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看見

李偉文 的專欄

看見
2020/07/24
點閱率:69

在台灣看不同媒體報導同一件事或同一個人,絕對會有錯亂感,其實除了這種立場不同而會有不同的評論與認定之外,即便是似乎應該非常客觀的科學研究或是自然觀象,其實也都必須承認有主觀的成份存在,甚至我們還必須強調這種主觀的必要性。近代世界公認最偉大的自然觀察家達爾文就曾經這麼說:「我就不明白,那些心理不曾懷著一個理論,也就是一種好奇或猜想的人,為什麼要去觀察?」

哇,原來所有真正有意義的觀察必定是贊成或反對某一觀點,不然我們看一百個葉子還是一百個葉子,觀察一千顆石頭還是一千顆石頭,只有透過我們的想像(猜想或假設),這些零零碎碎的資料才能架構成有意義的理論或系統。

因此,想要看見,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的確,即便我們眼睛正常,而且就算用眼睛仔細地看時,並不見得能夠真正的看見。當我們不知道我們該看什麼東西時,那東西就算是擺在我們面前,我們的眼睛再三掃描而過,也看不見它。

因為眼睛的視覺神經接受到訊息後,必須傳到大腦來辨識並詮釋,我們的大腦必須知道我們要看什麼的時候,我們才會感覺看到了。

因此,看見本身是必須經由學習的,不是有眼睛就能夠看見。這些年我深深體會到,要真正的「看見」,其實是很不容易的。不管在求學考試中以及各種文本的閱讀中,或者從生活當中,我們不斷在看,也可以看到很多東西,但不一定真正看懂,可是一旦我們真正看懂之後,我們的目光視野,甚至原本平淡無奇的事物面貌,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因此,每次的看懂,又可以使我們看到很多東西。在荒野解說員訓練上課時,常會與伙伴們提到,解說的功能是「使看不見的東西被看見」,因此並不是我們唏哩呼嚕把一堆知識講完就算是解說完畢,真正的解說是一種互動,讓民眾看到原來看不到的東西,這才是解說任務的達成,或許更高層次的看見就像小王子書中所講的:「真正重要的事,常常是肉眼所不能察覺的,你必須用心靈去感覺。」

不過,通常我們還是希望世界上有客觀的事實,有普遍不移的真理,而寃屈被洗刷時的「真相大白」也使得我們對於這個世界有點信心。

可是,真相真的一定可以大白嗎?

英國古代有一句諺語:「真相是時間的女兒。」

意思是時間終究會把真相給「生」出來,水落石出,報應不爽。

其實,跟很多格言一樣,這只是個期望,並不是事實。

全世界,古往今來,多少事情在發生,「歷史事實」的形成是非常詭異,也非常有趣的過程。

有一本六十多年前英國一位女作家寫的推理小說「時間的女兒」,就是針對英國歷史某件四百年的定論所作的翻案文章,非常精彩,也令人震憾,不只將數百年來英國人所讀的歷史教科書的記敘變成胡說八道,連莎士比亞寫的理查三世,也變成可笑的大鬧劇。

通常我們對一件事的認定。詮釋,常常是有先入為主的立場,因為立場不同,對事實的詮釋就不同。以「時間的女兒」主人翁為例,理查三世是英國的邪惡象徵,英國兒童最大的夢魘,其實他不過被栽贓殺了他二個姪子的罪名,反倒是消滅理查三世的都鐸王朝,在英國歷史卻這麼稱贊都鐸「為了王朝的穩定,都鐸深謀遠慮地將所有可能繼承王位的對手趕盡殺絕……」,這樣一個滅族的大屠殺,居然歷史評價中是深謀遠慮,而背了殺二個孩子黑鍋的人,卻成了十惡不赦的大魔頭?

清朝末年有個革命志士曾寫過這首詩「起向高樓撞曉鐘,不信人間耳盡聾」初看好像很豪邁,很有信心,其實是憂傷無比。作者的不信人間耳盡聾只是一種信念,是那種不服輸,起身摶命一擊般的姑注一擲。因此事實是,我雖不信,但長久以來他們真的都聾了。

那怎麼辦呢?對於歷史?

好吧,我們還是相信時間是真相的女兒,只是時間不會自動生出真相來,她只提供機會,讓人不絕望而已,我們得努力的且勇敢的幫她催生。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0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