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 憂鬱症學者重新省思盛行的老鼠游泳實驗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憂鬱症學者重新省思盛行的老鼠游泳實驗
2020/06/30
點閱率:49

譯者/徐安妮    審訂/Dr. Lisa Lai

動物權益團體發起終止強迫游泳實驗的活動,辯論這種實驗方法是否被濫用

20190822-1s c7da1
科學家利用計時老鼠多久才停止游泳的方法,來推論老鼠的心理健康狀態。照片來源: Philippe Psaila/科學照片圖庫Science Photo Library

幾乎每個用老鼠做實驗來研究憂鬱症的科學家,對強迫游泳實驗都不陌生。研究人員把動物丟進一缸水裡,然後觀察他會試圖漂浮多久。理論上,一隻憂鬱的齧齒類動物會比一隻快樂的動物更快放棄—而這假設已領導抗憂鬱藥物的研究,和如何讓轉基因小鼠憂鬱的研究,超過數十年。

但是心理健康研究學者近年來開始懷疑,強迫游泳實驗是否對憂鬱症患者來說,是個有效的研究模型。人們無法確定老鼠停止游泳的原因,是他們已經心灰意冷,或是他們已經學習到只要停止游泳,實驗室人員就會把他們撈起來。其他像是水溫之類的因素也可能影響實驗結果。

Eric Nestler,一位紐約市西奈山伊坎醫學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神經科學家說:「我們不清楚憂鬱的老鼠到底是什麼樣子。」

現在,動物權益團體善待動物組織 (PETA)也投入這場辯論。PETA希望位於貝塞斯達(馬里蘭州)的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NIMH),停止資助其員工跟研究者使用強迫游泳實驗,以 及類似的行為評估方法。PETA在7月12日寫給國衛院的信中描述:這些實驗「對小動物造成強烈的恐懼、焦慮、害怕跟壓迫」,卻無法提供有用的實驗結果。
動物權益團體也指出NIMH董事Joshua Gordon在2000初期,還擔任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研究者的時候,曾使用強迫游泳實驗。

「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已經有一段 時間,都不鼓勵使用包括強迫游泳、尾巴倒吊等行為分析實驗,來做憂鬱症的研究。」Gordon在Nature期刊中發表這個聲明。「沒有任何一個動物實驗 能夠捕捉到人類機能失調的複雜全貌,尤其許多科學家認為,用這些測試來釐清人類憂鬱症背後的神經生物學現象,是缺乏足夠立論基礎的。」

但Gordon說這些測試仍然對某些科學問題是「關鍵的」,而NIMH還是會繼續資助這些研究。

雖然科學家堅持對動物造成壓力的行為實驗,對發展人類治療方法是必須的,PETA則回應,科學家們越來越擔心強迫游泳實驗所得到的數據品質。Hanno Würbel,一位伯恩大學(University of Bern)的生物行為學家說: 「重點是科學家們不應該繼續使用這些數據。在我看來這只是壞科學。」

沉沒或游動

科學家們在1970年代發展了強迫游泳實驗。其中一個最早的應用是研究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 (SSRIs)的藥效—一個經典的含氟西汀(fluoxetine)的抗憂鬱藥物。服用SSRIs的老鼠游動的持續時間比沒有服用的久。

到了2000年代這種實驗變得更流行,科學家開始重組老鼠的基因,來模仿與人類憂鬱症相關的基因變異。很多研究者採用了強迫游泳實驗作為一個「快速且骯髒的」方法,來評估他們是否成功誘發 憂鬱症,即使這實驗並非為此而設計,英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 UK)的神經科學研究學者Trevor Robbins如此說道。

到2015年,根據荷蘭萊頓大學 (Leiden University)心理健康研究學者 的分析,平均每天都有一篇用這個實驗方法的論文被發表。然而這個游泳實驗的追蹤紀錄是混雜的。它正確的預測不同的SSRIs是否有效治療憂鬱症,但在使用 其他類型抗憂鬱藥物時,卻產生了不一致的實驗結果。

而有一些SSRI的實驗結果是難解的。老鼠在服用藥物一天後,於游泳測試中就能測量到行為的改變,然而服用SSRI的人類通常需要幾周或是幾個月才能降低憂鬱的症狀。

因為對強迫游泳實驗的準確性有疑慮,大型藥廠像是Roche、Janssen 跟AbbVie,近年來已經廢止了這個測試程序。

繼續討論

萊頓大學醫學中心的神經內分泌學學者,也是2015年那篇研究的共同作者Ron de Kloet認為,很多研究者覺得自己有義務採用這項實驗。他說:「人們根據這個實驗獲得資助、他們根據這個實驗做研究、建立事業。這種文化使這實驗持續不 斷,即使大多數人都承認這些實驗的作用不如預期。」

Todd Gould,一位巴爾的摩馬里蘭醫學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神經生物學家,承認強迫游泳實驗追蹤紀錄不佳。但他說這實驗對他這篇研究論文是有用的:派對藥物K他命跟相關物質是否有效對抗憂鬱症 。

Gould 認為動物權益團體攻擊NIMH是很諷刺的,因為Gordon跟一些前任院長已經公開提倡,針對憂鬱症跟其他心理健康問題,要發展客觀的生物測量法。實際 上,這已算是在尋找替代許多動物實驗的方法了。不意外地,Gould說NIMH的審稿者,已傾向拒絕他採用強迫游泳實驗的研究計畫。

國衛院告知Nature期刊,研究經費申請人必須為使用動物實驗提出正當性的論述,而國衛院的審核系統「會非常嚴格評估用動物實驗的提案是否合適且正當。」

PETA在維吉尼亞州,諾福克郡的實驗調查部門研究員Emily Trunnell說,PETA決定把目標鎖定NIMH,是因為其傑出的心理健康研究。她說:「我們相信如果NIMH能表明立場,會是一個最強而有力的先例。」

她主張越來越多的科技,像是用人類幹細胞培養的「微型腦」,可以消除在憂鬱症研究使用齧齒類動物的必要性。研究者已經使用這些人體組織,來研究各種心理健康問題相關的 基因跟大腦迴路。

但有些科學家說,能用來取代強迫游泳實驗的最佳方法,是更有技巧的使用齧齒類或其他動物來做測試。Robbins說其中一個方法,可能包括精確地測量出動物憂鬱的症狀,例如對最愛的食物失去興趣。

Nestler說建立一個憂鬱症跡象模組,可以產生更好的數據,而不是企圖讓動物去模仿人類失調的複雜性。憂鬱症的症狀跟背後的基因因素似乎因人而異,而同一種治療法不會對每個人都有效。

他說:「我們知道人的憂鬱症不是單一的疾病。」

原文出處 : Nature  Nature 571, 456-457 (2019) doi: 10.1038/d41586-019-02133-2  

參考文獻 :
1. Molendijk, M. L. & de Kloet, E. R.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 62, 389-91 (2015). 
• PubMed        • Article       • Google Scholar

2. Zanos, P. et al. eNeuro 4, ENEURO.0285-16.2017 (2017).
• PubMed        • Article       • Google Scholar 

3. Wang, M., Zhang, L. & Gage, F. H. Protein Cell
 https://doi.org/10.1007/s13238-019-0638-8 (2019).

 




作者》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iwan Animal Equality Association(TAEA)—動物權(Animal Rights)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會團體。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0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