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三生石上舊精魂,故人昔音,憶「日常法師」……週一請無肉

蘇小歡 的專欄

三生石上舊精魂,故人昔音,憶「日常法師」……週一請無肉
2012/02/20
點閱率:16,331
各位朋友:
 
我因推動「週一無肉日」,曾偕大愛電視台工作人員到「里仁」連鎖門市取鏡。當時半開玩笑介紹:各宗派的領袖都「目標清楚」,唯里仁的開山師父非常低調,他是……側目一看店中文宣,我才確定地說:「日常法師」。
 
大愛的人想一下,說:這位法師,應該和我們慈濟有一點關係……嗯。
 
「日常法師」?我突想起羅姓友人的信,心中一震:莫非這位日常師父,就是故人?
 
 
會有一種人,只見一面,但直到現在,三、四十年了,經過初會地,還時時讓你想起他嗎?
 
會。我經常開車經過新店寶橋路,往往不自覺想:那個山中精舍在否?我會去找他嗎?找得到嗎?
 
 
幾十年前,三個高中小毛頭,在課業壓力下於新店大坪林山區翻山遊走混盪無緒。路過一片竹林,我們練習用竹葉作成小船,放它在山中小澗飄游,玩完小船,一不小心抬頭,眼簾豁然出現一座與世隔絕、雅緻小巧的精舍。
 
寶橋路、木新路車聲,遙遙依稀可聞,但不會有人知道,這裡有個精舍。
 
而,像電影一樣,一位俊朗沉靜的「青年人」,就站在精舍高階,對我們微笑。
 
他是成大畢業的,我們吃驚不小。那個年代能讀大學已非常不易,吃素拜佛,更是阿公阿嬤不甚了了、隨便做做的事;社會上,普遍根本對「佛法」一無所知。但,他已大學畢業且出家數年。
 
我仍記得住他大部分的講話。什麼「修佛一年,佛在眼前;修佛三年,佛在天邊」。我心想你高大俊美,足可匹配一位嬌妻,出家實在可惜。當時口中問他:你會還俗嗎?他回道──「九條牛都拉不回去的。
 
我一生,沒再見過這位年輕法師。
 
另外兩個高中生,一姓江,一姓羅。羅先生前些時寫了信來:
 
○○:
 
昨夜上「谷歌」搜索,得知真因法師已於2004年圓寂,還清晰記得我們高中時到七張山邊佛堂,他一派閒靜邊種菜、邊開導我們佛學入門,還教我們靜坐;佛堂小溪野薑花香氣襲人,那時精力無限,只是被聯考壓得透不過氣。我念政大大一時,曾和陳○穗及讀清大的楊0勳、交大的蔡○智一起到青草湖畔的美國佛教會譯經院找他,他在閉關中竟然破例出關接待,原來他剛好返台短暫停留,分手前還留給我紐約地址,相約有緣再見。
 
到德州念書的第一年暑假,我和陳0穗還有三位朋友從達拉斯開車環遊美國東半部,到紐約後由當地朋友帶路搭地鐵找和尚,還真的輾轉在Bronx區重逢,真因法師已用「釋日常」法號在美國弘法,離別時走了三個路口,倏然回頭還看到法師雙手合十為我們送行,年輕時心思繁雜無緒,來去匆匆,如今那一幕景象卻鮮明地在記憶中一再倒帶,這也是我和真因法師最後一次見面。
 
真因法師算是我佛學的啟蒙者,這麼多年來自己一直沒有任何長進,但法師已是德高望重的一代宗師,你到Google打下「釋日常法師」竟然有一百五十萬則訊息,還有人以他闡述的「廣論」撰寫博士論文,維基百科也有「日常法師」的生平傳略,這麼多年來我竟然對他的行止渾噩不知,真是可歎;他的舍利子目前供奉在雲林古坑的大悲精舍,當地有他生前創辦的「福智教育園區」。
 
下次返台,希望能找你們一起去雲林祭拜真因法師,給這夢幻泡影的人生劃下一個章節。 
 
 
跟大愛拍攝回來,想到這信,手腳發冷,莫非真的是老朋友?上網查證,天啊,日常法師,果真是那位「真因法師」!中宵垂坐,依稀浮現,當年他確實說過,大陸變色,他隻身由叔父帶到臺灣,資料完全吻合。
 
雖再也沒見面,但當年一晤,我寫了一篇記相遇的文章,投刊在《新夏雜誌》。據法鼓山聖嚴法師回憶真因(即「日常」)的文章,確實日常法師跟慈濟證嚴上人的師父印順大師伴學過,當年常替病中的印順老回友人信,真因也和淨空法師一起經營過「華藏講堂」,聖嚴法師本人則在紐約沈家楨居士等人所創大覺寺當住持時,和真因更是兄弟一樣地相融相處。
 
福智系統下,有慈心會、福智小、中、高學校,里仁連瑣等,規模非常宏大,只是非常低調。慈心會是政府最早授權作「有機認証」的單位之一,福智學校系統即將有自己的大學,而里仁被天下雜誌形容為「販賣良心和乾淨的事業」,門市已超過八十家。我其實早知福智系統,但實枉不知他們導師的大名號。
 
每年十月,徒弟都在林口體育館舉辦日常恩師紀念會,參加人數均超過五萬;今年會前,他的徒弟找上門來了,慷慨送我非常多書,讓我知道過去那座精舍叫「同淨蘭若」,也讓我知道更多這位徒弟口中的「常師父」的行誼。難得一位出家人,早在十六年前,覺人所非覺,一力推動「有機」概念,不悔地做著愛護生命和友善大地的工作。當年開創園區,散步時聽隨從說「這奡縝野梪O鷥群,吃了農藥,一隻隻全死在田裡」,常師父聽完默不能語,散步完回寺躺下休息,開始流淚,一直流,一直流,流到最後交待負責的徒弟,「以後我們福智村,絕對不可以用化肥和農藥,不管怎麼賠(錢),都不可以。
 
慈心會推動有機農作,寶愛動物生命,及於虫蟴,留下很多感人事蹟。我開玩笑說:我很多作環保的朋友,一定很羡慕,因他們大都只能提出問題,無力解決問題,但慈心會轄下有幾萬、幾十萬龐大志工,什麼大公司董事長都可以拿起鋤頭下田,不但找出問題,連帶問題也可一併解決。
 
    
 
如果自幼即吃素的真因法師知道我這當年穿著制服見他的毛頭小子追隨驥尾,現在和他一樣,也做著推動素食、推動友善大地的工作,當會一笑吧!真的令人咋舌的緣分。當年他對我們說的沒錯:一切都脫不開因果。唐朝李源和圓澤和尚交往,十二年後仍不能相忘,遠道相訪,和尚隔世留下一首詩:「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這詩,每常縈我腦際。
 
(※本信以上部分,已在聯合報副刊二月六日見報。另:蘭若,「精舍」之意)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本信讀者柴小姐來信,希望我們為各地值得推薦的素食餐廳建個資料庫,並慢慢累積它。
 
我們覺得這個主意很好,下一篇起,將先把值得推薦的北、高等大都市素餐廳,掛在信函之後,閱信人可迅速查閱。之前沒做,是因考慮到目前網路發達,上網即可得到相關資訊──不過,將來我們做的,應是以我們親身嘗過且認為值得推薦的餐廳為限。菜的水準乏善可陳,環境雜亂、老闆老闆娘穿涼鞋且手、腳指甲有汙垢者,一律不推薦。
 
臺灣宴客型的素餐廳選擇仍太少。柴小姐是律師,可能確實也很需要這方面的可靠資訊。猶憶兩年前我初下山推動素食,第一次即是趙梅君律師請我去忠孝東路的「陽明春天」用餐,當時我穿上被蚜虫咬破洞的舊毛衣、打起數年沒打的領帶赴會。也是那次經驗,我才知道臺北市已有這麼好的宴客型素餐廳。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歸藏山莊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