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賽德克巴萊沒有說出的故事

李偉文 的專欄

賽德克巴萊沒有說出的故事
2012/07/27
點閱率:4,412

從來沒有任何一部電影像賽德克巴萊一樣,我們全家人這麼期待它的上映,並且願意上戲院觀賞表達我們的支持。

我們很少上戲院,一方面是成本太高,要在特定時間上街,交通車程與購票入場等等必須耗費太多的時間,另一方面我們習慣在全家人方便的時候在家堨峓趧v機打在牆壁上看電影,最後我也認為一部電影如果值得看,就值得我們看第二次,因此我會購買DVD留藏,可以隨時再看。

不過對於賽德克巴萊例外,因為導演魏德聖的關係,買票上戲院也是為了表達支持與為他的夢想與執著而致敬。

上戲院之前,我與AB寶早就把相關於霧社事件的資料都看完了,包括邱若龍所畫的漫畫,就是最早引發魏德聖興趣的那本書,也把劇本小說以及後來遠流出的有關整部電影製作拍攝過程的五本書也全都看了,因此這次看電影已不是看劇情內容,而是看演技看電影的場面與氛圍。

看完上集,我們全家在戲院附近小餐廳吃簡餐,等著接續看下集。聽到坐在隔壁的年輕父母親在討論,認為整部電影打打殺殺、充滿了血腥,會不會對原住民反而產生負面印象,認為他們殘暴、凶狠、能夠眼不眨一下就砍別人的頭。小孩子也問:「他們為什麼不能互相寬恕呢?」

我看那對年輕夫妻聳聳肩,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回過頭來詢問AB寶:「自古以來分佈在全世界不同地方的原住民部落,很多都有出草砍人頭的習俗,甚至有的還當作成年儀式,將附近部落成員的人頭砍下,作為榮耀的象徵,為什麼?」

A寶回答:「表示一個人的勇敢?」

B寶說:「是不是因為彼此爭獵場,處在敵對戰爭之中?」

我提醒AB寶:「說他們是處在敵對戰爭狀態並不是很恰當,因為他們長年依古老傳統習俗互相出草獵人頭,與現代兩個國家因某些事情引發戰爭是不一樣的,而且依爸爸看過許多人類學的研究調查所了解,通常出草的勇士與所砍下的那個被犧牲者彼此之間通常是無冤無仇的,他們對於砍下的人頭也一輩子以禮相待,在各種祭典或生活中把他當作尊崇的對象,而且我認為一個古老習俗可以跨越地域、跨越時空一直流傳下來,一定有背後形成的原因與意義,就像任何民族的禁忌也有符合當時情境合理的解釋。」

從整個世界所有生物與生命的角度來看,人類與其他物種一起在地球演化,在漫長的數百萬年數十萬年一直來到數千年前的狩獵時代,原則上與其他物種都維持著平衡狀態,換句話說,很少物種會因為人類的存在而滅絕的,一直到進入農耕時代,人類文明快速進展之後這個平衡才遭到破壞。

可是即便在狩獵時代,人類的智慧加上會使用工具,使得人類沒有天敵來制衡,當人口愈來愈多,也會對賴以生存的環境造成影響(獵場堛滌坁奕Q打光了),最後也會對自身產生危害,所以也就只有透過人類自己來限制人類的數量,出草大概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形成的。

因為穩定的生態系會來自於穩定的食物鏈關係,彼此的數量都維持在一個動態的平衡狀態,不會過多,也不會滅絕,而且吃與被吃的關係,彼此並不是敵人。就像獅子吃羚羊,反而是幫助了羚羊,若沒有獅子存在,雖然短時間堬雃洏i以繁衍很多興興向榮的樣子,但是一旦把生活圈內的食物全吃光了,反而所有羚羊會在下一刻完全滅絕,因此獅子反而可以說是羚羊的天使。

以生物的角度來看,部落的獵場是固定的,但是人類沒有天敵,當人口愈來愈多,除了會將獵場的所有生物趕盡殺絕,最後也會危及部落本身。古老的智慧告訴他們應該控制人口,相鄰部落間彼此的出草,或許是由此而產生的方法吧?

AB寶好像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論點,覺得很新奇,忍不住問說:「那麼現在地球上那麼多人口是不是很危險?」

我告訴她們:「人類科技文明以及後來發現化石燃料,可以說現代人是整個地球演化史中的突變種,有人比喻成現代人類是地球之母身上的病毒,因為病毒不斷增生,最後反而會傷害了牠所賴以生存的宿主。其實在近代文明對於人口過多調節的方法是大規模的戰爭或瘟疫的流行,像幾百年前,一場鼠疫,黑死病,歐洲就死掉三分之一的人口,或者古代隨便一場戰爭,往往就死掉五分之一的人口左右。」

AB寶更好奇了:「現代已沒有大規模戰爭,人類的醫葯進步,任何疾病的發生也不再死掉那麼多人,人口現在已突破七十億,好像也沒什麼問題啊?」

我感慨地說:「人口的快速成長首先來自於農耕的發明,可是以種植農作物加上畜牧業產生的能量能養活多少人口是有限的,可是當人類發現來自古代的化石燃料,那些是儲存了幾千萬幾億年前生物的能量,我們可以輕易獲得並且利用,所以人口才能夠大量成長,包括大規模種植的農作物的大量收獲也是來自於化石燃料製造的肥料、殺蟲劑、除草劑,以及大規模生產所需極耗能源的灌溉系統…等等。等到這些古代化石燃料用完了,實在很難想像現在地球上的這麼多人口該怎麼辦?」

吃完簡單的餐點,走向戲院時,我跟AB寶講我的結論:「以目前的信仰或尊重生命的價值觀來講,不論用什麼理由,殺人絕對是不對的,但是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人類已經沒有毀滅性的天敵,再加上醫療衛生體系的進步以及人類追求和平的努力,全世界目前可以說處在最富足安定的時代,可是這個時代的基礎是建立在勢必會耗盡的化石燃料上,是相當虛幻也相當危險的,因此賽德克巴萊堿搹殘忍的習俗也許從更大且更長久的生命永續的角度來看,或許反而是慈悲的,不過當然我們也不是說戰爭或殺人是值得鼓勵的,而是了解自然資源對人類發展的限制後,要趁著地球資源還沒有耗盡前,盡所有努力將人類的社會過渡到永續的社會,這也是賽德克巴萊帶給我們最大的提醒吧!」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達爾文提醒我們的     |      回 李偉文 的專欄     |     下半輩子的事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0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