飯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與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ABCD寶聽了也不禁哈哈大笑。

我又想起一個典故:「記得鄧小平主政時,曾有西方領袖與他會談時,提起中國人民被限制自由出入,當時還有很多人想盡辦法跳機跳船偷渡出境,結果鄧小平四兩撥千斤馬上回答說,好,那麼你們需要多少人,一千萬還是二千萬人?嚇得那些外國領袖閉上嘴巴從此不敢再提人民自由不自由這回事。」

在香港讀書的C寶也有感而發:「中國的人口真的太多了,要管理這麼多人的確不容易。」

這時D寶又問:「偉文叔叔,那你是贊成中共的集體領導,限制人民選舉的自由囉?」

我哈哈大笑:「當然不是啦!我只是盡量持平地分析在台灣很少被談到的政治體制的不同選擇,我個人當然是支持民主選舉的,而且也贊成政治學上被傳誦的名言―當民主失敗時,必須以更多的民主來改善。」

說到這兒,媽媽已經在催促大家吃飯。

我就暫時下個結論:「民主不只是老百姓有投票權,還必須佐以透明及監督的力量,重視施政的效率與結果,至於民主為什麼會失靈,該如何改善,我們以後有機會再來討論。」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0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