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釣魚台的戲碼。血性與理性。「非戰」是唯一準則

蘇小歡 的專欄

釣魚台的戲碼。血性與理性。「非戰」是唯一準則
2012/09/03
點閱率:4,407


釣魚台

各位朋友:

釣魚台事件在臺灣初起,小弟讀高中,過程中亦參加策劃了一些反日活動,最後引起相關單位注意。「他們」處理也還算相當細膩,不動「核心」,先動「外圍」,以了解實況。幾位有參與但不算太積極的淡江大學學生,晚上睡覺睡到一半,被人叫醒,用吉普車(車種沒記錯的話)帶走。那時算比較核心的共四人,我是年紀最小的。這四人反都沒受到直接的打擾。四人中有一位也很特別,舌如鬼,筆如刀,脾氣火爆,連蔣家都頭痛,後來蔣家曾乾脆聘他去當蔣孝○先生的家庭教師(可惜還是沒把學生教好)。

相關單位了解後,倒還十分明理,平靜收場。四人中一位姓葉,其母在當時的中興新村省政府上班,乃公務人員也,被叫去講話:「叫你兒子不要做了吧!」嘿,較不成熟、較無自信的統治系統都是這樣,「它」既要激起你和它一樣方向的血性熱情──反日,是「它」自己先反的啊──但它又不能讓你失控,跑得太前。

那是很多年前了,當時臺灣政經環境風飄雨搖,統治者繃緊一點也是合理,被統者則處於苦悶的年代,血性衝動,也是合理。幸好臺灣已走出這個階段,「站起來走路」,不再在地上爬了。


莫老先生

「保釣」後來燒到海外,鬧得很大,一批臺灣血性青年,其後甚至在美國直接「投共」,從此無法回臺。我曾耳聞一轉傳消息,某位在聯合國服務的優秀作家,在鬧得最兇時曾剪指濺血,也被列入黑名單,回不了國(注)。過去我亦認得黃花崗起義的第三先鋒隊(注)隊長莫紀O先生。他親口告訴過我一件往事:他的好友是一對兄妹,立志參加革命,但圖謀推翻滿清是大罪,家中當然強烈反對。兄妹中的妹妹(注)竟然「剪指明志」,家堣]只好默許。黃花崗之役以失敗收場,七十二烈士,包括林覺民先生,都就義赴死。後來這些革命黨人終於成功了,建立民國,但革命成功之日,就是昔年生死同志為了當官發財「互鬥」的開始,莫先生僥倖沒死於起義現場,他瞧不起這些互鬥的同志,立志終生不當官,以終日頌讀殉難知友的詩文和寫毛筆字來渡餘生(注)。



七十二烈士墓

上開所提「海外保釣」和「推翻清朝」的往事,即因「血性」而起。歷史就是這樣,讀通或看通便知。多少美麗善良的事,因血性而起;多少愚蠢無知的悲劇,也因血性而起。但反過來,「理性」也是一樣,多少人類社會的建樹、偉業,是因理性而有、而保住,但多少顢頇養奸,老化膽怯,也是借理性之名,而變為既成事實。


釣魚台2

 

 

關於釣魚台的真相,我提一件事,是否為真,您有興趣參考參考,我無主觀意見。大學畢業後多年,我遇一昔日同學,他有特別管道。一日閒談,他說:當年國民黨撤到臺灣,釣魚台此一無人島其實還沒有被任何「勢力」介入,臺灣有絕對的機會,但代價就是必須派軍艦每三十分鐘(或三小時?忘了)巡邏一次。老蔣總統思之再三,終於放棄。據翁台生「西方公司的故事」一書所述──他引用美國軍事代表團的調查報告──三十八年國民政府軍「坦克與裝甲車約五百輛,油料僅供每輛軍車行駛二十公里」,巧婦無米費盡心思,家業維持不易,如此看來老蔣總統放棄的說法也頗為合理。

臺灣不巡日本巡,最後就實際成了日本人的「範圍」。

不管老百姓怎麼鬧,國際間現存的是有一些「現狀」的,比方航空識別區,巡邏區,不會輕易改變或被「冒進」的,也幸好有這些範圍,不然全世界天天要軍艦相對、槍口互指、戰火四起了。目前釣魚台相關各國,其實主政者心中都有數,不能不讓老百姓鬧一鬧,但也不能因此而引起戰爭。負責政治的人,說穿了,最難應付的,反而可能是內部的壓力──內部的壓力對政治人物「私人的人身」的殺傷力遠大於「外人」,因為外人很難讓你「下台」甚至「下獄」,但內部的浪潮,卻輕而易舉可造成這樣的結果。

平民百姓鬧事,屬「血性」成份,有時成就了千古好事──陳勝吳廣「揭竿起義」(拿竹竿和鋤頭,把秦始皇的朝廷幹掉)也許可算是好事──但也常鬧出不必要愚蠢悲劇。有人說「群眾只有十三歲」,非常有道理;群眾聚集,互相激勵,同時也可以說互相裹脅。

最近保釣又有新聞,您如問我會不會也去抗爭,我也只有笑一笑沒有回答。但可以肯定回答的是,年歲稍長,看事情從點進入線,從線進入面,從面多少能看到「球體」(全貌)。我的最高原則是「不能因此而戰爭」,尤其釣魚台尚屬無人島,此時的爭議也尚不至傷到「人道原則」,戰爭絕對是不許可的。目前亞洲部分國家,動不動就露胳臂露牙齒,其實是還在「地上爬」的階段。一個國家群體,走出「威權主義、國家主義、專制主義、軍國主義、口號主義、威脅主義、露牙主義甚至壓迫性的民族主義」,進入「人本主義、人道主義、和平主義」才能真正站起來脫離幼稚期。自尊常是自卑的另一面,有自信的勇者才能勇於退讓,能從容退讓的才是真正有自信的勇者(注)。

爭、爭、爭,秦漢在爭,三國劉孫曹,也在爭,流血流淚,惡性的業障和磁場繞在上空不去。以前有爭三尺巷子的故事。那位睿智的大臣回信給和鄰居相爭的家人:「千里傳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江山島嶼千百年在,當年爭的人,都已死了,流了很多別人的血和淚,製造了很多惡的氣氛。

我不是一昧主張懦弱的人,但人類的勇氣,應該用在保護人性保護人道保護弱者(如不吃動物)保護生命之上。各國相爭是難免的,怎麼解決呢?怪了,連在烏來山中的一家小學校「種籽學苑」都知道怎麼解決,怎麼各國堛v國的大人物卻不知道呢?大人物們,腰彎一些,去請教「種籽學苑」吧。

下封信,我們再討論臺灣當今坐高位的執政者,對近期這些事件的應對。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吃素的人,當做湯沒有靈感的時候,可以考慮做一道「苦瓜乾湯」。目前臺北迪化街和民生西路的乾料店,多半賣有此貨。唯一奇特的是,好像都是由越南進口來的。

苦瓜乾煮湯,很簡單,放入水中煮沸加上「天然味素」調味就可以了。須要有咬感的人,可以加一點稍有硬度的食材。此湯喝起來清甘味美,失敗率很低。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歸藏山莊

 

注:

  1. 這位作家,是台大哲學系的;上面說的那位筆如刀的先生,也是台大哲學系的。
  2. 那時叫「選鋒隊」,或又稱「敢死隊」
  3. 或許是哥哥剪指,我記不準了 但國民黨應該仍有照顧莫老先生的生活,還算不錯啦。開國元老,他似在黨史會掛個什麼名銜之類的,當時我年輕沒有問;莫先生鄉音比較重,我就當聽聽他說故事。我記得沒錯的話,胡漢民先生曾以轎來接莫先生去當官,莫當場給面子上了轎,但事後返家,還是立刻表明辭意。
  4. 我說在地上爬,並沒什麼惡意。小孩子幼階段,穿開襠褲,露生殖器、隨地大小便,是自然的現象,長大就好了。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