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東張西望顛倒夢想

李偉文 的專欄

東張西望顛倒夢想
2018/05/19
點閱率:265

不知道是這幾年事情太多了,還是必須承認年紀逐漸大了,體力己不如當年,連周末假日應該是休息的機會,卻往往要趕著參加許多活動,回到家,常常累得連躺坐在陽台看風景喝茶的閒情逸致似乎也沒了。倒是今天在書桌前整理氾濫成災一堆又一堆的資料時,發現我的超大觀察箱〈緊貼著書桌的落地觀景窗〉不知不覺中又停滿了昆蟲。

停下手邊的動作,一隻一隻辨識著。

忽然想起詩經堛漱@段話: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

心之憂矣,於我歸處。」

這是形容大眾只知奢侈享樂,不知環境危機,就像蜉蝣朝生而暮死,卻還裝飾著華麗的薄翅。

古人詩詞有所謂賦比興,興者以所見所遇引申述懷也,於是我就回溯自己為什麼看到許多不知名卻艷麗十足的夜行性昆蟲時,會想起詩經這一段話?大概因為最近又在重讀「古老陽老的末日」這一本書吧?

在華麗中看見悲涼,在荒蕪中看見生機。對於這種異於常人的體會,自己不免失笑,連帶又想起莊子齊物論奡ㄗ鴘滿G「夢飲酒者旦而哭泣,夢哭泣者旦而田獵」,唉,一路夢下去,夢成了繁華,繁華成了夢,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告訴自己:「不用怕,這世界或許是如同莊子得以瞧見的,在淒愴的生命中有幻象的美麗,所以那樣悲苦,卻又可以逍遙。」

  席慕蓉在一首詩中這樣寫著:

  「我們去看煙火好嗎?

  去 去看那

  繁花之中如何再生繁花

  夢境之上如何再現夢境

  讓我們並肩走過荒涼的河岸仰望夜空

  生命的狂喜與刺痛

  都在這頃刻

  宛如煙火」

  於是在另一首詩中,她繼續寫著:

  「在戰爭與戰爭之間

  我們欣然構築繁華的城市

  在毀滅與毀滅之間

  我們慎重地相遇相愛 生養繁殖」

想起林懷民在某次接受記者訪問時說:「我是東張西望,顛望夢想的人。」

是啊!迷路原為看花開,原來我也是個東張西望,顛倒夢想的人啊!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