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大地的價錢。最後的海岸,趕盡殺絕。

蘇小歡 的專欄

大地的價錢。最後的海岸,趕盡殺絕。
2010/12/27
點閱率:3,479

各位朋友:
 
八年前我曾為青少年寫過武俠小說,「後記」提到考慮搬到臺東海邊,並「希望那塊海邊,政府永遠不要開闢公路,試圖把臺灣給圍起來。」

前一陣接到朋友轉信,卻說政府一直探頭探腦,就是要圍起來圍到不能呼吸才甘心!現在已決定先蓋一半!要得逞一半了!

!!!

十八年前大兒子才兩歲,我帶家人到墾丁旅遊,在龍磐草坪上,兒子睏了,我怕草尖弄得他不舒服,急切間找不到地墊,我把上衣脫下為他鋪著,由於光著赤膀,還被旁邊的年輕人笑。我坐兒子旁邊向北眺望,心想多漂亮的海岸線!

那個時候,兒子還不會講話,多美好的記憶!(圖左,當年在墾丁的小孩,怕草刺。他很快吃全素至今。現20歲,身高180公分)

第二天,我們開車繞過鵝鑾鼻到東岸,勾回來再往北開,碰到佳洛水,被迫停下,守衛說:「再過去沒路了!」

我心中,反而覺得很高興。

後來才知道,臺灣百分之九十九的海岸線,都被政府圍起來了,這是剩下的1%,也就是所謂的「最後的海岸線」。

臺灣不少北、東部的漂亮岩岸,因沿海公路拓寬,美麗公路變成傷心公路,「只想路過,不想駐足。」這些路上,砂石車無時不刻橫行,只在提醒我們:臺灣的人,是如何在賤賣和賤用自己的大地!

我從不想批評政府,尤其不願對馬總統惡言相向。今年三月跟一些評論家聚餐,這些朋友不乏過去是馬一路從高中到大學的同學,從市長起就扶他到今天的大位,但在一次總統府見面後,跟馬翻臉。

即使聚餐當時一片罵聲,我也不想參加。

但我實不明白,馬政府何以要趕盡殺絕,硬要在最後的海岸線這西施美人的臉上劃一刀?

這段海岸並非不開不可,它旁邊就有路,欲通行的人,不過是多繞幾十分鐘甚至幾分鐘的路而已。

這段一邊山一邊海,緊緊相繫、幾乎再沒什麼空間的最後海岸是個樂園──要享受它,請走路進去!

不想走路,樂園就沒有了!

要過夜,要玩耍久留,請搭帳篷!

猶如在臺北的西門町,多年的車馬威脅之後,終能知道劃出一塊行人徒步區,讓大家免於車子打擾,也還給我們「這還是一個有審美素養的社會」的印象。

為了查閱資料,我看到了懷民先生在反對建蘇花高速公路一事的發言,他說:「這樣下去,我們沒有(精神)空間了!」我很同意他的話。(註1)他還說,發展花蓮,應該是發展成更細緻的文化和觀光資產,細水長流,不是這樣殺雞取卵。

我不禁緬懷起過去一些「有古大臣之風」的名臣,如趙耀東先生。

希望把臺26線這段「最後的海岸線」連起來,最大理由,聽說是當地居民之渴望。

一個政策下去,很難所有的人均獲現實上的利益,這是事實。當年你的祖先留給你的若是內湖山區的地,你可能大大發財,因為可以蓋房子賣錢;但若留的是新店山區,你的臉可能要變成「苦瓜」了,因它後來被訂為水源保護區,不但不能(隨便)蓋房子,祖先遺澤,可能剩下的是年年寄來、須繳稅的稅單。

但在擺盪之間,有能力的能臣,須知所取捨。以今天臺北水源保護區為例,幾乎整個大臺北近百分之百靠這塊保護區供水。我身住這堙A知道當年擋掉多少利益遊說,積極、堅持設立水源保護區的,正是趙耀東先生。保護區劃下去,會帶給某些人不便(註2),但沒有這樣限制:禁建禁開發、不發展觀光、不讓學校設立,如今臺北的人,哪有這麼乾淨、全臺第一的水可以喝?

今天這塊最後的海岸,對一個有能力的政府而言,並非無法處理。施政大氣一點,在補償上大氣一點!當地居民並不多,要走要留,要徵收土地、要劃為國家公園,都有辦法解決的。

國之施政,大家都別太短視。短程、中程、長程目標,須是同時存在,而非斷開執行──而且,常常長程的目標的迫切性,要比短程的都急。
 
大地無價,開這條路不過讓開車的人省個幾分鐘而已。這事吳院長應就可解決;我們寄望於吳敦義院長,寄望他不至開倒車、不至這麼糊塗。
 
  ※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據報導,業者研發出不使用蛋的蛋糕,受到歡迎。
無奶無蛋,也可以做出好西點。希望各麵包店,增加供應,技術上沒有問題的。
我個人連這種無蛋的美味蛋糕也不太吃了,上了年紀的人我也不怎麼推薦,因含油可能太多。舍下現在甚至向鄰居購買一種無奶無蛋且無油的手工麵包,很健康。
當然,和年輕朋友歡樂的時候,偶一吃吃素糕,又何樂不為?

其實,無蛋蛋糕一、二十年前就面市了,吃起來一點也不遜於傳統蛋糕。我們特別在此再提一次,是讓大家思考上破一點迷思。

本週一通函,豈非常常也就是提供另一種思考而已。
習以為常的事,往往不一定對的。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於 歸藏山莊

 

註1:我根本就覺得,國道新建工程局,可以考慮撒掉打散,免得堶悸漱H,一天到晚想蓋高速公路。當年(中山)高公局再生出一個國道新建工程局,堶悸漯B友就告訴我,任務可能就是要蓋高速公路把全臺灣圍起來。我初聽時不覺得特別刺耳,沒想到,為害這麼大。

註2:臺北水源保護特定區,當年副總統謝東閔求公家族的學校──實踐家專,曾在此區買了地,準備從大直遷校至此,但因特定區成立,無法成案,但好像也沒聽到謝家大動作鬧事,真是難得的家風。


附一:無蛋蛋糕

附二:反對在「最後的海岸建公路」的連署網站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