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吃肉有那麼難嗎? (上) 提倡少肉的困境



編按:本文由班‧艾德勒(Ben Adler)發表於《美國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文中有根據的指出少肉減碳能達到的驚人成效,表面看來,少肉只是個人選擇,但這項選擇的背後卻能影響畜牧業,甚至是整個肉類食物鍊。成效不斐的少肉減碳,為何甚少被政府及團體倡導?作者從美國政治面及文化面提出合理的探討。班‧艾德勤曾任全國性刊物《校園時報》(Campus Progress)編輯,現為自由作家。

少肉抗暖化首部曲

大家都知道開小車或是隨手關燈有助於抗暖化,現在,就連人們選擇夾進碗裡的食物也能抗暖化!

近來,抗暖化的相關提案受到美國政府官員高度重視,就連一向表現得莫不關心的美國保守派也態度大變,有人提議將太陽能板普及到所有電力的裝置上,就差沒把腦筋動到潛水艇上!石油商Oilman T. Boone Pickens則打算把風車蓋在德州島上的每一塊空地,至於美國共和黨員,他們最後提出和法國同樣的解決方法:核能。

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研究小組(IPCC)主席,帕喬里博士(Rajendra Pachauri)提出一個建議,可以降低18%的溫室氣體,結果卻讓他成為眾矢之的,是什麼樣提案讓人如此反感?答案是:少吃肉。他認為「少肉飲食」是最簡單的減碳方法,可以先試行全民一週吃素一天。

《匹茲堡論壇報》編輯嘲諷:「吃素減碳,素食者說來輕鬆!」一向敢做敢言的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在部落格上寫了長篇大論,「請帕喬里先顧好自己的身體健康,因為聽說最新研究顯示,吃素的人都缺少的維生命B-12(主要富含於肉類、魚類及奶類中,攝取不足可能導致腦部萎縮),這麼荒謬無聊的看法,只會讓我想吃更多肉來回應!」

少肉的好處

即使倫敦市長擇繼續吃肉,不願把盤中的牛排和肉派換成素肉來響應抗暖化,也不代表少肉減碳是無稽之談。農業利用高效能來生產大量飼料的同時,也產生了大量溫室氣體,動物的排瀉物、施打的化學藥劑,再加上動物消化食物時所產生的氣體(就是吵得沸沸揚揚的牛屁),這些全都是環境污染源,美國畜牧農業應該對這些污染負起相關責任。

相較於將全國電力來源轉換成太陽能、風力、或是核能,放棄食用肉類不但容易,付出的成本也相對的要小多了,帕喬里博士並沒有要求大家成為嚴格的素食者來改善環境,他只是建議「少吃肉」將大有幫助,甚至只要少吃點雞肉就能對環境有所改善,更不用說對個人健康的助益。

提倡少肉的困境

應該訝異的不是帕喬里博士提出少肉飲食的建議,而是他居然那麼需要拖到那麼晚才提出,環保運動總是有意地忽視肉類消費的影響,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藉著高爾的諾貝爾和平獎光環,來吸引大眾重視氣候變化,但是是高爾從未提過肉類與暖化的關聯。綠色組織告訴他們的會員把休旅車換成油電車,把燈泡換成省電燈泡,但卻從來不敢叫他們的會員放棄牛排。 也許肉類比房車更深植於美國文化中,麥當勞的漢堡和蘋果派一樣是美國傳統點心,美國人在感恩節吃火雞、復活節吃烤肉,如果沒有肉的話,彷彿就不能算是正餐。有人認為六0年代的嬉皮風使人們對於素食者有很深的成見,他們被認為是抱樹的激進派、發表自以為是的意見,所以環保人士也不樂意和這類形象連結。

環境智襄團─「看守世界」組織表示:「人們對於別人告訴他們應該吃麼什很反感」,該織織的研究員丹尼爾‧尼倫伯格(Danielle Nierenberg)也同意:「環保團體不願表態支持少肉減碳。」

潛在溫室氣體排放

該是為環保而吃素的時候了,暖化對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造成莫大的威脅,肉類飲食產生的溫室氣體位居榜首,生產運輸肉類與乳製品,再加上飼料的能源消耗,遠比種植作物來的多。牛隻排放甲烷及一氧化二氮所造成的污染比二氧化碳還嚴重三十倍,除此之外,畜牧農業為了增加牧地而砍伐、焚燒雨林,此舉不但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還使吸收二氧化碳近行光合作用的樹木量減少,根據2006歐盟報告指出全球畜牧業產生的溫室氣體約為18%,遠比交通還多。

美國環保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估計,畜牧業的排放量只有7.56%,比交通的29%少,美國肉品協對這樣估算深信不疑,即使EPA並沒有將飼料的生產及運輸成本算入(全美有50%的穀類被用來當作飼料),也未將相關的動植物的運輸考慮進去。

部份專家斷言,EPA受到政治因素考量而採用可能排放最少量來估算,人道對待動物協會(PETA)的副主席認為依EPA與肉類工業的關係,他們並不想算出最正確的數據。

UN和美國的數據足足相差2倍,巴德學院的環境研究專家吉登‧埃胥爾(Gidon Eshel)解釋,在估算氣體排放量時,需要考量到許多假設因素,沒有人的假設是百分之百正確的,UN也好,EPA也好,兩種的統計方式都是合理的,若以UN的計算標準來看,美國畜牧業的排放量應該有10~11%。

※延伸閱讀
少吃肉有那麼難嗎? (中) 少肉抗暖化反成燙手山芋
少吃肉有那麼難嗎? (下) 美政府獨厚畜牧業



村民留言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純文字,不接受html符號)
  • itchy【羅一極】
    2010/03/02 09:09:00

    世界觀察研究所(WWI)《牲畜和氣候變化》報告指出牲畜及其副產品至少佔人為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的51%,遠遠超過UN糧農組織先前估計的 18%。該報告主要作者羅伯特·古德蘭(Robert Goodland)是一位曾在世界銀行工作23年的權威環境顧問。 2008年他因對環保的突出貢獻而獲得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授予的一級柯立芝勳章。

  • suiis服務處
    2009/01/16 15:46:16

    回家的路上 您好:

    謝謝您如此認真的看完這篇文章,並細心提出許多寶貴的建議,針對您的意見我們已在內文做了修改、補充,有少部份內容仍維持不變。

    翻譯難免帶有個人不同的解讀,透過您的留言,也讓村民能從您的角度去理解文章,未來,我們在編譯文章上會更謹慎處理,希望大家一定朝推廣素食而努力。

    謝謝!

  • 回家的路上
    2009/01/16 05:28:48

    文中說: EPA受到政治因素考量 (因為與肉類工業的關係) 而採用可能排放最少量來估算 (他們並不想算出最正確的數據, 當然也不會明示"最少量"的假設)。

    譯文又說: 沒有人對估算氣體排放的假設是百分之百正確的,UN也好,EPA也好,兩種的統計方式 "都沒錯"。

    這兩段連起來就怪怪的,既然EPA的假設預定立場為政治服務,再以"科學化"方式求最低值,亦即不是UN在科學上一般講的"最接近"(因為科學假設的測不準原理)的真相,而是政治上"最可以面對"的真相(又有科學做背書,多方便啊)。所以,怎麼能說兩種的統計方式"都沒錯"呢?

    這時再看看原文: It's not that any one assumption is correct. Almost all of them are DEFENSIBLE ("可為辯論公評").

  • 回家的路上
    2009/01/16 04:54:30

    另外,文中認為環保保團體不願表態支持少肉減碳,主要是因為怕招致反感。我倒認為環保人士尚多屬純抱樹派,自己也還不能少肉。而且多半還是因為不願面對,而不是因為無知的關係, 譬如高爾承認蔬食能抗暖化(是否"最"重要,另當別論),但他就是表明不想觸及此議題: We just don't want to go there。

    再者,現在就 "環保談蔬食",不似以往就 "動保談蔬食" 或被認為矯情而招致反感 (想想有多少愛狗人士吃肉?)。肉食製造大量"垃圾",大多數人已能接受,雖然自己一時還不能少肉少製造垃圾,但對於其他多蔬者"你丟我撿"的義行和稍時叮嚀應還是滿能感應的吧?! 素易 "蔬食抗暖化" 活動能得到超過百萬人的連署就是最好的明證!

  • 回家的路上
    2009/01/16 04:04:13

    謝謝素易分享這類素食資訊。

    不過...

    1. 原文題為 "Are Cows Worse Than Cars?" (作者 Ben Adler 班‧艾德勒,艾德"勤"應為輸入錯誤, 可否以後也加入英文原名?)

    2. 導文中有段 "成效不斐的少肉減碳,為何從未被政府及團體倡導?" 應不在原文內, "從未被" 顯與現在事實不符, 而情況相信也在迅速好轉中。

    3. 倫敦市長說 "這麼 荒謬無聊 的看法,只會讓我想吃更多肉!", 原文是 "The whole proposition is so IRRITATING (不舒服或甚至被激怒) that I am ALMOST MINDED (幾乎想) to eat more meat in response."

    對我來說, "情緒性的反彈(不想被管或認不符目前輿情)" 和 "認知上的偏差(少肉不能減碳)" 是有很大的差別! 而探討肉食者的反應剛好是本文的重點之一。

    4. 當然他有關B12之語,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素食者B12問題素易醫學討論不少)。要從健康看,醫學統計肉食不堪卒睹,他卻視而不見或避而不談。

臉書留言
熱門文章

最新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