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薑黃綠茶(180粒)
 73折  699元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餅乾盒堛漪菑

李偉文 的專欄

餅乾盒堛漪菑
2019/04/12
點閱率:32

不知還有多少人在用膠卷式的相機?

當一切影像訊息全部都變成數位化,方便當然是方便,不過也會喪失許多樂趣以及帶來某些問題。

以前朋友們一起出去玩之後,負責拍照的人會細心地把相片加洗好,然後再找個時間大家聚餐並且分送相片。或者有人出國旅行回來後,也會邀約大家以幻燈片分享他旅行的心得與體會。但是一切都數位化之後,需要的相片直接透過電子信件傳送,或者把相片貼在網站上,讓大家自己上去看,已經不再有大伙碰面聊天那種情感交流的動力與機會了。

前些年紐約時報有一篇專欄也提到相片數位化帶來的可能問題,作者提到在以前膠卷底片時代,拍完照,至少都會洗出一疊實體的相片,有的會整理起來貼在相簿,不然也會收進鞋盒,堆在閣樓儲藏室或櫃子堙A那麼就算一個人百年後,後代子孫要找資料,即便老舊發黃,都還是會有第一手的原始資料可以研究或佐證。

另外,現代人把數位資料儲在電腦堙A萬一電腦毀損或失竊,或者即便個人很小心地備份諸存起來,但是萬一自己有什麼意外,來不及交待或整理,那些放在電腦中的加密私人數位相片或檔案,不但沒有人知道,即便後人有心尋找時恐怕也不得其門而入。

的確,有個實體存在,尤其洗成相片後,大部份習慣上恐怕不太會去扔掉,最有可能的是放在餅乾盒堜鼎漹P或櫃子娷\,基本上算是「永遠存在」的。

既然大家都改用數位相機,那麼以前光學式的相機該怎麼辦?以前拍的底片或幻燈片又該怎麼處置?這也讓我想起錄音帶錄影帶這些儲存媒介的改變。

錄音帶從匣式到卡式,尤其卡式錄音帶流行了二十多年,相信每個朋友陸陸續續購買之下,有個數百卷應該是很平常的,對於錄影帶也是,我曾經收藏了六、七百卷,但是如今所有播放媒介都改成數位化之後,這些東西已經成了「雞肋」,丟掉可惜,留著顯然用不到卻又太佔地方。

我常好奇,到底什麼是最終的儲存媒介?在那個媒介發明出來之前,我們如何對待現在的資料收藏與保存?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