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全臺灣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蘇小歡 的專欄

全臺灣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2012/10/08
點閱率:3,570


「在娃娃谷41號,看到的希望種籽」,
「新手父母」出版。左一是昭德

各位朋友:

某年我參加烏來森林小學「種籽學苑」的畢業晚會,畢業生才十幾人。晚會中又是笑又是鬧又是流淚。一位老師在台上對學生說:「將來不管你飛得多高多遠,永遠不要忘了這個教會你飛翔的地方。」

講得多好。種籽老師中,文釆我原評第一的是國生(老師)。當時我覺得「國生遇到對手了。」

講這句話的老師,就是演員尹昭德。

最近昭德把他寫的新書「在娃娃谷41號,看到的希望種籽」寄送我一本。

昭德會寫書,果然!國生要加馬力啦!增巧(老師)雖離職,也應該加油。

讀完書,才解去我七、八年的好奇。七、八年來,我不是好奇昭德為何要走,而是好奇他「為何會來?」未進種籽前,他一位戲劇碩士,早就是常在報紙影劇版露面的明星(電影「飛俠阿達」的男主角),為何肯來小學當老師?原來,昭德書中表明,他內心深處,多年來一直隱藏一個聲音:「我、要、當、老、師!」

這個聲音,後來強大到爆,強大到他可以放棄百萬年薪、衝破影星光環的地步。他妹妹昭華,原即種籽老師,昭德正好順此淵源,通過嚴苛關卡,圓了夢。

而在這堙A他遇見了他的生命。

朋友知道昭德要去教書,此地節縮一下他們的對話:

「不錯啊!是到大學兼課教表演嗎?」

「不是耶。不是大學。」

「那是高中嗎?高中戲劇社團的指導老師嗎?」朋友覺得高中生,已不好惹。

「也不是耶。年紀再小一點……」

「不會吧?國中生?國中都在拚升學,哪有時間跟你學表演?」朋友五官聚集,眼皮眨動次數少了。

「那個……那個,我要去當『小學』老師。」

「什麼!」

哈哈哈。


國生老師                   種籽前苑長,舒跑

來到種籽。

在種籽,學生直接稱呼老師的名字;鈴響了,學生可以自己決定進不進教室。種籽不太容易出現霸凌問題,學生覺得委屈、不舒服,可以寫狀子到「法庭」告對方,法官由學生和老師混合組成,老師們不能處罰學生,想處罰?很簡單,也是只能寫狀子到法庭告學生。


每學期的文化日。這次輪到的是「俄羅斯日」

除了語文和數學之外,所有的課是選修,由學生決定「選什麼課?」「何時選這門課?」

種籽的「班級」是混齡的,由一位「導師」帶領七、八個孩子,一到六年級,男、女都有,每個「班」有自己的一個「家」(教室),以這個家為基地,有課的孩子去上課,沒課的小孩,回「家」吃飯打牌下跳棋或到校園鬼混,都可以。

昭德通過關卡應聘任教前一星期,利用暑假期間,帶女朋友先到校打掃整理那個「家」,他刻意留個空間舖上塑膠墊,定義為:必須脫鞋的遊戲區。

教書後,一回,他利用空堂來個大字躺平,想借機休息一下。但「小一」的莉亞、妮妮(混血兒)進來了。

「起來啦,這是我們的遊戲區。」

「借躺一下,我好累喔。」



老師在晚會中抱小孩

「為什麼你很累?」

「上課時,我都是站著,妳們都是坐著,對不對?」兩小女生很乖,點點頭。

「我還要想很多故事講給妳們聽,下課了,還要改作業,還要……妳們覺得,累不累?」昭德設法博取同情。

「好像有點累。」(原即在教室的另一女生)豆豆善體人意地說。

「那我們幫你按摩好了!」莉亞提議。

「好啊!」

話一完,兩個小一的女生,就各拉一手,幫昭德按摩。接著,二年紀的小寶也進來。

「妳們在幹什麼?」

「按摩。」

「我也會。」開始搥背。


觀察,躺和蹲,都可以。
對世界保持好奇和關切,是種籽的品質之一

「其實……不用啦。」昭德已想告饒,又有兩個雙胞胎男生進來,說「不行,我們也要按」,開始拉腳按腳,最後五六個小孩同時進攻,稍後一個噸位頗大的高年級大男生再進來,昭德已快求饒,連說「可是,已沒位置啦」,莉亞卻指一指,說:「還有肚子啊!」。幸好那個大男生說了一聲「無聊!」,轉身離去。 

在種籽,老師是降低身高用學生的視野和他們對話的。這堙A接受每一個人都是「人」,接受他們會悲傷會生氣會沮喪的情緒和反應,大家都要能理解別人的感受並以合理情、同理心相處。

種籽開「農夫課」讓小孩選修,從整地、下種、灌溉、施肥、除草,都由小孩動手。昭德曾在菜園看到一顆剛冒出頭的小小蕃茄,下面立的牌寫著:「鈴鈴的蕃茄姑娘」。哈。這讓昭德想起一星期前窩心的事。鈴鈴是他三年級數學課的女生,下課時攔住他,說:「這個給你。

「喔。」昭德拿開那張對摺的白紙,還以為她要交作業,一看,卻是兩條長長的四季豆。是我自己種的喔!」

「哇!這麼厲害。可是,妳應該帶回家給爸爸媽媽加菜啊!送給我,不是太可惜了?」

「不可惜啊!因為要祝昭德『生日快樂』啊!」

那天是昭德生日。


小孩在娃娃谷橋上練「垂降」,1

直接從橋上垂降,2

 

 

 

昭德和女朋友完婚,也是在種籽期間,學校依傳統為他辦了「校園婚禮」,一連串「迎親」等興奮刺激的活動之後,新娘下轎,此時一聲「泥號(你好)!」大出昭德意外,竟出現一位洋神父,原來是「妮妮」的爸爸──美國人,在台大當教授──扮的。

婚禮成功後,昭德以為要結束,司儀卻宣佈「還有驚喜禮物」。眾人抬來一大箱子,「這麼大的禮,怎好意思呢?」昭德話還沒出口,箱門一開,跳出一個小孩(我猜應該就是演員○○的兒子)隨音樂而舞。音樂最後變成「康康舞」,那小孩也秀大人的大腿舞,十足的娛樂效果,笑翻了現場的觀眾,笑翻了新郎倌,也感動了新郎倌,感動得……

兩年後,昭德回到演藝圈。離校半年後某天,他正好沒通告,突然,很想念學校,想念那幫在山中成長的小孩;他下意識地發動車子,不自覺朝那條路線走去……車到烏來,他搖下車窗,最熟悉的山風、野草、溪水聲,立刻闖了進來……他把手微伸出去攔,手指居然微微顫抖;起霧了,他泫然欲淚,眼睛漸漸模糊起來……


校友返校和當年的老師合唱

畢業晚會

 

 

 

 

 

 

種籽,這個演員李立群先生口中的「大山中的小學校,很不一般」的學校,因為沒有「人壓迫人」的問題,我們相信,這是臺灣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老師在晚會中抱小孩

一群人在這堹u誠地活著。種籽的希望,希望的種籽,也是全人類的希望。

我們也相信,昭德不管飛得多高飛得多遠,也不會忘記這個他教會很多人飛翔的地方。 

 

 

最後,讓我很榮幸宣佈:昭德是一位多年的素食者。他進種籽前,就已吃素了。(國生老師也吃素。)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意外吃到「苦瓜麵」,這是一輩子第一次。苦瓜也能作麵?而且竟然非常好吃。

回家親自試彷,居然成功。您也試試。

苦瓜挖去中空之子和膜,切片條,用油(一點點就好)、豆豉、冰糖、鹽、醬油、(蔥蒜)、水、少量枸杞,用小火燜二十分鐘即成。

完成前在另一邊燒水煮麵裝碗,再把完成了的油悶苦瓜湯汁澆入,即成。

當懶得另外下麵時,可直接丟冬粉在湯汁中,頓時立成,「賓果」!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歸藏山莊

 

附言:

上課鈴響,種籽學生可以自己決定進不進教室,但可能令很多教育專家跌破眼鏡──很少人不進教室的。我兩個兒子都唸種籽,一進一出加起來12年,但我幾乎沒聽他們說曠過一堂課。


學生上課中

學生上課中

 

 

 

 

 

 

昭德離校後手伸車外即興紅著眼眶初回校那一次,一進校果然被八、九個小孩衝過來拉手「搶人」,一個男孩更直接抱住他,真的很感人。

他們超越了「師生」,他們是「同一掛」的。

學生直呼老師名字,沒大沒小,一開始我也不習慣,後來覺得很OK,現讀完昭德的書,我更認為這是必須的,特別是在那麼小的小環境。師生直接呼名,感情更沒有雜質,孩子對老師的感情,渾然天成,超過所謂的「尊敬」,更堅實、更自然、更不虛假。小孩喜歡老師,絕非因老師是大人,更絕非因老師是老師。

這種現象,不是只出現在昭德班,不,不,全校都是這樣。


教外教學,這次到澎湖

沒課就玩耍。小學生不必太快當醬瓜嘛!

 

 

 

 

 

 

請注意,種籽絕非一個遊樂園,而是一個學習的地方。孩子們也不是不能吃苦的小孩。種籽畢業生進入體制內的艱苦升學考驗,其課業表現,也是和一般常態的自然分佈一樣,強弱都有,當然,建中附中北一女台大柏克萊的,大有人在。出書時,昭德班就有一人進建中,另一人進成功。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