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 暴力的娛樂—現代狩獵的各種惡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暴力的娛樂—現代狩獵的各種惡
2022/05/20
點閱率:931

史前時代的人類可能必須靠著打獵才能生存,但今天大多數的獵人圍捕獵殺動物都只是為了刺激,而非出於必要。這種不必要的暴力式「娛樂」使動物家破人亡,造成無數動物孤苦無依,獵人失手時,更可能造成他們身受重傷。

痛苦和受苦

大多數動物極少馬上死亡,許多動物都會因為遭到獵人嚴重打傷但未當場死亡,最後凌遲痛苦死去。

根據「緬因州弓箭獵人聯盟」(Maine BowHunters Alliance)一名成員估計,約有50%的動物是被十字弓打傷卻沒死。過去研究調查80隻戴著無線電追蹤器的白尾鹿時發現,其中有22隻是被「傳統弓箭器材」射傷,11隻受傷的鹿未被獵人尋回。

有一份英國的獵鹿研究發現,11%的鹿是被獵人開了2槍以上才死亡,而且有些受被打傷的鹿苟延殘喘逾15分鐘才死亡。

被獵人打傷的狐狸當中,有22%會被二度開槍,10% 成功逃跑,但有位獸醫認為,他們即便逃跑也「極有可能餓死」。

打獵也會打亂動物的遷徙和冬眠,使他們的家庭破碎。對於狼或鵝這種交配和生活於緊密家庭單位的動物而言,人的狩獵行為可能危害整個群落。

無論是感受到的驚恐,或是逃脫不了的震耳槍聲和獵人製造的其他騷動,都會造成這些動物巨大的壓力,嚴重影響他們行動路徑和覓食習慣,使他們更難儲存渡冬時需要的脂肪和體力。巨大的聲響會打亂他們的求偶儀式,也可能使親代棄巢,導致幼獸遭到天敵的攻擊。

打獵變成一種運動和「公平狩獵」

打獵常被稱為運動,使這種殘忍又不必要的大開殺戒搖身一變,成為社會認可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但運動應該是在雙方合意,又有裁判擔任仲裁的競爭活動。而且沒有任何一種運動,會忽視某一方的意願刻意造成他的死亡。

有些運動團體聲稱他們有遵守法律,而且獵殺的是放養的動物,人類在獵物面前並無「不正當的優勢」,因此屬於「公平狩獵」(fair chase)的活動。當然,鼓勵獵人用來福槍、散彈槍和弓箭等動物無法逃脫更遑論反擊的武器,也是同樣這幾個團體。此外,今日所謂的「放養」,指的也很少是以前獵物可以徜徉漫步的廣大原野。

大自然本身就運作的很好

雖然獵人嘴上常替自己殘忍的嗜好辯解,但打獵其實與「保育」或「族群控制」無關。事實上,他們的獵物大多是特別為了狩獵活動圈養的動物。

只要人類不改變大自然,自然界生態系微妙的平衡就能養活大多數的物種。自然界的掠食者只會獵捕生病和虛弱的個體,因此有助於維持這種平衡。

然而,獵人拼命獵殺他們想要掛在火爐上方的動物,這些通常都是雄壯的大型動物,然而,自然界正是需要這類動物,才能維持基因庫的穩固。這種「戰利品狩獵」(trophy hunting)可能會造成物種族群的弱化:據信盜獵大象會增加非洲無長牙的個體數,而在加拿大,打獵已造成大角羊的角在過去40年內縮小1/4。根據《自然》期刊報導,狩獵「對於族群基因的影響可能更甚。」

即使發生罕見的自然事件造成族群過剩,大自然也會自行穩定群體。餓死和生病對動物而言雖然不幸,卻是自然確保健康、強壯的物種得以存活並維持族群強健的方式。族群中最大的個體被獵人殺死之後,瘦弱成體的後代也很難找到食物,獲得所需的營養來撐過極端的氣候;因此,打獵實際上可能造成動物餓死,而不是保護動物。

「運動」狩獵也可能使其他問題變得更嚴重。例如,在州際之間轉移人工繁殖的鹿和麋鹿,極有可能是造成「慢性消耗病」(chronic wasting disease,CWD)擴散的原因,「慢性消耗病」是鹿和麋鹿會感染的一種致命神經性疾病,嚴重程度可比擬狂牛症。美國農業局(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USDA)為此提撥數百萬元的經費給各州的野生動物機關,來「控制」鹿和麋鹿的族群數量。雖然美國農業局和疾管局聲稱「慢性消耗病」與任何影響人類或農場動物的類似疾病無關,那些鹿和麋鹿卻仍持續遭到殘殺。

另一個問題是,他們為了讓獵人打獵,而將「可做為獵物的」外來動物帶到非原生地的環境:如果這些動物脫逃活了下來,反而會對當地野生動物形成威脅,並破壞既定的生態系統。

因事故而犧牲的受害者

因狩獵而受害的並非只有獵人的目標獵物,打獵事故會破壞人的財產,並打傷甚至打死馬、牛、狗、貓、登山客和其他獵人。根據獵人教育協會(Hunter Education Association)表示,每年美國的打獵活動都造成數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而這還只是人類的傷亡而已。

嗜血和利益所驅

即使美國打獵人口比例不到5%,其他沒有打獵的人還是被迫與那些荷槍實彈的打獵狂熱份子共享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國家森林、州立公園及其他公有地。美國的獵人當中約有40%的人在打獵時,導致數百萬隻動物死亡或身殘。大多數負責管理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國家森林、州立公園及其他公有地的聯邦和州立機關的經費來源,有一部份來自於漁獵活動,因此不但沒有實施規範或管制這些活動,反而經常大力鼓吹。

有些特殊利益團體會為那些從小未接觸過打獵的人舉辦活動和組織支持社團,對象則是婦女、少數族群和老年人等比較不可能購買狩獵執照的人。野生動物機關也知道如果獵人上次打獵時有成功打死獵物,他接下來幾年很有可能購買狩獵執照。因此他們實施一項通常稱為「野生動物管理」或「保育」的計畫,來提高「獵物」物種的數量。這些計畫有助於確保獵物數量豐足,進而確保狩獵執照買賣的收益。

由於野生動物機構的經費來自於漁獵器材的消費稅及執照買賣收益,使的僅佔美國一撮比例的獵人對於應如何管理野地及居住其中的動物的方式,擁有不成比例的話語權。同時,因為有錢能使鬼推磨,所以那些參加登山或賞鳥等不具殺傷性人道活動的美國人,在決策時卻幾乎毫無立足之地。

你可以做些什麼

在你支持「野生動物」或「保育」團體之前,請先了解他們對於狩獵的立場。「美國國家野生動物同盟」(National Wildlife Federation)、奧杜邦學會(the National Audubon Society)、美國塞拉俱樂部(the Sierra Club)、以薩克華頓聯盟 (the Izaak Walton League)、荒野學會(the Wilderness Society)、以及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the World Wildlife Fund)等團體當中,有的支持運動式狩獵,有的則不反對。

如果你想要在當地抵制狩獵,可以在你的土地上立一個「禁止狩獵」的牌子,也可以加入或設立反對狩獵的組織、抗議組織性的狩獵活動,並在狩獵區噴灑鹿科動物的忌避劑或(從理髮院取得的)人類頭髮。

如果你在美國發現國家公園裡出現盜獵行為,可以撥打1-800-628-7275,向「國家公園保護協會」(National Parks and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通報。

你也可以教導其他人更了解狩獵、敦促立法委員訂定或執行野生動物保護法,並堅持主張沒有打獵的人同樣能成為野生動物機關幹部代表。

譯者/黃懿翎(自由譯者)




作者》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iwan Animal Equality Association(TAEA)—動物權(Animal Rights)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會團體。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2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