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 我們被所謂「科學」研究騙了嗎?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我們被所謂「科學」研究騙了嗎?
2019/10/03
點閱率:58

作者/Jessica Sandler      譯者/簡滋儀

20190515 9e954

距離愚人節還有好幾個月,但這個笑話發生在最近幾個高質量的學術期刊上,三位學者針對一些既荒謬又駭人的主題,投稿了20篇假的研究報告,其中居然有7篇被接受並發表。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開這種玩笑:在1990年代後期,物理學教授艾倫·索卡爾(Alan Sokal)便發表過一篇假的研究論文,聲稱物理現實(physical reality)不過是人類的理論而已。

最近這個玩笑(有人戲稱為「索卡爾二次方」) 的影響仍備受爭論,但在學術圈內還有比這更大的欺騙行為。許多實驗者在「不發表就等死」的壓力之下,憑空想出一個比一個奇怪又殘忍的方法來折磨實驗動物- 其中大多數實驗對人體健康是不適用或不相關的。他們那些可疑的研究結果發表在同行互評的期刊中,資助則是來自我們繳納的稅金。

這是一個大騙局,不只浪費了無數納稅人的錢,更犧牲了動物的生命。這種狀況現在就該停止。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得到的聯邦政府研究經費比任何其他學校還多,但是看看他們做了什麼。那裡的實驗者讓猴子去和電腦「賭博」以換取幾滴水。然後他們打開猴子的頭顱,將冷凍甲醇注入固定在猴子腦膜上的金屬板,以此來「抑制」猴子大腦的某塊區域。然後,這些猴子(極有可能是被限制在約束椅上的)被迫再次「玩」電腦遊戲。實驗者以一種模糊帶過的說法來為這種扭曲的實驗辯護,聲稱對於那些具有破壞性、冒險性行為的人,這將會「帶來更好的治療」。

在另一個為了滿足好奇心的實驗中,實驗者將章魚放入燒杯,裡面的水摻有MDMA(也就是人們所知的「搖頭丸」),想看看這會怎麼影響章魚的行為。比起沒被下藥的章魚,有接觸到MDMA的章魚更能與另一隻陌生章魚共處一室。根據這個發現,實驗者得出了一個荒謬的結論:這些早在五億年前就和人類演化分歧的動物, 也許能被用來研究人類精神病藥物的效用。

另一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實驗者限制了倉鴞 (barn owl)的行動,透過耳機向牠們播放巨大的噪音,盲目地企圖以此來研究人類注意力不足的問題。這些鳥類被噪音轟炸的同時,實驗者透過植入牠們腦中的電極來監控這些受驚鳥類的反應。那結論是什麼呢?結論就是還需要更多的研究。

在這所大學裡另一個詭異且殘忍的實驗中,小鼠被用來研究電痙攣療法(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如何減輕人類的重度憂鬱症。首先,實驗者們刻意驚嚇這些老鼠,將牠們監禁在無法轉身或移動四肢的狹小管子裡,關在有著泡水墊料的陌生籠子裡,並且讓牠們浸泡在水中一次數個小時。

這樣折磨動物並不能複製出人類的憂鬱症狀況。但實驗者們接著在小鼠的耳朵裝上濕的夾子,施以電擊長達十天以上,造成劇痛和癲癇。之後,他們為小鼠做充滿壓力的測驗,來測量牠們的「憂鬱症」,包括「強迫游泳測驗」-飽受驚嚇的小鼠被丟入裝滿水的圓筒裡,牠們必須不斷游泳直到放棄為止-縱使這種評判憂鬱症的方式早已被證明是不正確的。

這些實驗(全都經過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裡的實驗稽查委員會所核准)既草率又低劣,但就連最縝密的動物研究也是不準確、不適用於人體的。動物被監禁於實驗室空洞的籠子裡以及在痛苦實驗過程中所承受的壓力,已經使得實驗結果偏斜,而不同物種在生理反應上顯著的差異,在在顯示出「套用某一物種的實驗結果到另一物種身上」這種做法是不可行的。這就是為什麼90%的動物實驗都無法產出對人體的治療,而95%在動物實驗中被認為安全有效的新藥,都在人體實驗時失敗了。

是時候停止動物實驗的騙局,轉而支持先進、無動物實驗、且與人類相關的研究了。

原文出處:InCity Times




作者》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iwan Animal Equality Association(TAEA)—動物權(Animal Rights)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會團體。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