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 實驗中的靈長類動物悲劇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實驗中的靈長類動物悲劇
2024/03/26
點閱率:88

當你在一個可以隨意支配生命的環境中工作,你要麽開始相信這是真的,要麽為了生存而分離和封閉情感。我選擇了後者,並因此花了數年時間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奮戰。

在大學期間,我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哈洛靈長類動物實驗室擔任了兩年的學生動物管理員。我對非人類靈長類動物充滿熱情,渴望追隨 珍·古德 (Jane Goodall )的腳步。我對動物研究所知甚少,並相信早期與猴子一起工作的經驗對我未來在靈長類動物保護方面的職業生涯很重要。

但我的不舒服很快就出現了。同時,我對周遭的痛苦變得麻木了。我待了兩年,因為我怕我的接任者會不關心這 500 多隻,注定要為科學之名,存活或死亡的猴子。

有一個週末,兩隻被拒絕的新生猴死亡。 我發現一隻猴子死在保溫箱裡,另一隻則癲癇發作,死在我手中。新年第一天,我被要求協助一位獸醫對一隻猴子進行安樂死,因為實驗室無法弄清楚他們出了什麼「問題」(我懷疑實驗室在經濟效益上對與殘疾猴子打交道不感興趣)。 當我看著他們眼中的光芒消失時,我忍不住哭了。


在這張2015年的照片中,一隻獼猴在麥迪遜分校的威斯康星國家靈長類研究中心吃食物。( IMAGE CREDIT JOHN MANIACI )

整整兩年,我看著猴子們坐在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空籠子裡,許多猴子完全孤獨、無聊、害怕、無助,餵食四分之一片蘋果或是塞滿爆米花和高糖麥片的塑膠球,實在是令人髮指的豐富藉口。我記得聽到,在關上門後,年輕雌猴尖叫,在他們與從未見過的雄猴交配時,這是一種強制交配行為,常常導致雌性畏縮並受傷流血。

猴子經常逃出籠子,這是一種很少被報導的違規行為,每當我走進房間,小猴子都會手臂互相纏繞,害怕地擠在一起。當一隻母猴的新生兒從她懷裡被奪走準備紋身時,她痛苦的尖叫聲仍然縈繞在我的心頭。我記得,當一名研究人員對母猴驚慌失措的呼喚感到生氣時,推了推固定母猴的籠子,氣呼呼地說道:“哦,冷靜點。”對此,我強行壓住了憤怒。

我經常想到諾姆 (Norm),牠是少數用名字而不是兩個字母和兩個數字的組合來代替的猴子之一(例如 AX43)。 諾姆 (Norm)是一隻英俊、身材高大的雄猴,牠不會將目光接觸視為威脅,這對猴子來說是一種不尋常的氣質。我記得我第一次觀察到我的一位同事向諾姆打招呼,諾姆的反應是將身體壓在籠子上。我的同事戴著橡膠手套、面罩、面罩和手術服,開始為在籠子裡的諾姆梳理毛髮。

在訓練期間,我被告知不要觸摸猴子,並時時注意自己的身體,以免被抓、咬。但我沒有被告知關於諾姆,一隻積極尋求人類連結的猴子。然後我的同事將自己的手臂按在諾姆的籠子上,諾姆開始梳理我同事穿著夾克的手臂。諾姆歡迎我加入牠的俱樂部,我們也輪流互相梳理毛髮。

我不記得多少個月過去了,也許是一年,但有一天,沒有任何解釋,諾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隻猴子。最後我問:“諾姆在哪裡?”諾姆被置於一項關於酒精成癮的研究中,牠被允許無限量地獲取酒精。

我想知道諾姆今天是否還活著,或者是酗酒殺死了牠。我想知道諾姆是如何變得如此信任人類,以及牠是否感到被背叛了。我想知道酒精對牠有何影響以及是否改變了牠。我想知道那些對牠充滿好感的人,是否會對自己在研究中的排名感到內疚,或是有更充分的理由,成功地壓制了他們的擔憂。

儘管房間裡還關著近 50 隻獼猴,但諾姆的缺席還是很引人注目。諾姆被轉移到同一個實驗室的一個小房間裡,在那裡牠正式受到研究人員的照顧,而不是像我這樣的學生照顧者。 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諾姆。

離開實驗室後,我接觸了許多前任的動物研究工作者。 我了解到,研究中對動物的不人道待遇以及對心理健康的影響並不獨特,而是整個產業的標準。

那為什麼我們還在動物身上進行測試呢?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每年在動物實驗上花費約 210 億美元,並以對人類的潛在益處找理由和美化,儘管很少能帶來這些益處。另外,現在可以從根本上改善人類現在生活的資源,如住房、清潔水、醫療保健、健康保險、藥物、心理健康服務、營養食品、教育等,對於這個國家的許多人來說仍然是無法獲得和負擔的。不可否認的是,上述資源對於改變社區健康至關重要,但我們的優先事項仍在其他地方。

想像一下,如果把花費在資源密集、具破壞性動物研究上的數十億美元直接投資於我們當地、國家和全球社區,會產生什麼效果。想像一下,如果能夠獲得現有資源,有多少人可以立即得到幫助。

此外,科學客觀性,即透過消除偏見、情緒和錯誤信念來揭示自然世界真相的嘗試,在動物研究中是不可能存在的。畢竟,科學家認為為「同意」對人類受試者來說是必要的,而對動物受試者來說是不必要的,從方法到結果,這種偏見玷污了研究的各個部分,認為一個人比另一個人更不值得尊重和身體自主權是不客觀的。

人類和動物都應該得到更好的待遇。 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我們這樣的行為已經是過去式了。

 

原文來源
I worked at the UW primate lab, and the inhumanity still haunts me

原文作者/馬德琳·克拉斯諾 (Maddie Krasno)   
翻譯/鄭詠心 審定/ZOEY




作者》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iwan Animal Equality Association(TAEA)—動物權(Animal Rights)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會團體。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4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