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蘇小歡 的專欄 / 狂狷生命的原型,黃侃亦一浪花(上篇)

蘇小歡 的專欄

狂狷生命的原型,黃侃亦一浪花(上篇)
2013/08/06
點閱率:4,098

各位朋友:

之前提過要寫黃侃和徐子明兩先生的一件趣事。本週就先主寫一下前者。


黃季剛先生

黃侃,字季剛,是位和胡適同時代的國學大師,生於清朝。他讀家鄉學堂的時候,碰上慈禧太后死了,大清朝廷下令全國的學子,不但都要到設於當地的靈堂奠祭,而且奠祭的時候,規定要哭!(好笑吧?)(當時卻一點都不好笑。)黃侃的某一同學表態拒哭,惹惱了學堂校長;校長貼出公告,要記此位同學大過。這消息傳到黃侃耳中,他一個小小的小孩,不聽則已,一聽大怒,從家中抄起一枝大棍,衝到學堂就把那個公告牌砸了。

這是公然向朝廷表態造反的殺頭大罪。黃侃家中立刻把他送出國,逃到日本留學。季剛先生一生國學造詣幾乎可睥睨天下,唯一尚能令他敬畏一下的,幾乎只有他的老師章太炎。但這一對師生怎麼認識的呢?有一種說法,黃先生當時在日本,住二樓,他讀書很勤,勤到夜半尿一急,就在窗台拉了起來。另一位讀書亦很勤的章先生正好住一樓,讀著讀著,怎麼窗外下起異味怪雨?老先生出來一看,立刻破口大罵,而二樓的黃先生也毫不示弱,開口回敬,兩人罵來罵去──他們不是「野罵」,一來一往中,大量引經據典,學問的底子,逐漸露出,慢慢互相佩服。事後經人介紹,黃侃才知被他「以尿逼出」的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章太炎;章氏亦才知拉尿者即明日之星「黃季剛」是也。

黃侃在日加入同盟會,曾捲袖子和黃興上戰場一起幹,玩真的。但其後他一生浸於學術中很少談這件事,蓋他以為,當年革命,事成後同志們爭名競利,並沒有替老百姓解決問題,談昔年勇,真羞恥事也。不過,1911年七月份,他酒後在武漢大江報寫社論「大亂者,救中國之妙藥也」,次日此文一出,震動四方,清廷立刻以「宗旨不純,立意囂張,淆亂政體」的罪名,查封大江報,並逮捕該報主筆詹大悲等人。詹大悲在獄中堅稱文章是他寫的掩護黃侃,黃侃才沒有被追捕(詹後來曾任湖北省財政廳長)。當年年底,武昌起義成功,「中國」推翻二千多年的帝制,建立民國,有人認為這篇文章是導火線──武昌起義,其中武漢「文學社」的文人、義士們是起義的核心團體之一,該社的會章正是黃侃親自審定的,故這樣的說法,是說得過去的。


黃侃「爾雅音訓」「文字聲韻訓詁筆記」

黃侃為了得到「經學」的精髓,除章太炎之外,再拜劉師培為師。學界有個笑話,民(國)初有三瘋,即章太炎、劉師培、黃侃。此三人都是行為舉止異於常人的大學問家。在袁世凱想回鍋當皇帝時,劉師培竟當狗腿且動員友人開會擁袁,黃侃一到會場見到真相,當場說了一句:「如是,請一身任之!」(這樣的話,你們自己慢慢玩吧!)拂袖而去。

章太炎反對袁世凱當皇帝,被袁軟禁在北平錢糧胡同,黃侃不但不避,還索性搬去和章太炎住一起。這樣的事,後來又發生一次。民國成立後,黃許多朋友當大官,他都不往來,居正即為其中之一。但當居正(任司法院長)被蔣中正軟禁時,別人避之唯恐不及,黃侃卻經常去看居正,等居正復官,他老兄又不見了,事後居正責問他,黃侃一臉正色回說:你又回高官大位,我豈能做那趨炎附勢之徒?


黃侃筆記

黃侃治學嚴謹,唯恐「少作」(少年時寫的、不成熟的作品)誤人,宣稱五十歲前絕不著書,連他的老師章太炎急壞了勸他,他也不改其志;等他五十歲可以寫書時,章老師非常高興,黃侃卻病逝了。聲韻、文字學大師黃侃,一生反對胡適,反對白話文,反對新文學,反對他的同門師兄弟錢玄同等人。胡適拿個洋博士回中國,黃侃在北大的得意高足、早期長年擔任台大校長的傅斯年立刻倒戈投向胡適,此事讓黃憤怒不已,每在北大上課,總要罵胡適一遍才開始講課。黃胡兩人同在北大任教,有一次路上相見黃對胡說:我看你搞白話文未必是真心。胡不解,黃說:如果你真的身體力行,你的名字不應叫「胡適」,而應該改名叫「往哪兒去?」(文言文「胡適」兩字,可解釋成「往哪兒去」)。另一回更誇張。兩人在宴會上相遇,胡適大談墨學,黃侃聽得不耐煩,說現在講墨子的,都是些混帳王八!胡適量大,裝做未聽見。黃侃得寸進尺,說:就算適之的尊翁(父親),也是混帳王八!胡適忍無可忍,指責黃失禮。黃侃狡黠一笑,說:你不必生氣,我只是在試你。墨子講兼愛,所以墨子說他是無父的。而你心中還在乎你的父親,那你就不配談論墨子。引起四座大笑。

黃侃據說一生當過九次新郎,輕狂薄倖之事頻傳。他的女學生黃菊英曾常赴他家找他女兒閒談,沒想就中了黃侃之網,變成黃妻。他寄黃菊英的詩:「今生未必重相見,遙計他生,誰信他生?縹緲纏綿一種情。」哄騙得黃小姐同意「同姓而嫁」。結婚時,老夫少妻,報紙上罵黃侃罵得很難聽,黃不以為意,兩人蜜月,他把這些罵他的剪報叫人收集好,蜜月時他讀著當消遣。黃鬧的這些事,曾讓他的師母章太炎之妻湯國梨女士恨死了,說他「無恥之尤」、「有一點小才氣,正好讓他借此為惡」(「小有才,適足以濟其奸」),倒是他的老師章太炎常對人說,「大家不要因黃侃風流的缺點,而看不到他(學術和才華)的閎大瑰美唷!」嗚呼!對愛情,男女的看法怎是這麼兩極?連恩深情重的章大師夫妻,在此事上也是對立的。


黃侃一家,於他的「量守廬」故居前

黃侃至孝,十歲便讀完四書五經,人稱聖童,七歲即寫出成熟的五言詩和遠地為官的父親唱和,他一生小學、經學造詣很高,文章詩詞也極佳,但目前在台灣的人,除非讀中文系,知道他的人不會太多。我覺得非常不符合比例原則。

他值得你知道他。

不過,我要聲明,我不是中文系的學生,也沒什麼學問,說老實話,我對這個世間的學問興趣也不大。而在民初成名、發生影響力的那些活蹦亂跳的文人學者中,綜合加總計分,我個人還是覺得,胡適是得分最高的人。


黃侃書法

但,我們是可以同時佩服立場完全相對立的兩個人的。某些時候,對手,甚至是敵人,你都願意尊敬他,然而,某些人,就算是同陣營的人,你都瞧不起他。

國、共戰後,毛、蔣兩人各自在海峽兩岸不約而同,展開造神運動(兩位辛苦了!)蔣在台灣封殺沒跟他過來的大學者,以至在台之人對胡適其名如雷灌耳,但很少聽過反胡適陣營的人。

黃侃最值得我們佩服的特點,是他面對真我,相信自己的良知,只想只說只做他相信的事。

小弟我天生就怕人家板起臉講道學的訓人之語,故特別喜歡黃侃,剛好我認得一位對罵人之道亦別有天賦朋友,從而知道黃侃一件可以笑得人腰要斷掉的軼事(下封信會寫,別急),所以寫他。

年代愈近資料愈多愈嘆歷史資料常「互咬」,不可盡信。但總體拼出,大致黃侃這個人風格是這副模樣的。

黃侃有幾分金庸人物「東邪」的味道。今天我也已超過他死時的年齡。他如在我會勸煙酒茶不離身的他改吃素。他會罵人,哼,我也來笑罵他一句:「聞道只半調,罵人卻全聲」。

請容我說一點素菜。

最近台北不少新素餐廳開店,預祝他們鴻圖大展,若含奶蛋,也希望標明清楚,大家方便。

我們一直不太願意用「道義」去要脅別人做什麼,凡事出於自願才會好;但素餐廳真的值得支持,特別是吃葷的人。上館子,心念猶豫的時候,不要覺得上素館子「將少吃到一點什麼」,而要覺得,上葷館子是「將多吃到不必要的一點什麼」,這一餐,您就幫了大地一個忙。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歸藏山莊




作者》 蘇小歡

週一無肉日平台發起人,目前固定於週一發信,與大家分享無肉心得,同時提醒大家 「週一記得無肉」!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0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