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李偉文 的專欄 / 從放生護生到外來入侵種的危機

李偉文 的專欄

從放生護生到外來入侵種的危機
2017/08/06
點閱率:52

星期假日的傍晚,我與雙胞胎女兒AB寶在社區後山的步道上散步。眼尖的B寶看到低矮的樹枝間有一隻漂亮的蛾剛剛撞進蜘蛛網中,正在掙扎著。

B寶有點不忍心地想幫蛾擺脫死亡陷阱,放牠一條生路,不過她也猶豫著,因為小時候參加荒野保護協會的炫蜂團,她們知道人類最好不要干擾大自然生物彼此之間的互動。

A寶知道B寶的猶豫,體貼地對妹妹說:「你放了蛾,雖然救了一條生命,但是蜘蛛若是因為吃不到這隻蛾而餓死了,你豈不是又害了一個生命?」說著說著,讀社會人文資優班,比妹妹關心社會新聞的A寶又想起來:「不久前,製作正負二度C這部環保紀錄片的陳文茜因為寫了一篇放生的文章,結果被環保團體批評你忘了嗎?」

B寶回答:「我知道,我們學校老師也告訴我們,放生等於放死,而且放生常常放出一大堆外來種,造成原生物種的滅絕呢!」

看她們倆人談得正熱烈,我也忍不住插嘴:「放生自古以來在華人文化中一直是「做功德」的方法,民間普遍相信放生的慈悲,可以消減自己過去犯的罪過,或者稱為業障,因此傳統上有人生重病或遇到災難,總會想辦法去放生。」

大概AB寶沒聽說過這樣的民間習俗,張大眼問:「放生還可以想辦法喔?」

我歎了口氣:「原本路見弱小生命即將被殺害,因一念慈悲出錢買下,原地放生,倒還真的可以算是保護生命的行動,可惜的是,現在的放生根本不是如此,因為在台灣法律不允許捕捉野生動物,所以我們不可能會遇到有人在山林路邊販賣活生生的野生動物,因此現代若你要放生就一定是『期約放生』,也就是地方神壇寺廟會定期舉辦什麼放生法會,約訂個日期來放生,你只要捐錢,就有人會去幫你買活生生的動物來。」

B寶耳朵很尖,聽到我的語氣:「為什麼你特別強調地方神壇寺廟?」

「因為這種期的放生根本就是放死,有幾個原因,首先是在一個地方同一時間放出大量生物,每個地區都有它的生物承載量,所以要麻就是放生的生物死掉,若放生的物種活下來,那麼原本生長在那堛漸耵契N會死掉。第二個原因,若是放生的物種是從野地堮豪茠滿A有人研究過,出現在我們眼前每一隻活生生的野生物背後都代表了10隻的死亡,因為在捕捉,關在籠子內以及運送過程,不管是驚嚇或受傷致死,平均有十倍左右的死亡率,因此你每放生一隻,其實是代表因為你而死掉十隻,這那是功德,簡直是罪過耶!所以好多年以前,真正的宗教團體,也就是武俠小說常說的,名門正派,比如說慈濟、法鼓山、佛光山….等等,早就不舉辦,也不主張放生。法鼓山的聖嚴法師更是在很早以前就主張『護生』來取代放生。

A寶追問:「環保團體所說的放生會造成外來種的蔓延,這是什麼原因呢?」

我點點頭稱許她們的好學深思:「早年期約放生的物種有一些是從外國偷偷走私進口,這些外國捉的野生動物是台灣原本沒有的,就是外來種了,近年期約放生大多是跟台灣的養殖業或繁殖場購買,現在反而有許多民眾到水族館或寵物店買奇奇怪怪來自世界各地的物種,很多人養一陣子,不想養了,就把牠們拿到野地堜韖矷A像巴西龜或牛蛙就是,已經造成台灣許多溪流堶鴠貌姿堛熒懇插I曾經有統計,台灣的這些水族館或寵物店所販賣的外來種,光是種類就有一千五百多種,幾乎你想養什麼,就有人會偷偷進口來賣給你!就像現在許多小學生流行飼養的甲蟲,也有一百五十多種是外來種,這些從貨櫃走私或在郵件包裹中非法進入台灣,是非常恐怖的隱形炸彈呢?」

B寶聽到我誇張的形容,有點不解:「隱形炸彈?」

我有點無奈的回答:「因為這些沒有檢疫的活體物種,以及沒有適當研究或管制的外來種,隨時都有可能變成大災難的入侵種啊!」

聽到我提到新的專有名詞,AB寶又齊聲問:「什麼叫入侵種?」

這時候我們剛從泥土路轉回柏油產業道路,就在路邊找個歇腳地方坐下來,跟她們進一步說明:「外來種並不都是不好的,比如我們現在吃的水果很多都是外來種,台灣的園藝作物有百分之九十以上也是外來種,基本上只要是非藉由自然途徑,也就是生物以漫長時間的演化形成,而是經由人類的活動,有意或無意將物種引入原本不屬於它們分布地區的物種,便是外來種。」

A寶問:「外來種與入侵種有什麼不同?」

我回答:「一般來說,引入的外來種有十分之一的機會能成功建立族群,其他大部分會不適應而死掉,而成功建立族群的物種中又有十分之一可能造成危害當地物種的入侵種。因為原生物種在一個地方長期的演化過程中,因為高山、海洋等地理環境的阻隔,因此會形成各自不同的生態系統,有各自不同的食物網絡,也就是所謂一物剋一物,使得這個生態系維持著一種動態平衡。可是因為科技的進步,人類移動的速度以及搬有運無的商業運作去除了環境的天然阻隔,一個新來的物種若適應了這個地方的氣候與生態條件,在缺乏天敵的情況下,生物就會大量繁殖後代,消耗掉所有的資源,也排擠了原本的物種生存空間,整個原本平衡的生態就此瓦解,許多原本的物種就會滅絕掉。」

B寶吐吐舌頭:「我記得小時候曾經跟著荒野的志工去拔除小花蔓澤蘭,聽說這是很恐怖的外來種。」

我說:「是啊!這可是台灣十大外來入侵種堻怚i怕的殺手級生物。小花蔓澤蘭一旦入侵,首先會覆蓋地表,之後會沿著樹幹攀爬纏繞,然後遮蓋植物,使得這些樹木無法曬到太陽行光合作用而死亡。小花蔓澤蘭最早是在中南美洲的多年生藤蔓,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被引進印度栽種,原本是希望利用它快速生長的特性來遮蔽機場,避免被日軍轟炸。唉!真的是想不到為了解決一個問題卻帶來更大的災難!」

A寶又想起來:「以前我們到墾丁國家公園玩時,剛好遇到他們正在舉辦清除銀合歡的活動。銀合歡也是外來種?」

我回答:「沒錯,銀合歡已經占據墾丁地區將近九千公頃的土地,相當於三分之一個台北市大小,因為銀合歡分泌的某種物質會抑制其他植物的生長,造成了墾丁原本的熱帶海岸林幾乎都不見了呢!所以才要動員志工剷除這個可怕的外來種。」

一邊沿著產業道路走回家,我一邊指著路邊的植物說:「你看,這來自非洲的鳳仙花,來自墨西哥的紫花霍香劑,來自巴西的大花曼陀,還有這到處都是的大花咸豐草是來自智利,全都是適應良好生長快速的外來種。」

回到家門口,B寶偷偷的說:「我們漢人是不是也是台灣的外來種啊?」

我哈哈大笑:「沒錯,我們才剛看過賽德克巴萊的電影,相對於原住民而言,不管是日本人或我們漢人,都是外來種啊!在這個全球化時代堙A不管物種或人種,如何在互動遷徒頻繁的現實世界堙A保持生態系的平衡或人類社會的公平正義,的確是人類全新的課題!你們若有興趣,我們再找個時間來討論吧!」


作者》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之一,也是一位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專欄見於各類報章雜誌,亦出版許多著作。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7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