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iis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最愛
限時特價商品
» 更多
 
現在位置:suiis專欄 / 寒荻 的專欄 / 《當代蔬食名人堂》台灣動物權奮鬥前輩──釋昭慧(上)

寒荻 的專欄

《當代蔬食名人堂》台灣動物權奮鬥前輩──釋昭慧(上)
2010/10/27
點閱率:7,761

「反挫魚運動」後,她開始注意到動物的生命被人類操縱的處境,於是集結了幾位法師、牧師、神父,創立了「關懷生命協會」。他們的結合打破宗教藩籬,不以宣傳宗教教義為目的,而純粹為維護「動物權」、「眾生平等」的理念而奮鬥。

1992年初,台灣的魚類面臨了一場巨大的生態浩劫。這浩劫的肇因,並非積久的河川污染或突如其來的天災;而是人類蓄意的虐殺──極端殘忍的娛樂活動,名為「挫魚」。

不知是不是著了魔道,「挫魚場」竟吸引了大批的人潮,成為新興的吸金行業,不少家裡還有些空地的人,紛紛起而效尤,視挫魚業為經濟起飛之道。於是,四處可見「阿公招阿爸,樓頂招樓腳」,甚至一家子扶老攜幼,一邊戳得魚族遍體鱗傷,一邊享受「天倫之樂」。各大媒體也爭相報導此一社會現象。但詭譎的是,媒體的「糾舉」非但扼阻不了此一歪風,反而招來「發揚光大」的廣告效果。漸漸的,許多青少年在深夜流連忘返於那一池血腥,甚至拿魚族的死亡做為賭博的籌碼….。

就在社會大眾感嘆世風日下、無可救藥之際,一場結合各宗教、藝文界及媒體的「反挫魚運動」如獅子吼般的展開;一時間,支持聲浪沸沸揚揚!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順應了多數民意,終於下令大施鐵腕取締挫魚業;至此,嗜血的風氣才一波波平息。

  而率先發起「反挫魚運動」的,便是被譽為「怒目金剛」化身的釋昭慧法師。挫魚事件像是春雷乍響,驚醒她入世救世的大能。從此,台灣的重大社會改革少不了她,儘管包袱無比沉重、流彈無情四起,她仍然甘願為正義而奔波……。

千山獨行 不必相送

如果,你能在豔陽高照的日子親臨「大金塔」(雪達根寶塔;Shwedagon Pagoda),大概也就能稍稍體會佛典裡西方極樂世界的景象。那鋪上千餘張金箔的塔身在陽光照耀下奔放出萬丈光芒!你站在塔的高處,望著林立於周遭的小塔、大塔以及寺院,望著或站、或臥、或坐的佛陀塑像,望著信徒們不斷的供花與浴佛、跪地合掌……。突然間,你發現自己似乎也薰染一身金光閃閃,於是你跟著合掌默禱、淚流滿面…從此,一種名為「超越」的種子已悄然深植心田。

「大金塔」2千5百多年來,就這麼守護著地名與祂相呼應的仰光──釋昭慧出生的地方。1957年5月底,一個陽光輝煌的日子,俗名「盧瓊昭」的釋昭慧來到了人世,但她並非是道地的緬甸人。她的父親本家在中國廣東,是富農之子;但1949年國民黨在「國共會戰」失利後,身為國民黨員的他便循著滇緬公路流亡到緬甸,先後經營冰棒工廠、雜貨店,生意還算興隆。他與妻子生下4個女兒,盧瓊昭排行老二。

  盧家素來信奉觀世音菩薩,深具佛緣;若能就此在緬甸落地生根,瞻仰大金塔的佛光,該是何等幸運之事!無奈,緬甸的動盪讓盧家不得不再度逃離。1965年8月,尼溫政權掘起,排華聲浪一波波坐大;盧父只好放棄所有事業,攜家帶眷輾轉於曼谷、香港,最後飛抵台灣。巧的是,盧家當時暫居的處所就位於台北市克難街,往後,在「克難」的環境下,盧瓊昭點點滴滴適應了台灣的社會。

1975年,盧瓊昭以第一志願考上師大國文系;成了一個熱衷社團活動的風雲人物,「三民主義研究社」、「昆曲社」、「合唱團」都可見她活躍的身影。她像海綿吸水般的涉獵各類哲學思潮,也參加校方舉辦的獨唱比賽而獲得亞軍….。大二學年末,她參加「大專佛學夏令營」,不意間開啟了生命中的一扇大窗!在那之前,她對佛教的印象,還定格於燒香拜拜、求神問卜的畫面,但佛學夏令營裡一場場精彩的佛學講座,讓她一改對正信佛教徒的錯誤認識。

  1977年下半,盧瓊昭在天母「慧濟寺」皈依三寶,並開始博覽佛學與護生方面的書籍;在體認到動物因人類的飲食習慣而歷經劫難後,她開始吃素。隔年的「觀音但誕辰日( 農曆6月19日 )」,她正式在板橋一家精舍剃度,法號「昭慧」。然而,初出家時,她因無法適應僧團生活,而備感煎熬;她並不後悔剃度修行,痛苦的來源,是金字塔式的僧團體制。

原來,佛教在印度是民主的,凡是僧團的一份子,都有權利反應、討論所有的事務。但佛教傳到了中國傳到了台灣,受到傳統威權思想的影響,出家眾必須無條件服從道場師長的指令,而不論是非正義。釋昭慧不願阿Q般的視道場一些不合理現象為「磨練心志的方式之一」,認為那絕非佛教的原始風貌,而是傳統文化的餘毒。於是她離開精舍,從一個道場參訪到另一個道場;過著不被陋規牽制的雲遊生活。不少出家眾是在勘破紅塵苦痛後才發願受戒,以求了脫生死;但釋昭慧在未出家前「不知人間疾苦」,反倒是出家後才開始面臨人性的幽暗、社會的挑戰。她只有以「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灑脫,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有所堅持。

  幸而在茫茫人海中,印順法師成為她的知音。這位研究佛教義理至為透徹的學者,鼓舞釋昭慧要發揮知識份子的熱情,以整個生命來印證佛家的本源。於是她廣讀印順法師的著作、佛法律典、唯識論…,學習藏文、梵文、巴利文以利研讀原典,奠定深而廣的學術專長。

佛教界的叛逆俠客

釋昭慧從小就相當叛逆,無法忍受不公不義的事情。身為佛教行者,她對「忍辱」這門工夫另有一番詮釋。在社會上,佛教行者不論在什麼場合,總被要求「安安份份的接受不合理的待遇」,似乎只要略表抗議,便被冠上「不忍辱、不慈悲」的罪名。但釋昭慧認為「忍辱」不應該只是徒流形式,還得以「智慧」做為前導,否則後遺症無窮。她為「護教」赴湯蹈火,試圖取得各界對佛教徒的尊重──

施辱者沒有權利要求受辱者「忍辱、慈悲」,只宜對自己的施辱行為痛加反省。另一方面,受辱一方默默吞聲,並不表示施辱一方得到什麼便宜,畢竟因果自會向他討回公道的!(節錄自《釋昭慧法師》)


1987年,釋昭慧與「佛教青年委員會」成員成立「護教組」,由她出任組長。他們雷厲風行的糾舉任何扭曲佛門的行為,更以群眾力量抗議任何對佛教徒的毀謗。俠客式的作風,讓許多保守派法師冷汗直冒,卻也激起社會大眾「大快人心」的呼應。無論是抵制崑劇「思凡」(內容敘述一尼師思念凡塵、無法壓抑情慾的掙扎)的公演,還是絕食靜坐為大安森林公園的觀音聖像請命,釋昭慧都突破了老舊威權,寫下了歷史新頁。

   漸漸的,「中佛會護教組」也踏入社會關懷的領域。1992年「反挫魚運動」後,她開始注意到動物的生命被人類操縱的處境,於是集結了幾位法師、牧師、神父,創立了「關懷生命協會」。他們的結合打破宗教藩籬,不以宣傳宗教教義為目的,而純粹為維護「動物權」、「眾生平等」的理念而奮鬥。十多年來,透過協會的努力,已促使立法院通過「野生動物保育法」、「動物保護法」及「禁止賭馬」。雖阻擋了某些財團的利益,但也化解了更多生靈的劫難。

護生與素食

在過去,素食通常被視為宗教信仰形式上的一環,如同燒香拜拜、求神問卜;吃素,似乎是為了「求神庇佑」或「了脫因果」。其實佛教的素食觀具有宏大的「護生」理念,與西方社會近2、30年來提倡的「動物權」不謀而合,只是缺乏宣揚而不為普羅大眾熟知。

釋昭慧曾著述說明「護生」的的範圍及於一切「有情」眾生──「只有有情,才有情識與情愛,對於自體的生命,才有趨樂避苦、趨生畏死的本能。為了尊重這種動物本能,所以避免傷殺惱害他們。」但這並不表示「非有情」的植物就活該被濫用,在僧尼的戒律中,也明定植物該受到「不得踐踏、砍伐草木」的尊重。在提倡「護生」的過程中,常常有人向釋昭慧下戰帖,以「植物也有生命」來證明「素食與肉食」根本是五十步笑一百步。關於這點,釋昭慧這麼提醒對方:

  就最素樸的常識經驗而言,你覺得你掰斷一朵花,與掰斷一隻雞的脖子,是同一碼事嗎?在你心裡所遺留下來的是同樣的業痕嗎?

「護生」是一種道德訴求,是對人「有意識殘害動物生命」的反制。動物與動物之間,是不可能反省「對方也有生存權利」的。人在被凶猛動物攻擊時,也無法訴諸道德勸說而制止對方。但人對待動物的方式,卻可透過「感同身受」而做修正。

「護生」不祇是一種素樸的感情,一種互惠的思維,而形成了一種法性等流——情識與情愛的昇華。「護生」已不祇是一種美德,而形成了有道德自覺與理性思辨能力。是意欲提昇「情識與情愛之層次」的「人」所應恪遵的「義務」。

  基於感同身受,釋昭慧醒人們不應該以「萬物主宰」自居,並從長久以來的「物種歧視」偏見中自我解放。在此前提下,素食是必然的行動之一。一個深刻認同動物權的素食者,除了不利用動物滋養身體及滿足口腹之慾,也應做到「不繁殖、不買賣、不棄養、不傷害、不殘殺任何動物」。除此之外,「關懷生命協會」也致力於以下的護生行動:

•認養、領養流浪動物,使其免於被人類毀滅的命運。

•不囚禁動物來娛樂自己,拒看馬戲團、動物園與海洋館。


•拒用任何動物產製品,如皮草、皮製品、象牙、熊膽…。


•拒用動物實驗的任何產品,包括化妝品、洗潔精、藥品…。


•勸老師以其他教材取代動物活體解剖的教學實驗。


•拒看騷擾動物的電視節目,去信或去電表達你的意見。


•去信或去電給民意代表,請他關心任何攸關動物的權利。


當然,人類沙文主義積深太久,要人們全盤放棄以動物生命圖利自己,談何容易?但相信,每一回的嘗試,都可能匯集成滴水穿石的力量,當機會成熟──尊重生命的理念蔚為社會潮流時,人類便可毫不羞慚的與動物相視而笑!

在現今的台灣,素食人口光是官方估算便約有兩百萬。也就是說,每十多個人裡頭,就有一人是奉行素食的。這個數字還在持續成長,令「動物權」的支持者大感振奮。不過,「災難臨頭」的是,就在2004年,「關懷生命協會」與立委陳建銘共同調查後發現,市售的素食加工品竟高達七成摻雜豬肉、雞肉、魚肉、牛肉等動物成分!

幾經掙扎(擔心消息曝光會引起社會恐慌),釋昭慧還是選擇出面揪出此一惡劣行徑:「台灣的佛教徒約有8百多萬,一貫道約1百多萬,再加上一些吃早齋的人,影響層面很大;不說出來,眼睜睜看著虔心向佛的信眾吃葷當吃素,太違背良心,教人情何以堪!」台灣的素食者憤怒了,衛生署也對黑心業者施以最重罰;陣痛過後,台灣興起了「自然飲食」與「素食DIY」的風氣,而素食業者也紛紛回頭是岸。由釋昭慧領軍的俠客一族,又贏了一場影響深遠的戰役! (未完待續)




作者》 寒荻

以「宣揚尊重生命的理念」為職志的作家,曾在「台北廣播電台」擔任長駐來賓兩年,講述蔬食名人的成長故事。

詳細介紹...

※以上文章純屬作者見解,非本站立場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
留言內容(500字以內)(輸入0字,剩餘 500字)

請稍候...

建議使用IE7.0以上, FireFox 3.0以上, Chrom的瀏覽器,瀏灠模式1024x768
本網站內容、圖案、著作權 及責任歸作者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使用
© 1997-2019 suiis|素易 All Rights Reserved.