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寺廟鮮花變身成新純素皮革


圖:Phool.co 提供

印度曾擔任測試自動化工程師的Ankit Agarwal,將丟棄的鮮花改造成純素皮革,其稱為Fleather。創新的皮革替代品引起奢華時尚品牌和聯合國的關注。

人造麂皮和PU(聚氨酯)皮革形式的人造皮革已經上市了一段時間。現在,可以用軟木、鳳梨、香菇、農業廢料和椰子、水果廢料甚至是仙人掌製成更具可持續性的皮革替代品。人造素食皮革雖然已經不是新鮮事,但這個Fleather 最特別的是,竟然是由丟棄的鮮花改製成的純素皮革!更可長期作為塑膠替代品的新款合成皮。

自動化工程師Ankit Agarwal來自坎普爾(Kanpur),也被稱為「印度皮革之城」,Ankit Aggarwal提到他的初創公司PHOOL「開創了flowercycling®技術的先河」。Ankit Agarwal和研究學家Saumya Srivastava 起初並不是要製造出純素皮革。

2018年,他們創立「坎普爾回收花公司」,位於印度北方邦的這間小公司,最初是為了阻止恒河成為每天花卉廢料的垃圾場,所以每天從北方邦的廟宇和清真寺收集花草廢物回到PHOOL製作成線香以及其他環保產品包括無木炭以及「泡沫素」(一種由將乾燥的花朵與天然真菌一起模製而成的,可發泡的聚苯乙烯泡沫替代品)。


圖:Phool.co 提供

某天,他們注意到一種還沒有人用過的花纖維,其可產出「密度大且含纖維素」的材質。 經過處理,使之非常類似豆花。他們注意到,其質地、外觀、彈性和拉伸強度以及外觀上都類似於皮革!Srivastava表示:「這種原料類似有皮革的彈性和延展性,所以就這麼開始研究了。」


Fleather 的製作過程/圖:Phool.co 提供

這家公司每天在坎普爾回收大約2.7噸的花。花以種類來分類,再用手工剝開要來製作皮革的花瓣,剩下綠色的部分則是給蚯蚓堆肥。

通過鮮花循環的力量,PHOOL小組每天阻止7600公斤廢花和97公斤有毒化學物質流入河中,為1200個農村家庭提供生計,並僱用73名女性「鮮花騎手」。像安妮塔·東格((Anita Dongre)這樣的大型時裝公司也對這種透氣抗拉的材料「Fleather」表現出了興趣。


73名女性「鮮花騎手」/圖:Phool.co 提供

Srivastava說:「我們有一個生物組織協會,能夠讓這個高營養基質持續生長。在三週的時間,Fleather就誕生了。」Agarwal描述將花瓣變成純素皮革的過程就像在「製作起司」一樣。

純素皮革就像牛皮革一樣,用處非常多。可以被用來製作「手提包、鞋子、衣服和其他商品」。2019年,Fleather贏得聯合國永續獎,並且受到時尚業的關注。

Agarwal說:「大家都想要用可取代動物皮革的東西,但卻只有少數人開始做。即使有人製作出替代品的材質,卻無法達到像我們商品這樣的精細。」

這間公司已為三家義大利奢華品牌供應原料。而這三家皆有出整套的系列,且即將發售全球。

※延伸閱讀


【素易徵稿】
素易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suiis.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村民留言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純文字,不接受html符號)
    臉書留言
    熱門文章

    最新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