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50年烽火,十萬里戰線,全球多少悲傷夢迴?問題只有一個……今日週一,是無肉日

蘇小歡 的專欄

50年烽火,十萬里戰線,全球多少悲傷夢迴?問題只有一個……今日週一,是無肉日
2011/04/26
點閱率:3,632

各位朋友:

   我曾在還很封閉的年代,出國到馬來西亞,碰到當地華人對我說一件很鮮的事。

   他說:「馬來西亞北邊是叢林,到現在還有共產黨。」

   我一愣,這事我從小讀到大的臺灣教科書,絕不會寫。且,不會吧!那是說,我有可能在路上遭遇書上寫的東西?那時中國大陸我們是不能去的,書上把共產黨說是「萬惡不赦的共匪......」(不赦,大概是蔣老先生一個人不赦吧。因為共產黨讓他管轄的區域,從300突然變得只剩1。一笑泯恩仇啦。)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書中說的匪類呢!臺灣窒息式的宣傳,感覺上,這類人種頭上長著角,嘴巴還有獠牙露出。

   馬國友人又說:「我以前當過兵的。共產黨在叢林打游擊,我們去抓。」

   我說:「真槍實彈!很危險,你怎麼沒死?」

   他說:「放心!共產黨都是中國人,躲在樹上,不會打你,只會打紅毛!」

   我簡單笑彎了腰,也明白了臺南為什麼有「紅毛城」。以前臺灣叫外國人都叫「阿斗啊」,鼻子突出的意思,不會有人叫「紅毛」。後來在東南亞半島行走,當地華人對洋人的戲稱,就是「紅毛」──原來如此!我去的時候,馬來西亞獨立不久,之前馬來西亞由英國人統治。友人當兵時代的英勇事蹟,是由英國軍官帶隊打共匪去啦。

   不過,我到現在還是不太明白,我遇過的洋人,紅頭髮的真的很少,為何叫紅毛不叫金毛呢?唔,當年在南洋地區比較活躍的洋人是荷蘭人,會不會荷蘭人紅髮比較多?我有欠研究了。

   紀錄片上,我曾看過南韓人隔江祭拜親人和祖先,因回不了北韓;讀高中時,我共五個死黨,四個是外省人,上一代都有逃難經驗。其中之一的媽媽說,當年在北平遇空襲,家長要她到城外「避一避」。這一避,再也沒有回過家──她才十三歲,一個小女生!另一個更慘,媽媽生了好幾個兒子、女兒,逃臺灣時,只來得及抱他,最小的弟弟,只好丟在大陸,生死不知。他倆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從小可說沒有親戚,也可說親戚很多──只是都沒見過。詩人管管告訴我,他少年鋃鐺的時候,在村外玩耍,瞬間厄運臨頭:國民黨的軍人掏槍「抓兵」!下跪求「讓我們回家見父母最後一面」也不獲許。從山東押走他的人即是他的排長,來臺後在連上的大通舖,還睡他旁邊呢,X媽的!

   這麼多苦難,這麼多痛徹心脾,這麼多午夜夢迴,原因只有一個──

   ──共產黨。(待續)

 

 

 

 

 

 

 

 

(↑馬克斯。「馬克斯,在許多笨蛋中最聰明的一個,但還是笨蛋。──○○○」)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我義父鄭先生是懂得欣賞中國美食的人。二、三十年前,他帶我去中山北路和南京東路交口的「天廚」吃飯。我第一次吃到一種東西,晶瑩剔透,直如碧玉,看了就喜歡,咬之則爽脆有精神。此物我從未吃過,驚為天人!請教是什麼東西,原來是「西洋芹」,進口的,臺灣沒有。高檔貨。

   中菜不時興做冷菜。當年天廚處理它,不止是冷菜,而且是「冰菜」。做好後,特地送冰箱冰,更為稀奇了!我現已不吃冰食,但其淋上含洋芥茉醬汁的風味,至今難忘。

   現在西洋芹很便宜了,便宜到比吃米還便宜。雖然對進口貨會產生「不環保」的疑慮,我適當的情況下還是會買回家。中午家中人口少,不用煮飯,把西洋芹剝個兩片,燙熟切片(註),用一點點橄欖油、鹽、黑芝麻、樂明福公司的「草本味素」拌一拌當飯吃,配上一碗皇帝豆磨菇湯,也大呼過癮,人生樂事啦!西芹不易壞,當飯吃,一朵可以吃很久、很久、很多頓!何況胃又沒有負擔。

   (註:汆燙。「汆」讀如「川」,但沒捲舌。等水沸後丟西洋芹進去,水立刻變不沸;等它再沸後,停留約30秒,即可撈食。第一次沸到撈起,一分鐘內解決。)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歸藏山莊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