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 德州農工大學將狗用在研究上,實為殘忍且無益於治療肌肉萎縮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的專欄

德州農工大學將狗用在研究上,實為殘忍且無益於治療肌肉萎縮
2020/10/01
點閱率:230

作者/John J. Pippin

譯者/簡滋儀  審訂/Fan Wu (密西根大學生物統計博士)

執迷於幾十年來的失敗,而剝奪公眾得到成功治療的機會,難道不違反倫理道德?

20200116a 54d89
善待動物組織(PETA)的支持者們,包括裝扮成籠中狗的Shane Phoenix,在德州A&M大學(TAMU)2019年8月8日校務委員會期間,於會議廳後方無聲地抗議。(圖片來源:Tom Fox / 特約攝影師)

那些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裡被關在籠中流著口水、帶著殘疾的黃金獵犬的照片和影片看了令人心碎。牠們被養來進行杜興氏肌肉營養不良症(簡稱DMD)研究,然 後就被結束生命。牠們短暫而悲慘的一生據說是為了中止、延緩或翻轉這一可怕的致命神經肌肉疾病的代價。

只是並沒有。雖然許多研究人員已遵循這 項研究方針長達將近四十年,仍然沒能為DMD患者找到解藥。目前為止,只有一種藥物(Exondys 51)被核准用於治療DMD,但它被基於波士頓的非營利監察團體評為「無效」。同一公司的另一藥物(Vyondys 53)則在最近被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駁回。

2016 年FDA在沒有確鑿證據證明藥效的情況下核准了Exondys 51以後,截至今年八月,生產這些藥物的Sarepta Therapeutics公司甚至還沒開始進行為FDA所要求的的臨床實驗。Sarepta利用了FDA的加速審查計畫,事後卻沒依約負起證明該藥物有效 的責任。儘管如此,Sarepta已從走投無路的病患和家庭身上募得了高達數億的鉅款。

到頭來我們只看到了幾十年被浪費的時光、高達數億被浪費的鉅款、DMD患者家庭破碎的希望,以及成堆死去的狗。然而對實驗必要性的堅持,以及進展就在眼前的承諾,仍頑強對抗著一切證據。

這項疾病在實驗動物身上甚至跟在人類身上是不一樣的,儘管有些症狀相同。

德州農工大學對動物的來歷說謊,稱這些動物的疾病是天生的,而實際上卻是被飼育成有「流口水、肌肉衰退、無法進食而最終死亡」的症狀。德州農工大學研究的主 持人近期在《達拉斯晨報》一篇文章中聲稱「這些動物從出生那一刻起直到死亡,都被深深愛著」。如果不是事實如此悲慘,用這樣的話來描述受苦並死去卻無人可 以為之得益的同伴動物簡直可笑。

犬類DMD研究實驗室的主持人Joseph Kornegay已於六月退休,飼育的計畫也因而停止,但是這項研究仍然持續進行。德州農工大學依舊為失敗的研究辯解,聲稱治療DMD的答案就在這項研究 中。狗對我們許多人來說是家庭的一員。這些狗的死亡,是德州農工大學恥辱的徽章。

唯有持續進行這項研究,才能滿足對病患和病患家屬的承諾。讓我來扭轉這個論點。由於執迷於幾十年來的失敗,而剝奪公眾得到成功治療的機會,難道不違反倫理道德嗎?我們犧牲的不僅是浪費的時間、金錢和飽受折磨的同伴動物,更是逝去的希望。

無論你怎麼看待涉及動物的研究中的倫理議題,無疑地在這項交易中,每一個人都是輸家。

撰稿者John J. Pippin是醫師責任委員會(Physicians Committee for Responsible Medicine)學術事務處主任,為《達拉斯晨報》的專欄作者。

原文出處 :https://www.dallasnews.com/opinion/commentary/2019/09/23/texas-am-s-research-using-dogs-is-cruel-and-it-isn-t-helping-to-cure-muscular-dystrophy/




作者》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iwan Animal Equality Association(TAEA)—動物權(Animal Rights)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會團體。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21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