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策馬來回,請無相認

蘇小歡 的專欄

策馬來回,請無相認
2010/10/18
點閱率:7,230

各位朋友:

We come here to send a small candle light to Dr. Pachauri

in his difficult time.

We do hope this small candle light,

can show the whole world

that Dr. Pachauri is a honest, brave man and

he helps this planet a lot.

到韓國釜山向聯合國氣候變遷小組(IPCC)主席帕丘裡博士致個敬,平台很早就知道它的定位,更知道我們來得有點晚,人力只有一套,事情本就如此,只想在最後的一個不可測的時刻,給這位勇士一點溫暖。

出發前,大量不利於帕氏的英文新聞不斷出現,逼他下台。誣衊過他、再道歉的記者,現在又寫文章罵他。甚至「他們」製造了一些短片……其中之一,是先把對帕丘裡的訪問,去頭去尾留一句話,然後再接上一段小孩上課的鏡頭──課結束前,小孩先被爆出的紅漆噴個滿身(象徵火山爆發),然後,再拍出小孩回家晚上做惡夢,夢見因暖化海水上漲,床漂起來,驚醒……而短片的名字,叫做「帕丘裡在恐嚇小孩」。

支持帕丘裡的新聞,幾乎一條也找不到,唯一發出公開聲明挺他的是他本國的印度政府──其實,這更讓我們擔心,捲入太多政治角力,對帕氏,更不利。

罵帕氏,並不是由反對「暖化論」的人直接出面,而是找「同樣是環保人士」,或者是科學家,或政治上很具名望的人出聲,此起彼落。

石化業者,灑下鉅額金錢,封殺帕氏這個人。如果全世界實施「碳稅」,如果油價崩跌,那是天文數字……

朋友很擔心我們。

但10月7日,我一到釜山,感覺釜山市整個車流、建築、行人,我就知道:「和平之旅,不會有意外。」

我們訂的房間,就和IPCC會場正門,隔街相對。我每天都可坐在大落地窗前,想著11日開會第一天,我們集會示威……

在臺灣時,最先的消息,是韓國政府很緊張,不可能合法淮我們。

最後,淮了,但不讓我們接近會場。

到韓第4日,10月10日,因聯絡要遞正式信函給IPCC的事,韓國環保朋友衝到房間來,說「韓國警察很生氣,也很擔心。韓國政府更向媒體表達封鎖任何IPCC的新聞之意。至於IPCC呢,也表明14日會議結束前,他們拒絕任何採訪,也不發新聞稿。」

這時,臺灣某大報的朋友打電話到韓國:「蘇大哥,你明天會不會被抬著出來?」

11日終於來了。早上8點半集合,人、布條、馬匹,踩高蹺的小丑,鼓,都到齊。警察也來。

這次共194個會

員國參加,出席人4百多位,我們幾乎成功攔住所有開會人士,發了傳單,上面是我們的心聲。 (後面BEXCO,即大會會場)

IPCC大會小組過來,卻只敢遠遠站住,不敢接我們的信。我笑一笑,在正式信函之信封上,寫下上面那段英文,信函由警察轉遞。

沒想到的事發生了!也許感受到我們笑嘻嘻的平和慈善磁場,遞信後警察竟同意我們繞街遊行,這原不在準許範團。釜山市有著喜悅的一天,you make my day,釜山市大概從未看過了這種鏡頭,馬匹拉著布條,高蹺者打著鼓,遊行者歌之舞之,繞街而行。

由於這是唯一準許的示威,也由於我事先就受過兩家大報一小時專訪,韓方朋友事先又普發新聞稿,媒體並沒有站在政府這一邊,來了不少。遊行結束吃午飯,我們就看到至少8家媒體登了我們的照片和新聞。 (右圖為專訪我的報導之一)

回國後,10月14日晚上,平台開網路會議,幾乎不敢相信的消息傳來:「帕丘裡可以留任,可以帶領完成第5次評估報告」。



頓時歡聲雷動。

我寫這封信的時候,又看到一條新聞,是美國最權威的「科學」雜誌(Science AAAs,是週刊)所登,標題為「IPCC會議結束,帕丘裡竟然存活 --IPCC Meeting Ends, and Pachauri Survives」。他們用survive這個字。

我一笑。



示威,demonstration,我一直覺得這個字譯得不是太好,以這次而言,心聲的展示而已,哪來的「威」?

臺灣報社朋友又隔海問我:要不要去和帕丘裡見個面?這樣才有新聞性。我回說:可能不會吧。

我們沒有任何條件。策馬來回,請無相認。一擊而退,我們知道帕丘裡在做什麼,帕丘裡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地球知道我們在做什麼,眾生的生命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就夠了,至少,就很美好了。



我受訪時,說到韓國有3個原因。一,向帕氏致敬,希望他順利完成第五評估報告。二,希望IPCC今後也要強調,降低肉品消費,對地球是很重要的。三,希望對推廣韓國的「週一無肉日」,有一點點小小的助力。



我一直覺得本通函存在著「情緒轉換」的問題,有違寫作藝術。國語日報約我寫了一篇環保生活散文,並已於10月12日見報。為了不中斷情緒,我不把它貼在本文,而附在信末。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這一次在釜山,享用了不少韓國素餐,真的另有天地,也算大開眼界。宴客菜也許不足,但也十分引人入勝了。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於  歸藏山莊

 

國語日報

家後有溪蝦   文/蘇小歡
 
剛搬上山時,我很興奮,忙著認識大、小鄰居。很快,我就認識一位水電工林先生。林先生土生土長,地形很熟。有一次幫家堶蚹鼓F西,他突然說:要不要今晚我帶你們去抓蝦子?

「抓蝦,抓蝦」,我聽過,從未做過,於是說好。當晚約了種籽學苑的「舒老師」,帶著大兒子,三人隨林先生,從一座小橋旁降入山澗,再沿澗中大石,向上走去。

我特地拿一個充電式的紅色大手電筒,還自以為得意,林先生話不多,只搖搖頭。很快我知道他的意思了,「笨蛋也」。他的「手電筒」是戴在頭上的,這樣,才可能騰出雙手,方便爬石、捕蝦。

一路,林先生很厲害,常只見他右手網子向水中一頂,一隻蝦子就入網了,接著,他網子向自己腰上竹簍一扣,大功便告完成。他這樣出手,十次十次成功,完成率幾乎百分之百。我問他為什麼知道那邊有蝦子,他回答:「很簡單,我的頭燈一照水面,蝦子兩隻眼睛的光,會在水面上閃著亮著。」我照他的話,開始認真找「蝦之眼」,但最後真想告訴林先生:「見你的大頭鬼!我怎什麼都看不到?」

原來,這個,工夫有深淺的。

走到半路,林先生突然網子交到左手,彎腰一探,右手豁然抓起一隻大螃蟹。他一副武林高手、莫測高深的口氣,陰陰說:「這東西,而且還這麼大隻,連我這種人,也是差不多十年沒見過了!」

約莫過一個半小時,我們從更山頂的一座小橋下,爬上路面,此刻,簍中至少上百隻蝦子。林先生對眾蝦不屑一顧,只帶走那隻螃蟹,口中說:「這個,在山下買,目前,大概要一仟塊台幣一隻。」他把蝦子全送給我。

那個時候,我們全家都吃素了,我們更無意傷害野外的生命。我答應抓蝦,純是想放入家中魚池,看著魚蝦,相伴為樂──因為,我看過水族箱中蝦子游水的姿勢,幾十隻腳在水中向上攀著,真的美極了。

但是,我太自以為是,太膚淺了!沒有多久,蝦子全不見了!我不知道牠們因水土不服而亡,還是被池中原有的錦鯉吃掉。我原問過內行人的,得到的回答是:「蝦子比魚嘴大,應該不會。也許相安無事,一直繁殖。」

我想起林先生臨別時說的一句話:「如果你再來抓蝦,開始十分鐘,一雙蝦眼也看不到,一隻蝦子也抓不到,就回家吧!別浪費時間。」

我莫名所以。林先生解釋道:「因為那一定是前一、兩天,有人先你而去,抓過蝦子,蝦子們都躲起來了!你抓不到的。」

原來,蝦子沒有那麼笨!原來,蝦子也是有感覺的!牠們懂得害怕,他們不願提早死亡!我為池中的蝦,傷心了好長一段時間。

後來錦鯉大概病死了,我為了環保(省電)、省錢,也把流水過濾系統停掉,池中水車,也取下來。

我住的地方,叫「歸藏山莊」,這堙A有大蛇大鷹為伴,心情蕭瑟時,藍雀、松鼠也會過來安慰我的心靈。這堙A故事很多,可以說得長長久久,但其實大自然也只在教我一個簡單的功課:在我家之前,這早就是動物的家,大自然的家,大家都互尊對方的生命,如此而已!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0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