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謝美麗 的專欄 / 毛毛蟲吻身

謝美麗 的專欄

毛毛蟲吻身
2013/11/12
點閱率:2,880

務農二十幾年來,從不知道被毛毛吻身的感覺是如何?直到最近才知道甚麼是奇癢無比。為甚麼請人幫忙工作,跟他說沒噴農藥,他反而不肯幫我工作,一定要我噴完農藥之後才願意來工作,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當我一轉頭,看見芭樂葉上有一隻從沒見過的毛毛蟲,本想放過不管它了。忽然想起秀甘說:他不知被什麼樣的毛毛蟲吻身奇癢無比,每天擦醋都不能止癢,已經一個星期了。念頭閃過,一定是它。這一隻毛毛蟲從來沒見過,乍看之下還不難看,但是總感覺有點邪惡,肯定是讓秀柑癢了一星期的兇手。於是用剪刀小心將它夾下踩死,我連碰都沒有碰到它,手臂卻開始癢了起來。越抓越癢越大片,還蔓延開來。這是甚麼怪蟲怎麼這麼厲害,趕緊抹醋酸鹼中和止癢,卻也無效。只好死馬當活馬醫,抹草木灰看看,一樣抓個不停。尤其大太陽越曬越熱越癢,只好將袖套拿掉吹吹風!這是頭一遭嚐到被毛毛蟲吻身的感覺,原來真的很癢很難受。

先生常說:我是生來要做有機農業。為什麼他生在農村,從小在鄉村打滾,卻只要碰到毛毛蟲就全身發癢,非抓個五爪上身不可。而我生在城市,從來不知毛毛蟲有什麼可怕,常在果園裡鑽來鑽去自在快活。如果,他捏死毛毛蟲我會怪他怎麼濫殺無辜小生命。

真的,我不但不怕毛毛蟲吻身,連被毒蛾幼蟲螫到,先生大半的身體都會灼熱好幾天,而我卻只是一隻手臂有感覺,且半天就好了,幾次之後也沒被螫到的感覺。甚至連被蜜蜂螫到也不痛不癢,只有一次被虎頭峰螫到痛了幾天就ok了。如此的百毒不侵,讓先生羨慕不已,直說天生體質好。所以果園不噴任何生物治劑防蟲、趨蟲,我一樣來去自如。

記得先生剛開始與我一起務農時,常常這裡癢,那裡抓的。有一次從山上回來,怒氣沖沖的說:明天一定要將果園噴藥,看他一臉怒氣。我不敢多問他到底怎麼了?直到他洗完澡,全身塗滿醋之後才說:他被毛毛蟲吻身了,前胸、後背一片紅咚咚。一看就知道一定奇癢難耐,難怪他想要噴藥殺蟲。當然這是氣話,止癢之後就甚麼也忘記了。

除了先生對蟲特別敏感之外,幫我工作的單工也是如此,記得一位常幫我工作的單工,有一次也跟我說:他不想幫我套袋了,因為工作完回去之後,也是全身紅咚咚奇癢無比。他雖然知道幫我工作是安全的,沒有農藥的顧慮。但是被毛毛蟲吻身更不好受,因此他寧可去幫傳統農業工作,也不想幫我工作。至少農藥看不見,做久了麻痺也沒甚麼感覺,但是毛毛蟲吻身卻是不能忍受的癢。

人應該是接觸自然的,但是都市化之後。人與自然越離越遠,鼻子除了聞過汽油味、化學味之外不知真正的花香味。不要說娥與蝶幼蟲分不清,更不知毛毛蟲的長相為何,自然對毛毛蟲的鱗片會起嚴重的過敏。因此專家常呼籲要小心郊外的昆蟲。殊不知,被毛毛蟲吻身雖然很癢,但是只要常接觸自然,就會對昆蟲免疫了,下次再碰到它時自然也沒事。久了之後也會百毒不侵。雖然這次意外被不知名的毒蛾幼蟲吻身,奇癢無比。但是並沒癢了一個星期,而是一天就好了。應該是對昆蟲鱗片免疫了吧!




作者》 謝美麗

從事有機生產已有18年之久,從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頭栽入有機的天地裡,跌跌撞撞一路走來,雖然經過許多挫折但是始終如一,堅持要給自己、地球一個乾淨空間,所以堅持在挫折中找生機。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你賣的是甚麼?     |      回 謝美麗 的專欄     |     阿森與甜柿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