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上山當野人,初種菜,還是考慮如空心菜、地瓜葉等傳統菜,較易成功……週一請無肉

蘇小歡 的專欄

上山當野人,初種菜,還是考慮如空心菜、地瓜葉等傳統菜,較易成功……週一請無肉
2011/06/13
點閱率:5,810

各位朋友: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甫搬上山,我便展開「野菜馴服」的奮鬥史,天真地想:可以學古人而活,至少菜少買點。

   我第一個目標是川七。我請教過專家,獲知採下川七葉子旁的節塊,隨便地上一丟,就會長。我如是做了,但它一點消息都沒有。但,就在我完全失去指望的第三年,它突然出現在院子裡和擋土牆上,而愈長愈多。我們家得以無窮無盡地享用。但問題來了──川七具一種不馴的特殊「生」味,而且還滑滑膩膩的,小孩不太能接受,我吃多了也消受不起。


(川七)

   為了馴化它的野腥生味,我曾全採嫩的,或全採老的葉子比較,最後發現根本沒有兩樣!我也按傳統的作法處理:用麻油、薑片爆炒,結果根本沒有改善!還是得靠精神勝利、自我暗示「你應喜歡」後,才會有點口是心非說它好吃。

   長期無法解決此問題。不得已之下,我還試各種方法──炒、蒸、清炸、裹粉炸或清燙拌醬油、切條、切絲都沒用,最後放棄了。

   我對川七的結論是:如果吃植物素──即吃的話,則乖乖的用很多大蒜爆香,再用素哈姆代替肉片─這是吸引小孩吃的法寶─一起爆炒,這是幾乎唯一能稍去其野腥辛味的方法了。

   最後,還學會一個知識。我聽兩位行家說明,剛過完冬天的川七才摘來吃,該野辛味會減低很多。我一試,果然是這樣的!

   我第二個目標是山茼蒿。山茼蒿,就我經驗所知中,共兩種:一種市場賣的,樣子特別,炒起來和「A」菜差不多,很好吃,沒有不舒服感;但,野生的山茼蒿,又名「昭和草」,就不行了。弄來弄去,怪辛味怎樣也去不掉。

   這種山茼蒿,有人說其實就是「蒲公英」,有人說不是,我至今鬧不清楚。但它有一個特色,就是葉的主脈,帶一點紅色,山邊山腳,到處都是。


  (香椿樹)   (香椿,近景,取嫩葉佳)

   山芹菜也是。它也有野辛味,我也種過,但愈種愈稀,可能是日照不夠吧!

   另外,山蘇也是到處都是,家中院子便有好幾株。它展開,有七、八十公分直徑;唯能吃的,只有心中一、兩根食指般大小的嫩芽。稍為外圍一點,炒起來就很老,能吃的量,真的太少了!還有,地上很多「晴芳草」,也是可吃,但放在菜中,實在加分不多。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香椿,此物用得好,確實是好角色。但它不是野生的,我家中的是一位長輩送我的,但真的,可以臨作菜前,取而用之。

   至此,我的馴服記,基本上算不得成功。我的心得是:要做這種事,還要得真的凡事已放下,徹底閒暇,日積月累,也許就可以做出一點成績。那時不限野菜,如韭菜,便可多種一點,朋友等要飯的啦、惡霸啦不嫌棄地方偏遠,突然跑來,可以「夜雨剪春韭」,臨時作出一桌。春韭聽說很會長,杜甫〈贈衛八處士〉詩中這位隱士衛八,看來上菜也是能用混的。不過這首主打「突然跑來」的詩確實好:「......哪知二十年後,能重新到你家呢?那時你光棍,現在兒女很多,有打小孩嗎......感受到你的情意真的很長,但明天我又要走了,將翻過另一座山,真是世事兩茫茫。」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梁。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編按:此詩節錄自杜甫〈贈衛八處士〉,乃子美感歎人事經年流轉,老友相聚不易,難得睽違二十年還能相見,便為詩銘誌之。首句「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更傳為後世名句,與末句遙相呼應,更顯情意深長,筆下有神。)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歸藏山莊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